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0 08:08:00  2081063
达祖丁.为何反对统考的指控无法成立
冷眼横眉

关于承认统考的问题,出现了四大争议。

首先是马来语作为教学媒介语,马来组织认为统考违反了此事。

其次是大马教育文凭(SPM)是大学预科班进入公立大学唯一承认的入学要求。第三是马来语和历史科是团结的必要条件的问题。第四是历史科的内容被指是始于200年前的移民潮,而不是始于2000年前马来人的存在。

在语言方面,统考的批评者应该意识到研究型大学的大部分科目都是使用英语授课。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三个原因:排名、马哈迪和钱。

在20世纪90年代,公立大学非常沉迷于排名。由于其中一个标准是国际学生人数,大学开始向外国学生敞开大门。

我曾经教过70名学生的班,其中有两人来自伊朗,当时高层命令我使用英语教学。我不得不在一群从大马教育文凭和大马高级学校文凭升上来的学生面前说英语。

然后,马哈迪说数学和科学应该使用英语授课。我工作的大学服从了指示。

如今大学资金紧张,更多的外国学生获准进入由大马纳税人支付教学和教师费用的机构。

即使在玛拉工艺大学,我也被告知,除了伊斯兰课程以外,其他所有科目都必须使用英语。我想问问马来组织:马来语的最高地位在哪里?

当各所大学本身都违反语言的要求时,为什么要用此事来为难统考?

我部门的会议记录必须使用英文以迁就外国员工,再一次,是为了排名。公立大学的作业报告还是以很烂的英文写成的,甚至还有人抄袭!

这与大马教育文凭的入学要求有何关联?公立大学允许外国学生在没有持有大马教育文凭的情况下进入?我所知道的是,大马持有统考文凭的孩子不允许进入公立大学,即使他们的父母是纳税人。此事的逻辑和正义又在哪里?

批评者说,没有学些马来语和遵循历史科的教学大纲是反对国家建设。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论点。

我记得一些马来政客对非马来人使用具有冒犯性的语言。还有一些人说非马来人不能成为民选代表,而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是不纯洁的。

那么像马来语这样的语言如何实现团结?语言不是团结的核心;无论用哪种语言,正确的普世价值观和礼貌的性格才是。

关于历史科的内容,让我们提醒自己,我们生活在地球村。如果有马来人想要生活在马来人主权的茧中,他们是在冒着他们孩子未来的风险。

中国正在输出工人和工程师,以脑力外包的方式来解决其失业的问题。马来人将何去何从?

马来人就好像是大海中的一座孤岛。他们不会成长,也不能离开那座岛。

其中国家和文明的历史,与我们多元种族的历史同样重要,如果我们要在下个世纪生存下去,每个人都必须放弃他们的一些文化历史。

马来组织必须重新仔细想想他们的立场。仅仅是因为受到马来语和马来西亚的狭隘定义而拒绝承认全世界承认的文凭,是否正确?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