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1 07:00:00  2080474
背影/学能(槟城)
星云

中学时期读朱自清的〈背影〉,印象最深刻。书中叙述的是他离开南京到北京大学,父亲送他到浦口车站,照料他上车,并替他买橘子的情形。

他在书中叙述,父亲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看见父亲的背影,他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

总有那么一个背影,让你感触良多,让你难忘,甚至让你领悟。可能就从目送某个人的背影离开开始,你上了宝贵的一课。

想起多年前带我两个年幼的孩子去机场为服务了3年的女佣送机。女佣来我家时,才18岁,长得像薛凯琪,一副稚嫰的样子。这3年来,我们相处得不错,她的工作态度也让我满意,尤其对孩子们,她也非常疼惜。

她离开的那天,孩子哭到稀哩哗啦的。我的女佣,她的外表像一朵娇柔的小花,内心强大得如一座雄伟的山。我以为与她的告别会是一场哭别剧,可我错了,她态度潇洒得多了,没有十八相送,也没有梨花带雨。

走进国外登机室后,她头也不回,我想她应该有读过徐志摩那首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在那里目送她的背影,她却没有再回头。这背影,我多年后依然记住。

我是失望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一转头就断了。回家途中,我带着孩子去吃冰淇淋,孩子刚刚在机场头顶的乌云就不见了。他们已放下,就在那么一瞬间。我又何必去在意那背影呢?

也许在我们的人生当中,学会抽离真好很重要。像演员在演一部戏,演出的时候全情投入。戏拍完了要完全抽离,才不会伤了自己。因为,下一站,我们还要重新出发。

石火光中争何事,蜗牛角上莫认真,尤其感情,因为它的变质性最大,最风险,最不可靠。

李安执导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有这么一幕,当少年派奄奄一息地躺在沙滩上,那只与他共患难的老虎独自走进了丛林中,少年Pi因而大哭了起来。那次的离别后,从此他们也没再见面。少年Pi说:“人生就是不断地放下,然而痛心的是,我还没来得及和你好好告别。”

也许只要好好告别就好了,以后能不能再见,也许就是缘分了。

而你此刻,是否想起了某个人的背影呢?

作者 : 学能(槟城)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