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5 12:27:00  2078378
青年领袖:调整青年定义勿仓促.反对:青黄不接.赞同:解决老化
东海岸话题


2844LCK2019-07-0215620612944103713010.JPG
客家会馆青年团主办挥春比赛,鼓励年轻人多办活动。(图:星洲日报)


(关丹、劳勿、哥打峇鲁4日讯)政府修改2007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法令,重新定义青年组织的年龄,从40岁下调至30岁,受询青年团领袖反应不一,不过赞同和反对者都认为修改这法令需要缓冲期,不能过于仓促,以免弄巧成拙。


哥打峇鲁青运吉兰丹州分会主席罗水萍:年轻人没时间参与组织


4101LSP201972146153707770.jpg
罗水萍(左六起)率青运理事与哈菲祖等人交流,俩人对青年政策年龄下调一事表示关注。(图:星洲日报)


“青运总会希望首相及青体部长听取青年组织领袖和各方面建议,才作出适当的新改革政策,仓促推行只会弄巧成拙,造成青年组织面对寒冬甚至大面积灭绝。


“15至18岁的青少年正值中学阶段,18至24岁的青年则在大学求学。至于24至30岁的青年,更处于为工作打拼及成家立业的黄金年龄,除非青体部有明确及有效方案协助年轻人渡过这段时期,不然在忙碌于家庭及事业的年轻人,根本没有时间参与青年组织。”


吉兰丹青年理事会(Majlis Belia Kelantan)主席哈菲祖:仅3理事少于30岁


“我认同政府调整青年定义,惟青体部一次性把青年年龄调降至30岁的作法,表示反对。此举将导致许多青年组织因人数不足,青黄不接,而成为违法组织,最终面临断层、解散。就以吉兰丹青年理事会理事阵容而言,23人的领导中,少于30岁的仅有3人。”


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团长刘家良:劳勿客青团或消失

3108LWH201972134743707557.jpg

勿客青团或消失“如果青年团领导不可以超过30岁,那么我相信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会马上瓦解。


“中学生十八九岁到外地读书,完成学业之后都25岁了,就算他们肯回乡加入社团,在青年团也只有那区区的5年服务时间。更棘手的问题是乡镇青少年多在外地落脚,回乡发展及加入会馆者很少,降低青年团领导人的岁数只有加速终结青年团。


“目前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活跃团员来来去去几个人,30岁以下者只有两人,如果国会通过青年团领导不可以超过30岁,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也会跟着消失。


关丹海南会馆青年团长符祥源:提供培训吸引青年加入

2844LCK2019-07-0215620613055313713017.JPG

“我赞同政府这项修改议案,可以解决社团青黄不接的老问题,并以栽培更多年轻领袖,但这次修改勿过于仓促,就以海南青为例,本团各执委都超过30岁。


“政府应提供一些青年领袖培训课程予社团组织,以让社团能吸引更多的青年加入,社团也应该以较多符合青年为主的活动来吸引他们加入。


“就以海南青为例,我会在举办活动时加入多元化元素,如在上午在举办挥春活动,晚上可以加入现场演奏,如即将在7月21日举办一场角色扮演活动,也会在现场举办室内射击比赛,带出不同元素吸引更多人的参加。”


关丹华团青年团长李政业:年轻人加入社团是助力

2844LCK2019-07-0215620613065313713019.JPG

“我认同政府今次把青年团的年龄定义在30岁内,此举可以让更多有领导能力的青年来带动社团组织,且更名正言顺。


“把青年团定义在30岁可以解决许多会馆或组织的老化,让这些已开始成熟的青年团开始进入母体与前辈一起领导。


“青年在20多岁加入社团对往后在社会上是一个很好的助力,在加入社团可以增加自己的人脉,增加自己对非政府组织的了解,绝对是有好无坏。”


登嘉楼晋江会馆青年团长杜爱慧:或影响组织运作

4330LIL201972186253713243.jpg

“30岁以下的青年正值为事业、家庭打拼的时期,没有太多时间参与社团,青年组织可能因此缺少会员或面对没有领导的情况。


“30岁以下的青年刚出来社会工作,待人处事方面可能还不够成熟,也还没有足够的历练领导一个组织,若规定青年团领导不超过30岁,或许影响整个组织的运作。


“我认为按照现在的情况,青年团领导在40岁以下是理想的,因为在30岁以后,他们的事业及各方面已比较稳定,有更多时间参与社团,也更有能力领导组织。”


青运登州分会主席陈秋忠:不够时间栽培接班人

4330LIL201972186263713246.jpg

“我认为政府有必要再探讨这项修正案,因为根据目前的情况,许多青年团的会员及领导都在30岁以上,如果真的通过这项修正案,势必影响深远。


“以东海岸的情况而言,尤其是登州,青年人口严重外流,留在本地发展的青年不多,而且许多青年对于加入社团兴趣缺缺,以致许多青年团组织面对青黄不接的问题。


“30岁以下的青年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参与社团,等到他们有时间,可能已经接近30岁了,我们不够时间栽培接班人。”


青年文创社社长黄凯文:应区分年龄层免代沟

4330LIL201972186263713244.jpg

“我个人认为青年组织的会员及领导在30岁以下,不大适合,如果是青少年组织,就比较适合。我觉得政府可以把青少年的年龄层做个区分,例如15至30岁列为青少年,30至40岁为青年,这样就不会可以避免出现年龄代沟的问题。


“例如说,我们的青年文创社的会员主要对象是青少年,招收在籍中学生及30岁以下的青年加入,会员到了年龄限制就退出,参加其他青年组织。


马佛青副会长李丽芬:盼听民意助青年组织转型

4330LIL201974145103753652.jpg

“我不赞成,这举动将会使国内青年组织受重创,以现有青年组织作为参考,三分之二的领导层及会员将失去资格,组织瞬间出现真空及断层等问题,甚至面临瓦解危机。


“法令修改后,现有30至40岁的领导层也不知该何去何从,这群在组织有着深厚的组织概念、领导经验、财务管理及观念宏观等优势,将无法发展所长,也失去为国家奉献的机会。


“我希望政府听取民意,了解国内青年组织的困境之际,也要从制度上协助青年组织转型。政府更应该关注大专青年在大专院内办活动或成立团体时遭到百般刁难的现况。


“青年若在校内不赋予机会发挥领导才华,如何有足够经验承担起全国行组织的重担。


“马佛青建议要一并修改一切有碍青年发展的其他法令如《大专法令》,好让青年能发挥所长,成为一个贤能的领袖,为社会做出贡献。”




1636LYS2019741614323755397.JPG
劳勿客家公会青年团(黄衣者)是劳勿活跃的青年团。(图:星洲日报)





2844LCK2019-07-0215620612944243713011.JPG
关丹华团青年团主办辩论比赛,让青年训练口才。(图:星洲日报)





2844LCK2019-07-0215620612944303713012.JPG
打保龄球比赛也是青年团最喜欢主办的活动之一。(图:星洲日报)



作者 : 李明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