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2 07:00:00  2081463
徐墨龙/《鬼同你结婚》作者的身影
艺文Show

2845CFL2019-07-1015627448368873877018.jpg


注意到梁文聪,是他写了《九零》剧评。刘家荣导的《九零》原来也在我书写计划中,但读了梁文聪后决定不写了。原因是一,估计不会比他写得更好,二是他已经写了大部分我想说的话。后来有一次在剧场碰到他,聊起来才知道他是做电影写影评的,同时也常看戏剧。于是再后来在网上读到刘家荣说梁文聪找自己来导他的处女作《鬼同你结婚》时,就感觉有点儿奇怪和佩服了。说奇怪是因为梁在那篇《九零》剧评中,没少差评。说佩服是估计梁对自己的剧本很有信心:是金子就会发光,只要找个不错的导演来导就可以了。说到这儿,看官可能要懵了,梁不是给刘导的《九零》差评么?关于这一点看过戏的人就懂了,《九零》是败在剧本而非导演。刘的强项,不在剧本,但作为导演,刘还算是能工巧匠的。只不过说到头剧本还是一剧之本,言不及义,空洞无物的剧本,再能工之匠也无巧可施了。《鬼同你结婚》最后由刘的学生王冠庭执行导演一职,刘只参加了剧中一角演出。不出所料,梁兄果然出手不凡,本剧叫人耳目一新。

“鬼同你结婚”其实是一句粤语。在粤方言口语中,含“鬼同你”的句子多是否定句,是“谁要和你”的意思。但本剧剧名却是取其本意,真的是“鬼和你结婚”了。剧名颇具悬念,散发出浓浓粤味,剧中部分人物的部分台词也以粤语发音。但我所谓之新,当然不是指这些,而是指题材与立意的新奇——冥婚:女鬼要结婚。一般所谓冥婚多是订婚后的男女双亡,或者订婚前就已夭折的儿女,父母处于疼爱和思念的心情,要为他们完婚。但《鬼同你结婚》的冥婚却是女鬼主动求婚。原因是:“鬼是没有人祭拜的灵魂,而祖先是有人祭拜的鬼。如果你很不幸地在还未嫁之前就变成女鬼,又想成为被祭祀的祖先,那该怎么办?莫惊慌,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冥婚!”以上是本剧文宣中常看到的一段话,也是推动戏剧发展的主要动作线索。梁透露此概念是从一篇文章里得到,此文从“为何女鬼比男鬼多”角度切入,吸引了他去阅读。看,这就是多读书的好处。中国有个“流浪大师”说得太好“不是我学问多大,是你们自身造成的,你们书读得少,就这么个简单的道理。”这个简单道理确实值得编剧们琢磨琢磨。

回到“成为祖先”这个戏剧动作线。剧中4个不同时期死去的女鬼藏在一座包装为民宿的姑娘庙里,在民宿主人(香姐,真实身分为灵媒)的协助下,美色勾引前来投宿的男宾,意图达到冥婚企图。但由于撩汉段数不高,计划颇不顺利,还让民宿负债累累。机缘巧合下原来要来民宿寻死的两性专家傅秋芳成了众鬼的情爱导师。经过训练,女鬼们信心满满,冥婚计划再度上马。

将“银幕分割”电影手法置换于舞台上

我看的是最后一场,那晚我提早到闹剧场了。在楼下碰到梁,他说他要上去和演员开会了。我惊讶编剧的工作还没完吗?后来在场刊看到“出品人”也写着他名字,也就懂了。编剧兼出品人身分对一个演出制作有啥影响?应该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吧?实际上剧作者电影人的背景对戏剧的影响更大。但提此部分并非是要附和某些批评:戏剧过多的借用了场景分割的电影手法。戏剧借用电影手法并非新鲜事儿,从阿瑟.米勒,甚至更早在莎士比亚剧本中已经有场景分割的写法。本剧的分场并没有多到令人厌烦的地步。手法的使用可以视成败论好坏,以本剧为例,几次快速换场其实是背景速写的艺术策略,把省下来的时间让给“戏肉”,反而是一种详略有序的结构安排。

我所谓电影影响,是指一些商业电影惯常的人物设置或剧本结构方式。例如剧中四女鬼,各有类型与特色:鬼妓小青进攻性最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男人婆鬼专唱反调,在众口一词的“做祖先”的美好憧憬中独排众议;倒霉鬼(吃包子死的那位)作为美女,天分条件略逊一筹,但懂得自嘲下台;天真无邪少女鬼傻妹有傻福,反而是最后唯一的胜利者。这些形象性格各异的人物设置辨识性极高,让群戏或对手戏的进行过程中满是娱乐效果。

2845CFL2019-07-1015627448372783877022.jpg

结尾人物命运陡然逆转,圆满结局

关于本剧结构,重要情节转折,有浓浓的港片味道(梁向港片致敬),例如“人要变鬼,鬼不让”的理由是“免得增加女鬼争男婿”;“鬼要结婚”温柔攻势屡试不成,索性改为“鬼要上床”一步到位;“男人婆鬼留下10年不去投胎的真相”是为“伴君唱戏兼斗嘴”……这些转折像电影切换镜头或情境置换那样以理直气壮不容争辩之势让戏剧动作陡然升级,带来强烈的喜感。但喜感的追求有时又让戏剧颠覆了固有人物的形象塑造。例如“阎王审问”那场,阎王问两男:四女鬼如何娶?两男即答:一人娶二。此话一出固然带来极佳“笑果”,却也破坏了人物原来个性塑造:重情、专一,同时也暴露了编剧潜意识里三妻四妾的中国基因?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编剧在人物个性塑造与喜剧效果的两端游离:时而正经塑造,时而荒唐嬉闹,似乎无意或无力把两种风格统一融合起来。作为戏剧主宰:作者身影无处不在,编剧之手时刻操弄着人物,导入直奔主题的动作。例如,女主角傅秋芳决定不死了却不回家,反而掺和到四女鬼的冥婚工程里去了;灵媒,本应是冥婚工程的带领人,但编剧却只让她在开场露个脸,过后就让位给傅秋芳。我并不是说戏不可以这样编,戏怎样写是编剧的自由,但足够的铺垫与安排能让人物个性与行动更完整可信。这是一个个性化人物塑造的戏剧,短平快的人物动作安排可以迅速带来喜剧效果,但对人物的破坏性也一样大。

话说回来,作为一部喜剧,本剧确实也达到让观众尽兴而来,欢乐而归的目标。剧中对话时而风趣幽默,时而辛辣犀利,偶尔流露的浓郁诗情让人联想编剧的中文系背景;戏剧结尾的人物行动大逆转,让戏剧的层次陡然升格,接近雅俗共赏境界。

本剧演员阵容,除了剧场新老演员外,也包括了在其他领域略有名气的新人,例如傅秋芳扮演者小玉是电视节目主持人、男主角是广告模特儿陈家文、天真无邪少女鬼的扮演者是网络红人Cheri Lowitz,这三人的加入,加上梁文聪本人的知名度,让戏剧宣传覆盖面倍增,直接的收益就是6场演出全满。梁说这是选好角色开始宣传后才发现的“好处”,并透露可能推出《鬼同你结婚2.0》或同类鬼戏剧。我想以梁的聪明才智及品味,必然清楚名人吸引力只是附加值,观众入场看的还是戏剧品质,那他的下一部更值得期待了。

2845CFL2019-07-1015627448372783877023.jpg


2845CFL2019-07-1015627448369193877020.jpg


2845CFL2019-07-1015627448369033877019.jpg


作者 : 徐墨龙 摄影:黄翰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