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1 18:12:21  2082232
抽TVB广告掀波·中国网民:宝矿力滚
天下事


3797CSC20197111227243893515.jpg
香港网民发起抵制TVB行动后,能量饮料大厂宝矿力传出响应号召,决定撤销在TVB投放广告,引发中国内地网民不满,纷纷呼吁抵制宝矿力。(互联网照片)



(香港11日讯)香港修订《逃犯条例》争议持续,民间有人掀起反红媒,能量饮料大厂“宝矿力”传出抽起香港无线(TVB)广告,也有厂商被爆后续将跟进,事件引起中国内地网民不满,有人留言指,“让宝矿力滚出中国”,现任中国政协副主席的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更发声明,“呼吁全国消费者,全面抵制宝矿力”。


宝矿力日前在脸书书面回复网民将暂停TVB广告后,周三晚再在香港官方脸书发表声明,称对7月9日的回应引来的不便真诚道歉,但无明确提及有否撤回广告或该则回应内容。


宝矿力:撤广告无关政治


宝矿力的母公司日本大冢制药负责公关事务的人员已向中国官方环球网证实,香港大冢制药公司经过诸多讨论,出于商业原因考虑决定撤回TVB广告,但强调并不掺杂政治因素。


TVB发言人也证实撤广告一事,并表示对公司业务无重大影响。


反修例风波愈闹愈大,由于不满电视广播(0511)(TVB)的新闻取态,近日有网民发起向不同商户发信,呼吁暂停在TVB落广告,冀打击TVB的广告收入。据指除了宝矿力,必胜客及信诺等商户已回复将暂停广告。


TVB确认,因为最近经济情况及政治事件,少数个别广告客户希望押后宣传计划,或调动广告时间。集团会视乎个别情况处理,强调对公司业务并无重大影响。


TVB发言人接受香港《明报》访问时也表示,近期在网上流传一份用公司标志发出、题为“绝不向示威者低头”的声明,并不真确。


TVB:坚持公正不偏报道


发言人指,声明内容取自周四环球网的报道,包括公司回复环球网记者有关宝矿力事件的查询。据环球网报道,TVB对宝矿力的广告安排表示极度遗憾,并称“任何对无线电视不恰当的打压,均不会影响本台公正不偏、客观持平的新闻报道原则。”


TVB发言人向环球网指,TVB因为客观报道香港发生暴力冲击立法会事件,让观众全面透过多角度画面亲眼目睹现场实况、了解警察面对当时环境从而作出的行动,包括驱散示威者,同时TVB相关报道的收视率很高,影响力很大,因此受到示威者的针对。有示威者在网上欺凌及恐吓TVB的广告客户,要求他们撤销投放在TVB的广告。


TVB发言人续称,宝矿力的言论可能是希望讨好示威者,但其做法等同对暴力低头。法治是香港的基石,宝矿力是正当做生意,合法营商不应受到干预,不应也不能对暴力低头。


宝矿力为日本大冢制药旗下产品,集团于日本及海外销售多款药品及营养保健产品。


梁振英促消费者抵制


今次事件再引爆中国网民昔日的中日情仇,不少中国网民直轰“滚出中国”、“支持港独不要来赚人民币”、“想作死?满足你!”。


据报,消息传出后,女团GNZ48公司亦随即宣布终止与宝矿力的合作,使战局进一步升级。GNZ48所属公司“广州丝芭文化传媒集团”发声明,指公司旗下的艺人坚定拥护中国政府制定的各种国策,坚决反对一切影响国家和平安定的行为。声明又指,对宝矿力的决定非常遗憾,并指“自今日起,公司及旗下艺人将立刻终止与宝矿力水特公司的全部合作,并撤下相关商业合作视频。”


而前特首梁振英也跳出来评论,称“宝矿力黑白不分,我呼吁全国消费者,全面抵制宝矿力”。

3797CSC20197111227243893514.jpg

“政治抽水如抽火水”
何启明:商家不应炒作


宝矿力据报为讨好反修例示威者,声称从TVB抽广告。《大公报》报道,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认为,某些公司把现时的社会、政治气氛视为“商机”,企图借此吸引部份人购买其商品,其实是得不偿失,这种“政治抽水”伎俩犹如“抽火水”,令其商品本身的特色被掩盖,而且难免失去持不同政治立场的顾客,变相主动放弃一部份市场。


他强调,现在最重要的是社会回复平静、重新出发,而无论对商家还是社会,商机永远源于经济、而非政治,希望部份商家不要再为蝇头小利大肆炒作,由此掀起新一轮撕裂对立、伤害社会,更不应鼓励违法暴力、破坏秩序。


中文大学商学院客席教授冼日明认为,近期香港出现多次围绕修订《逃犯条例》相关的示威,有人认为媒体报道不公正及偏帮而引起舆论。作为广告客户,要选择哪一个媒体登载广告,其实属商业决定。


但他说,广告客户可能担心在有媒体被公众负面评论时,继续放广告会让客户有负面感觉,但是他相信事件并非持续性,港人最终亦会理智看待事情。而媒体方面,最重要还是继续客观报道事情,最终观众自能定夺。


多区“连侬墙”肇冲突事件

《逃犯条例》风波衍生的“连侬墙”(Lennon Wall)在香港18个行政区遍地开花,不过近期,不同立场者围绕“连侬墙”数度发生冲突。周三晚间,位于香港九龙区的港铁油塘站有多名男子包围想设置“连侬墙”的年轻人,并且出言辱骂,引发高度紧张。


