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30 08:10:00  2075721
郑钦亮.为什么想念卡巴星
亮剑


赵丽兰周三晚在脸书张贴一张多年前她与卡巴星在赵明福案记者会上的合照,并写上了穿透希盟灵魂的一句话:如果你还在,这一年会是另一番景象吧,想念你卡巴星先生。you are always on my mind.

这句话没有如震撼弹的爆发力,却是原子弹级的闷棍,狠狠的在许多曾经拍胸膛说要为赵明福冤死案讨回公道的政党和希盟领袖的胸膛里爆炸。

但是,他们中没有人因“重查赵明福案”的进展停滞而敢为自己的无力抱屈,也没有人敢和当年卡巴星的努力比一比,甚至是已经做政府了,反而没有人有勇气说:一定会为赵明福讨回公道。

甚至,连像“5年内承认统考文凭”那样的“5年内一定讨回公道”也不敢说。

以赵明福案来看民主行动党在政府的实力,从看他们在布城外义无反顾为赵家嘶喊公道,到看他们在变天易地后登堂入布城后的努力,那种强烈对比是很吊诡的。怎么做了政府,那么多支火箭炮竟然不如以前那么响了。

如此,也就不难理解赵丽兰怎么如此想念卡巴星,想像一下如果卡巴星还在,他一定是部长,火力一定更猛,搞不好像前朝副首相今朝内政部长慕尤丁说的“要更多”的“个人观点”就不会出现了。

老慕也真是的,说什么“赵家已获赔偿,如今却要取得更多”,喂,赵明福案从来就不是理赔问题,那是一宗火箭人冤死案的公道课题,要的是昭雪和缉出真凶,内长先生你对此案的中心思想是不是还残留前朝带过来的腐朽思维,认为给了钱就解决问题?

当然人们都有看到林冠英和卡巴星两个孩子哥宾星和蓝卡巴星的努力,或许是同朝为官,林冠英纵有满腹昭雪大计,也只能按捺住的先说声“惊讶”于警方只是“调查”赵明福案,而非“重新开档调查整个案件”,往后才见机行事吧。

两者根本上的不同为:一个是在已经完结的案件上调查它的合法和合理性,另一个是案件从零开始重新展开调查;一个是在审结的文件上动工,一个是在赵明福坠楼的反贪会大厦楼上开工。

也就是说,在审结的文件上调查,是不会有惊奇发现的,因为档案里面没有凶手,连真相也都是“悬”的,从反贪会重新开始就不同了,当年被怀疑没有说真话的大大小小都再叫过来,可还记得当年的供词和口供?哪个官员果真清白,就再上庭来对著赵明福的照片说一次!

因为,反贪会主席换了人,总警长和总检察长也都换了人,旧供词在新人审理的司法程序上,已经被剥掉了那层传说中的“保护罩”,这样子,真相就有机会大白了。

变了天,赵明福案让赵丽兰想念卡巴星,身为赵明福前同事,我想念火箭人当年的真情。

作者 : 郑钦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