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2 07:00:00  2081084
【零垃圾生活】老板说没塑胶吸管了
优质生活



老爸本想顽皮一番,没想到这家餐厅早就不提供吸管,四周餐桌还真的一根吸管都没有。




上个月和父母到雪兰莪一家鱼头米用餐,我嘱咐老板娘不要给我吸管,或许是老板娘年纪大了,我重复说了几次才听清。我那顽皮的老爸见状,就在旁加油加醋:“你要是给她吸管,她可是会‘骂’你的!”还没等我来得及解释,老板娘就一脸认真,摇摇双手低声说:“不可以给咯,政府说不可以给吸管,我们已经没有给了咯!”

时序飘到上个礼拜,雪州禁止塑胶吸管的第一周,我到某凉茶馆用餐,眼角瞟见隔壁桌来了杯巧克力冰沙,上面还有奶油那种。顾客一脸困惑跟刚好经过的老板投诉:“没有吸管我怎么喝?”老板的反应就跟鱼头米老板娘一样,摇摇双手低声说:“不可以用塑胶吸管了咯,政府说的!”说完,马上嘱咐员工拿了根铁汤匙给这名顾客。顾客虽满脸问号,但听到是政府说的,也只能乖乖用汤匙舀了一口奶油,将就了。

虽然没有什么科学统计,但自禁令实行以来,相信雪兰莪每天减少的塑胶吸管,必定有数以万计。随意拜访一家食肆,不难发现塑胶吸管真的正一步步走进历史。先前Carolyn和Mareena用力推广TakNakStraw运动,当年还走访一家家餐厅规劝商家弃用一次性塑胶吸管,如今政府一声令下,该不用的已经不用了,还在用的,也慢慢以纸吸管来取代,这下啊,哈,我笑Carolyn和Mareena很快就要“失业”了!

每个人都塑造了今天的时局

这样的转变我是特别开心的。以前出门用餐,每次都得和塑胶吸管搏斗一番,若是忘记说不要吸管,就得忍痛把一根垃圾带回家;若是记得说了,则会有3种情况。其一,说了等于没说,员工忙起来还是把塑胶吸管插入杯中,呜呼哀哉!其二,说了之后马上被耻笑,“热饮哪会放吸管的?”唉,就是有人在热美禄里也放吸管,我怎么办?其三,一切顺利,饮料送上,没有吸管。

在餐馆和吸管搏斗无形中也是种压力,这下倒好了,越来越多食肆成为安全区,有时候点了菜才突然想起自己忘了说不要吸管,冲去厨房补救时,对方笑笑回答:“我们这里不提供吸管。”啊,这种新鲜自由的空气,真是太幸福了!

瞧瞧,这就是政策的威力!哪怕Carolyn和Mareena甚至再加上100个环保组织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在这么短时间内达到如此全面且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难道说他们过去这几年做的,都是微不足道、浪费时间的吗?非也!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每一个人都参与塑造了今天的时局。别忘了,就算政府的政策像Thanos的金手指,可以敲一下就将全宇宙的塑胶吸管消灭殆尽,但Thanos脑袋里的想法,也是需要有人去灌输的啊!

从凉茶馆回家的路上,下起了滂沱大雨,天色灰蒙,整条白蒲大道沦为露天停车场,只剩下高耸的巨型LED广告牌,在那一闪一闪的。呀?广告牌上有一大根塑胶吸管,被盖上红色的禁止标志,上面写着#BebasStrawPlastik!



这么大的广告牌写着禁用塑胶吸管,这曾是多少环保分子的梦想啊!





相比禁令生效以前,现在有更多食肆完全不提供塑胶吸管,就算顾客要求也不提供。




作者 : 郑凤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