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6-30 17:12:16  2076120
诗维利‧钱都去哪儿?
城人小说


文:诗维利


玉玲是个职业主妇,自从孩子上小学后,她终于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做喜欢的事。而她现在最大的乐趣是逛商场。家里的一切开销都是老公来支付,但她绝对不是花钱大手大脚的女人。


今天下午,把孩子送进学校后,玉玲又独自去商场。她把购物清单紧紧握在手里,在脑中对着自己下只可以买清单上东西的命令。


她从五花八门的商品中选出自己所需,同时也记录下打着前后的价钱。


“这个月攒下的钱可以留给下个月花,我也可以存私房钱呢。”玉玲美滋滋地在心里想着。


她在冷气中享受漫步的悠闲乐趣。推着购物车拐进下个商品区,玉玲看见某个牌子的零食正做促销。她想着,家里的零食也没有了,小孩每逢假日待在家都会吵着要吃零食。她顺手拿起零食放进购物车里,走到隔壁的饮料摆放区时,想到家里的咖啡快要喝完了买,她就买新牌子的三合一咖啡。


等玉玲结单时,才发现又超出预算。虽然自己想要的东西都买到,额外的花费也不知不觉增加。她推着购物车走出商场后,发现停车费是一碗麻辣板面的价钱。


XXXXXX


欣欣喜欢购物,尤其是上淘宝。在买和不买之间,都是用工资和工作压力来做出衡量。


她往往毫不犹豫把选中的商品加入购物车,然后下单转账等货上门。欣欣虽然有足够的衣服,却相信“去年的衣服已经配不上我今年的气质”这种话,而且始终相信,网购的衣服比在实体店买到的价钱,性价比更高。


欣欣在这个月已经下了两次单,她心满意足关掉淘宝网,让手机连上充电器,等待两个小时后又重新浏览淘宝网站时的快乐。


“下个月答应朋友要去爬山,现在还剩两个星期让我锻炼身体,话说我有买到去爬山衣吗?”两个小时后,欣欣又重新拿起手机查看淘宝订单,发现她之前已经买过一套运动服了。


“上两个月买的鞋子有点磨脚,需要再添购一双凉鞋,以后出门游山玩水时还可以多一个选择”。


欣欣突然想起今天是发工资的日子,她马上在同事群里发问要不要尝试街角新开的奶茶店?


二十分钟后,被指派去买奶茶的同事领着8杯奶茶回到办公室。欣欣嘴里甜甜的奶茶此刻又唤醒深埋在身体里的魔咒,她一一把商品加入购物车,周而复始地陷在网购的旋涡中。


XXXXXX


阿勇是在脸书看到政府刚刚公布的生活成本指南。政府说,经过专业人士的研究,本国单身人士每个月最低开销为1870令吉。他仔细算了算,扣除生活费、交通费、房租和父母的生活费,一个月的基本工资也存不上500令吉。但他的薪水是标准的3000令吉,到底钱都去哪儿了?


汽油费和高速公路的收费不便宜,尤其是每逢假日严重的塞车情况,汽油更是每星期就要加满两次。吃饭也需要钱,而且每天外食的他基本上是把钱花在肚皮了。


阿勇又想到之前和女朋友吵架后,答应买给她一套护肤品当赔罪,那套护肤品的价位让他的太阳穴隐隐发疼。不应该一时冲动和女朋友吵架,也不该答应买下一套价格高昂的护肤品。阿勇心里这么想。

  朋友们都说现在的生产力赶不上通货膨胀,他们开始做起直销和网卖生意。当中国网红都可以利用网络介绍口红的方式来赚钱,更多人都相信网卖是一种商机。


想起去年年底,有个朋友找阿勇,说自己年终奖只拿了月薪的钱,极度不满意。然后口风一转,态度积极的说,想增加收入无非是两点:一是精进能力,争取涨薪。二是寻找兼职,广开源路。


阿勇心里明白,眼前的朋友无非正在筹备着卖他保险,不然就是朋友已经是某个商品代理。后来,阿勇和这位朋友只剩下脸书上的点赞交情。现在想来,如果当初还继续和朋友保持联络,现在的他应该也是其中一名微商代理。

作者 : 陈诗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6-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