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1 17:17:00  2082159
青年定义降至30岁·部分州属不跟联邦步伐·希盟州逐步下调到30岁
热点
4101LSP20197111356433895757.jpg
旺罗斯兰(前左四)就2019年青年社团及发展法令,与丹州青年组织领袖交流,前左二为哈菲祖、左三为莫哈末恩芃。


本报特别报导

(八打灵再也11日讯)联邦政府修改法令把青年定义设定在30岁以下,但是目前一些州属依然把年青定议维持15至40岁,一些州属如砂州认为不一定要跟随布城的步伐,彭亨州决定维持不变。

但所有希盟执政州属都支持联邦政府对青年定义的调整,但他们认为需要宽限期落实新措施,他们希望联邦政府给予宽限期,让他们先收集非政府组织的意见,并且拟定时间表,把青年岁数逐步下调到30岁,而不是即刻调低到30岁。

5458OCC2019711135223893843.JPG
孙意志欢迎青年组织针对2019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与政府展开对话。


槟盼给宽限期调整

●槟州青年及体育委员会主席孙意志尊重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将2019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提呈国会的决定,即把青年定义从现有的40岁下降至30岁,唯希望联邦政府拟定宽限期,让非政府组织进行重组及探讨如何执行。

他受询时说,相信槟州所有青年团理事都是40岁以下,而30岁以下的非常少,目前槟州政府尚未接获青年组织、非政府组织或各姓氏青年团的来函要求对话,唯他欢迎青年组织积极对此事发言,让州政府收集意见。

他说,若联邦政府突然执行有关法案,很多组织都会消化不来,因此他建议联邦政府先给予宽限期,2年后再看是否时机成熟再来落实。

吉2021年才下调到30岁

●吉打州政府现阶段仍然维持15至40岁,到2021年前才逐步下调到30岁。

吉州青年及体育事务委员会主席阿斯米鲁说,把青年定义调低至30岁是正确的决定,相信能培养更多能作出重大决定的优秀青年,不过却不能一蹴而就。

“这方面尚需要深入评估青年定义变动对各方面所衍生的影响,确保能够利惠各造。我们支持联邦政府的决定,但是或者先调低至35岁,2021年再下降至30岁。”

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也说,吉州政府支持调整青年定义的法案,但在一些细则还没敲定前,吉州政府还是会维持原来40岁的青年年龄上限。

霹跟随联邦政策

●霹雳州政府将跟随联邦政府的政策,将青年年龄定义下调至30岁。

掌管霹雳州青年及体育发展事务委员会的霹州行政议员李存孝指出,将青年年龄定义下调至30岁,是在国会通过的政策,也是联邦政府的决定,所以霹雳州政府欢迎和接受有关政策。

不过,他表示,他了解不少青年团都面对青年年龄下调至30岁后面对的问题,纵使面对这些问题,但他相信青年团将会给予青年体育部所需要的协助。

砂仍定在40岁以下

●砂拉越对予青年的定义依然是40岁以下。该州认为此事不一定要跟随吉隆坡方面的决定。

砂首长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于本月5日出席国油奖励金颁发仪式后,被询及此事时说,砂拉越现有的青年定义仍是40岁以下。

他解释,针对青年的定义,是联邦与州政府的共同项目,若要调整必须交给砂州议会决定,砂拉越不一定要跟随吉隆坡方面的决定。

砂拉越中华总商会副会长蔡文铎受访时说,联邦政府修法调整对青年定义的年龄,不会对砂拉越大部分青年团组织带来大影响,因为砂州大部分青年团都附属在公会下,并非独立注册在青年及体育部下。

“如果青年组织想申请青体部拨款,要向青体部注册,符合该部条例及限制。”

彭青年维持15至40岁

●彭亨州青年、体育、非政府组织及人力资源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佐哈里胡欣受询时说,州政府决定维持现有的青年年龄定义,即15岁至40岁之间。

他说,州政府尊重联邦政府修正2019年青年社团及发展法令,把青年的年龄定义从40岁下调至30岁,但联邦政府必须顾及各州青年组织领导层接班人问题,因此彭亨州政府决定维持现有的青年年龄定义。

玻青年顶限维持40岁

●玻璃市州维持州内青年年龄顶限为40岁,且暂没有重新研究的建议。

玻州青年与体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哈米占说,州内所有青年活动皆维持在40岁的年龄限制。

因此,他希望青年团体在不受年龄限制下,可提升和加强40岁年龄层的青年加入组织。

他也提醒青年组织必须强化和提升组织素质,应对全球化挑战。

雪青年定义维持40岁

●雪州与联邦不同调!雪州政府维持现有的青年年龄定义,即从15至40岁,并没有跟随联邦政府调整青年年龄岁数。

掌管雪州青年和体育及人力资本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凯鲁丁发文告指出,州政府决议维持青年年龄定义,以确保雪州的每一项青年活动能继续推行。

