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07 18:34:50  2078607
李志强·巫术VS巫素
花城观点

巫术乃古代社会利用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对某些人或事施加影响或给予控制的方术;其施术者被称为巫师、巫祝、巫觋、女巫、灵慧、灵媒或摄魂,并通过一些仪式、歌舞、咒语、乐器、器具、实物等进行。

中国巫术可追溯至尧舜时代,目的是为了制盐(生活)、诅咒(报仇)、招魂、驱鬼、辟邪、消灾、治病等作用。古代各部落居民几乎都有巫术,包括藏族、云南族、泰国、印尼、马来群岛、埃及、中东等古老族群,泰国人甚至还有养蛊(各种昆虫)害人的迷信。

巫术有分黑白巫术:黑巫术基本上带负面目的,即有不良意图的施术,以达到私己目的,如:诅咒、夺爱、陷害、谋财、害命等;白巫术一般具正能量,包括求晴、祈雨、求子、破邪、除虫、寻物等。

一般人误以为巫术只是马来同胞的古代文化,其实不然,因为全世界自古以来到处是巫术,所谓“信者有,不信则无“罢了。

现在,人类文明了,科学与医学也昌明了,导致巫术文化萎缩,尤其在大都市,巫术几乎绝迹了,只有在一些偏远的乡区,犹有一些神棍继续欺人骗鬼。

巫素者,乃某政党在统治国家61年间遗留下来的政治毒素。由于时日久远,巫素已深入民间,荼毒了多数的上一代人的脑筋,影响深远。巫素洗脑,为的是执政集团能够继续横行与肆虐,继续把权术玩弄于掌心,故有人称巫素伪“愚民政策”。

巫素分而治之。把国内各族划分为土著与非土著,让两大社群互相嫉妒、排外,甚至仇视,更把非土著归纳为外来者,直到今天。掌权者甚至调侃非土著富有,把国家财富占为己有。

殊不知,非土著的财富是拼老命与节俭得来不容易的。很多土著还不知道,国家税收的80%皆来自非土著,而占人口逾65%的土著,却占了170万公务员的95%,即是说,非土著缴交的税金多数用来养95%的土著公务员。

巫素唯我独尊。我族人多,我是主人,你们其他族群必须乖乖听话。做生意给我30%免费股权、买屋子予我特别优惠、大专学额固打我先要、奖学金剩下才给你。

对不起,不要说我是种族主义,也别叫我政治霸凌,我这只是主仆观念,我主你仆。

大马国情伊斯兰化早在安华当教育部长时已经萌芽,从此,国小的宗教色彩愈加浓厚。执政集团长久利用宗教执行“愚民政策”。一些不想戴头巾的马来女孩往往被视为异教徒,西蒂卡欣律师就是典型的异类。

君不见在60年代P.Ramli的影片里,年轻的男男女女在游乐园公开的歌照唱、舞照跳,落落大方,充满朝气,也不会予人伤风败俗的感觉。

巫素贪污滥权。有人说,权就是钱,钱就是王。由于政客与公务员乃最接近权力核心与掌握资源分配的一群,那些受不了诱惑的人很自然的就掉入贪腐文化的陷阱,包括所有与1MDB有关联的人。

有人说,巫素就是巫术的2.0版。前者是古代骗人的技俩,后者乃现代利己与坑人的阴谋。

巫素集团的阿头刚刚宣布“凤凰回朝”,他有能耐让巫素起死回生、重振军心,在打一场漂亮的战吗?我个人并不乐观。

作者 : 李志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