据报,一批青年当晚在油塘整理“连侬墙”字条期间,遭另一批拟拆除“连侬墙”的中年大汉指骂,期间爆发肢体冲突,有青年更遭人殴打,激起大批途人加人对骂,约200名警员到场分隔双方,众人对骂至周四凌晨始散去,3人被捕。


“连侬墙”贴满民众抒发心情及公布资讯的彩色便利贴,成为反送中示威活动的地标,常见内容包括“香港撑住、香港加油、守护香港、五大诉求、林郑下台”等。


但“连侬墙”近日在多区引发冲突,其中,大浦连侬隧道因张贴不少泄露警员个人资料海报,近日惊动防暴及便衣警员拆除。周四更传出当局在大埔车站张贴多项公告,要求停止不法占用隧道栏杆,疑似准备拆除大埔连侬隧道。


区议员否认是幕后黑手


其他地区“连侬墙”亦有类似情况,位于东九龙文化中心地盘外的九龙湾“连侬墙”,日前被人肆意破坏后,网上流传幕后黑手为该区一名姓叶区议员,结果其位于淘大花园办公室门口,被人贴满字条,叶事后否认指使他人进行破坏。


深井“连侬墙”除了三度被破坏,更连累商户。


火锅店负责人蔡先生指,原本“连侬墙”设于马路边,但遭人破坏,有市民建议将其移至火锅店外墙壁,他答应让街坊“重建”后,不料周三凌晨被人淋上恶臭污水,无奈将其重新设置于马路旁,但周四再遭人拆毁。


民主派声明续指出,“连侬墙”为和平表达模式,任何文明社会理应包容,“文革式群众斗群众”的冲突,会进一步分化社会,不能让其蔓延。


“蓝侬墙”最早出现在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民众当时借此表达对真普选、民主、自由的意见;其后,每逢香港爆发大型反政府活动时,主办方大多会在抗争地点设立“蓝侬墙”,供民众表达看法。源于1980年代捷克首都布拉格反共产政权运动的“蓝侬墙”,也具有反战、追求和平的文化象征。


立法会红色警示解除


香港立法会大楼红色警示周四早上8时解除,让议员、议员职员、秘书处职员及记者返回大楼工作。警示解除一刻,立法会职员移除张贴在出入口的警示通告。


部份区域围封维修


香港电台报道,立法会大楼正开始复修工程,一楼通往会议厅及会议厅前厅的通道都有木板围封,只准工程人员及秘书处职员进入有关范围。媒体记者只可以到一楼的记者室,或在政党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到指定的楼层。


这次是立法会首次有红色警示生效,七一回归纪念日当日,一批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身兼立法会行管会主席的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在示威者闯入大楼前发出红色警示,要求所有人必须立即撤离。


星岛网报导,持有效通行证的综合大楼使用者可以使用公众入口2及天桥入口进入综合大楼。所有综合大楼导赏团及公众服务(包括公共申诉办事处、立法会图书馆、档案馆及儿童学习室)继续暂停,直至另行通知。


港大校长回应
学生不买账


超过二千名香港大学师生及校友,联署要求校长张翔收回较早前谴责反送中示威者的声明,并于周三下午向他递交抗议信,当天晚上,张翔向全校师生及校友发电邮,重申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没有再提“谴责”,不过,他的这份声明,并没有获得学生们的认可,认为他没有正面回应三大诉求。


港媒报道,张翔是首位出身中国的香港大学校长,于这次香港反送中抗争中,站在亲港政府一方,并于7月1日于立法会发表声明“谴责暴力”,而这项声明让学生十分不满,在从六月开始的一连串示威抗争中,香港大学学生是主力之一,而张翔声明无意跟学生打对台,学生会于7月9日联署要他收回谴责示威者的“冷血声明”,并轰他是“港大之耻”,不配为港大校长,周三下午向他递交抗议信。


学生声明,若是张翔在本月12日没有提出让其满意的回应,将发动聚会声讨。


港大“连侬墙”控张翔可耻


张翔新周三晚发出的声明以《reaching out》(伸出援手)为题,内文未再提“谴责”一词,但称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学生会指出,张翔除于电邮中保证会捍卫学术、言论和集会自由外,仍未有收回早前的冷血声明,以及正面回应不会处分参与社运的学生和教职员等诉求。


事实上,港大校园内已经出现“连侬墙”,控张翔可耻。


网民拟狙击
林郑不出席母校校庆


《逃犯条例》修订风波引起社会极大争议,特首林郑月娥周三开始低调落区,为南丫岛一个图书馆和历史文物室主持开幕典礼,惟事前政府没有发放传媒通知。有网民其后在网上讨论区发文,指得悉林郑月娥周四将会出席其母校在香港大会堂举办的校庆音乐剧活动,号召其他网民狙击。


不过,校方回复传媒查询时表示,上周收到特首办通知,林郑月娥将取消出席周四晚的活动。


有网民在讨论区表示,得悉林郑月娥周四晚将出席其母校嘉诺撒圣方济各学校,于香港大会堂举办的校庆音乐剧活动,并担任主礼嘉宾。不少网民纷纷留言称,届时会到场“听歌”、“今晚收工见”。


不过校方就表示,周四晚在香港大会堂举行的学校150周年音乐剧属私人性质,林郑月娥原本应邀出席,但最终决定不出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