他不讳言指雪州仍有许多超过30岁的青年非常活跃于运动及户外活动。

他说,州政府并无意就此忽略这群青年,或排除在任何一项青年活动或计划上。

凯鲁丁指出,州政府的决定也符合州政府之前曾推行过的青年结婚津贴,即40岁前结婚的青年享有有关津贴。

4234LCT20197111242483893646.jpeg
莫哈末道菲:森州政府尚未对森州青年的岁数定义作出最终决定。


森青年定义待定夺

●森州青年及体育发展行动理事会主席莫哈末道菲指出,森州政府尚未对青年的岁数定义作出最终决定,唯森州政府将会视乎联邦政府所作出的决定后,进行探讨。

他说,由于森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敏努丁目前正在外国公干,所以本周尚未进行森州行政会议。

莫哈末道菲接受访问时指出,一旦阿敏努丁返回森州,并召开森州行政会议时,他就会将该课题带上州行政会议讨论,以作出最终决定。

他坦言,他对青体部将青年定义从40岁以下调低至30岁抱有正面看法,相信可进一步加强青年的领导能力。

甲挺青年定为30岁

●甲州首席部长阿德里表示,甲州政府支持《2019年青年社团及发展(修正)法案》,将甲州青年年龄的定义,从40岁调低至30岁,即15至30岁。

“青年是国家的栋梁,有鉴于此,应给予他们更多历练的机会,更早参与国家和州的发展,并紧随时代的脚步,与世界接轨。”

他是今早汇报甲州行政议会所讨论及议决的事项,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是表示。

他说,甲州目前最年轻的行政议员是27岁,因此,他相信30岁的青年,已能够独当一面,并足够成熟,应对各种问题和挑战。

登将探讨再定夺

●登州青年、体育及非政府组织委员会主席旺苏凯里指出,登州政府还未对登州青年的岁数定义做出最终决定,此事还需进行全面的探讨及研究。

他受询说,州政府将探讨调整青年的年龄定所带来的各种后果,才决定是否遵循联邦政府调低青年岁数定义。

“我们还在讨论此事,我们将会先研究各方面的意见,才决定是否调整青年的岁数定义。”

他说,州政府将探讨若遵从联邦政府的决定,会对登州的青年发展造成怎样的影响,所有种种后果都在考量中,州政府将在近期内针对此事做出宣布。

丹吁给予缓冲期

●吉兰丹州政府尚未对州青年的岁数定义作出最终决定!

州行政议员旺罗斯兰说,政府认同青体部对青年年龄定义下降至30岁的改革与努力,不过,他吁请联邦政府在这方面必须给予青年组织足够的缓冲期,包括制定方针,让30至40岁的群体能够继续在青年组织扮演领导传承的角色。同时,让有群体享有政府在各方面提供的援助或奖掖。

掌管丹州青年、运动及非政府组织事务旺罗斯兰,今日上午在州体育理事会会议室,与丹州青年理事会领导层和青年组织领袖会面,就上述课题进行交流。

旺罗斯兰较后在新闻发布说,政府不应该扼杀30至40岁群体,一直以来在青年组织和推动社区服务工作方面的贡献。

他建议联邦政府,给予青年组织至少4年的缓冲期,让青年组织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组织领导年轻化及承接工作。

其次,他促请青年部在青年社团及发展法令下,允许青年组织成立“青年咨讯理事会”(Majlis Konsultasi Belia),以为30至40岁的群体正名,让这些年轻继续在青年组织里发挥组织领导传承的引导角色。

出席交流会者包括吉兰丹青年及体育局副局长莫哈末恩芃、丹体育理事会主席莫哈末英兰、丹青年理事会主席哈菲祖及各青年组织领袖,包括青运吉兰丹州分会主席罗水萍等。

沙2022年才下调至30岁

沙巴青年及体育部长冯晋哲表示,他原则上支持日前在国会中通过的“2019年青年社团和青年发展修正法案”。

他说,沙巴州将沿循联邦政府两年过渡期的政策,即2021年底前35岁以下,2022年才开始30岁。

他认为,沙巴是全国第二多青年人口的州属,不可能做不到将青年组织交替给30岁以下的青年接管,惟州内青年组织领导层过渡和继任规划情况较为特殊,须给予特别关注。

“我们理解目前技术上和管理上我们需要有顺利的交接,所以我们同时也附设条件,如果大部分青年组织无法交接而面对青黄不接问题,我们会在2021年底前考虑应对方案。”

冯晋哲也是路阳区州议员,他今日受询时披露,这些应该方案包括延迟过渡期,或如其他州属般自设岁数定义,甚至可透过州议会立法解决。

他也披露,州青体部会采用关键绩效指标(KPI)的方式,考察和跟进青年组织在修正法案下的适应程度。

“我鼓励这些组织以更积极的方式培训30岁以下的成员接棒,若他们能在过渡期前达成目标,州青体部将给予他们特别奖励津贴,以示鼓励。”

他相信,在青年最高年龄限制从40岁调降至30岁后,州内的青年人数已占人口的一半,相信不难在2年内达成青年组织领导层年轻化的目标。


5490LTL20197111549413898628.jpg
依沙苏林(前排右三)和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前排左二)在国会大厦前请愿,促请政府废除煽动法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