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3 10:51:31  2077479
残杀孕妻及4岁女案·男子谎称夫妇要殉情
即时国际

被告被押回案发现场的档案图。


(新加坡2日讯)前房屋经纪新年前残杀39岁孕妻及4岁女,藏尸9天后遭揭发,竟伪造字条向警方谎称是夫妇两要殉情。


41岁前房产经纪张锦兴(译音)于2017年1月20日,在兀兰52通道第619座组屋六楼住家,涉谋杀怀孕6个月的妻子钟佩珊(家庭主妇,39岁)及4岁女儿张芷宁,酿两尸三命惨案。嫌凶藏尸9天后,罪行在大年初一被揭发,于医院被控谋杀结发八年的妻子。

这宗谋杀案今早开审,根据法庭文件,被告原本是有10多年经验的房屋经纪,从2016年底通过友人介绍,加入一间室内设计公司,担任销售协调员一职。


被告从2015年开始,因市场不景气,加上和妻子婚姻亮红灯,他的收入骤降,不过个人及家庭开销依然很大,因此负债累累,为还债还瞒着妻子出售屋子。


案发当天,被告和妻子争吵气极从主人房的浴室拿了条毛巾,趁妻子不注意,套住对方颈项,用力勒紧,直到她在挣扎15分钟后没了动静。不过,他发现躺在床上的妻子尚有一口气,又徒手掐住她,压制15分钟,直到她断气。


接着,他叫同在房内玩玩具和看电视的女儿到身前,背朝他坐在双腿间,女儿听话照做,被告就拿起同条毛巾,圈住女儿颈项,如同对妻子般花了10至15分钟将她勒至奄奄一息,再徒手掐死她。杀了妻女后,他将两人的尸体放置床上,伴尸九天才遭揭发。


录供称妻杀女儿后被他杀


而在东窗事发当天,他甚至向到场的警员撒谎,称原要和妻子殉情,是妻子先杀了女儿,他再杀妻,他在之后调查中也延续了谎言,直到之后的口供才坦承谋杀两人。


被告在返家搬演案发过程时,给警员一张手写字条,并称是妻子写给岳父的自杀字条,也出示了另三张字条,称是夫妇两人有意殉情的字条,但说法最后被驳回。(人名译音)


无法原谅妻出轨
怀疑女儿非亲生


根据案情,被告在事发前积欠了几个月的幼儿园费用,又觉得妻子应该工作负担家庭开销,加上对妻子数年前出轨一事一直无法原谅她,甚至怀疑女儿并非亲生。


当时距离农历新年还有一周,这对被告来说又是一笔开销,他的债主一直催债,他只能撒谎说会还钱。


事发当天早上,被告的女儿已经换好衣服准备上幼稚园,但因校方催债,被告决定不带她上学,进而因经济问题与妻子争吵。


被告致死妻女后伴尸期间,其朋友及公司女董事见他几天没上班,曾于23日上门找他,但敲门喊名字都没人前来应门。


直至大年初一,被告的妻舅找不到妹妹而到被告家敲门,闻到屋内传出类似煤气味,赶紧报警。警方敲门数次没人应门,民防部队人员要强行撬开住家大门前,被告突然开门。


妻舅马上大声质问妹妹在哪里,只见被告走上前,以冷静和轻柔的声音告诉妻舅,说妻子已经死了。


当警员在被告屋里找到烧焦尸体时,询问被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告则以中文回说:“是我的错”。


网搜如何自杀和制老鼠药


被告用多种方法掩盖尸臭味,企图减缓尸体腐烂进度,并在伴尸期间上网搜寻自杀法和制老鼠药。


被告在杀了妻子和女儿后,将两具尸体并排在床上,先开主人房的冷气,再将窗口密封,以减缓尸体腐烂进度,他也外出买空气清香剂,以防臭味外漏。


被告声称,他在伴尸期间,与妻子和女儿尸体睡在同一张床上,除了买食物和空气清新剂,他没有踏出屋子一步。


他也称在家里会浏览网页,看网上影片和睡觉来打发时间。


警方也从被告的笔电里,找到他上网记录。被告至少有28次,利用电脑搜寻自杀方式以及如何自制老鼠药等。


试过割腕跳楼饮杀虫剂等自杀


被告伴尸9天,期间多次尝试割腕、跳海、吞班纳杜、跳楼、吞杀虫剂等自杀方式,但最终都没成功。


被告称在2017年1月20日至28日间,多次尝试割腕以及吞班纳杜(Panadol)了结生命,也有几次想跳楼自杀,但因没胆量而作罢。他一次尝试吞杀虫剂,但最后死不了,反而拉肚子。


当年1月28日大年初一,被告意识到自己找不到不带家人去拜年的藉口,于是在当天早上11点,决定放火烧尸并自焚。


他在棉被上浇稀释剂(thinner),然后到床上躺在妻子与女儿尸体旁,并在棉被上点火企图自焚,不过由于被告感觉火焰太热,过了几秒时间,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被告看见火势凶猛,就离开了家。他之后回到家里发现尸体并未完全烧焦。


据警方现场观察,被告女儿双脚完全被烧,床褥严重烧焦。


加控误杀孕妻致6月大胎儿死亡


除了杀害妻女的控状外,控方今早在庭上加控,指被告误杀妻子,进而导致腹中的六个月大男婴死亡。


据观察,今早身穿囚服的被告原本圆润的身材明显变瘦,剪短的头发已发白,不过精神不错。


据观察,控方在念出案情和开庭陈词,提及案发过程时,被告神情镇静,一脸平静。


控方在开庭陈词中指出,被告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曾是成功的房屋经纪,但在2015年后,因房屋市场减弱影响收入,在2016年10月,经朋友介绍到室内装修设计公司当行销员。


由于家里开销依旧庞大,加上被告有好赌恶习,每周会花数百元买万字票,因此被告开始向同事借钱,欠卡债,就连女儿的学费也拖欠。


被告称自己在2016年已累计12万新元债务,还打算将屋子卖掉套现,而被告不敢将财务问题告诉妻子。


被告一家人出游照。
死者灵堂也为腹中胎儿摆放第3个灵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