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3 08:20:00  2077266
刘惟诚.阿末扎希与巫统
纯粹诚见


其实,在过去半年,缠绕着巫统内部的主要议题,不是巫伊合作,而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在党内的去留。自其宣布休假、署理莫哈末哈山代摄党主席职以来,该党内部对于扎希的各种谣言就不绝于耳。有说末哈山领导巫统在补选三连胜,因而声势如日中天,扎希重掌巫统无望,确实,期间有领袖抗拒扎希回归,也有传言指有领袖欲修改党章,以阻止扎希回归;有说扎希官司累累,旷日持久的诉讼除了拖累巫统,其也已心力交瘁,确实,扎希两个月前曾表态说无意重掌党职。

无论什么说法,这些在党内传得沸腾的各种谣言,当中脉络只有一条,就是扎希会被逼退位,而末哈山将被扶正。也就是因为这些传言,让巫统的基层迷失了方向,他们不知道主席和署理到底在搞什么,也不懂现有领导层是否会时刻有更动,当然,他们更担忧自家政党的内部,是否正在酝酿着另一场激烈的党争。所以,尽管巫统有着补选三连胜的记录,士气相比变天之时已有所提振,但我始终感觉到,基层的斗志还是差那么一点,因为他们对未来还有些许迷茫。

在这样的背景下,巫伊合作是厘清基层方向的第一道解药。这一道解药将告诉基层,他们必须向种族和宗教市场发展,以从中掌握已经分裂的土著选票,因为这是巫统失去政权的诱因,从哪里跌倒,就必须从哪里站起来。至于第二道解药,就是稳住第一把交椅,无论扎希的状态如何,他始终是合法的票选主席,而末哈山无论怎样,也仅是代主席,时间一长也不是办法,所以要么扎希尽快回归,要么末哈山尽速取而代之,只有结束这种不确定性,基层才能松一口气。

巫统目前已如火如荼地调制第一道解药,而伊党在甫结束的全国代表大会中,也已确认了他们与巫统的“婚姻关系”,再加上两党也兴致勃勃地,打算就这次的结盟举办一项大型集会,所以,巫伊合作显然不会再有任何变卦。然而,现在最令基层感到困惑的,就是第二道解药。由末哈山带领巫统喝解药看似没有不妥,但这将置巫统和扎希于何处?末哈山始终是代主席,言顺但名不正,讲究长幼有序、论资排辈的基层,不会感到舒服。

再者,扎希知道自己也不能长时间告假,因为他很清楚,党内支持末哈山的派系已酝酿在11月的代表大会中修改党章,借此革除官司缠身领袖的党职,届时他和前首相纳吉将会首当其冲,被迫黯然下台。因此,扎希就在周日(30日),亲自为基层送来了第二道解药,宣布即日结束休假,并在昨日正式重掌原职。末哈山能讲什么?不能,只能恭贺,因为末哈山的派系不够扎希的保守派强势,而以凯里为首的改革派也对末哈山的态度有所保留,势比人弱。

重掌巫统的决定虽然迅速,但我相信,这早已在扎希的掌握之中。真要追封促成巫伊合作的功臣,扎希在党内永远是第一位,因为他是变天后首先主张、并积极促成巫伊合作的高职领袖,甚至还提出巫伊两党合并的“妙计”。另外,对基层而言,巫统曾是执政党,又是在野第一大党,所以巫统必须主导这段“婚姻”,而相比在伊党主席哈迪面前态度温和、恭维的末哈山,扎希感觉像是比较能够缔造这种关系的领袖。

不过,有舆论觉得,扎希回归后,党内有可能会重现退党潮。我觉得,这还有待观察,因为此一时,非彼一时。巫伊合作的确立,让巫统重掌一定程度的政治资本,再加上扎希拥有巫统首席网红纳吉的加持,以及希盟政府至今仍无法将扎希和纳吉定罪,这些元素都让当前的马来政坛出现各种难以预测的变数,而聪明和懂得审时度势的巫统领袖,在当下会先观察基层、伊党和土著团结党的反应,谋定而后动,不会贸然退党。所以目前确实是扎希回归的最好时机,但这未必代表巫统从此返回正轨,因为末哈山和其派系之后在党内是否甘于受扎希节制,还有待观察,只要他们心有一丝不甘,巫统很快就会出事。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