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2 12:37:00  2082482
陷经济政治外交压力困扰·英镑恐再暴跌
即时财经

(图:法新社)

(伦敦12日路透电)尽管英镑自2016年退欧公投以来跌去了近20%,但仍身陷经济、政治和外交压力的困扰。这意味着投资者现在担心,今年夏天英镑可能会再次出现恐慌性暴跌。

英镑走势仍是金融市场对英退风险看法的最明显体现,在距离2019年第三个退欧期限还有三个多月的这个时候,另一场汇市风暴可能正在酝酿。

在下任首相热门人选约翰逊看来,无论是否与欧盟达成协议,10月31日的退欧日期已是板上钉钉。

经济调查数据也不太好看了,工厂、建筑商和零售商都在观望,英国央行总裁卡尼进一步加息以保护英镑的相对鹰派立场似乎也有所软化。

更糟糕的是,就在英国准备退出欧盟之际,英国与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外交关系也明显恶化。欧盟是英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英国官员最近就香港局势发表的言论令中国感到不满。此外,本周还发生英国驻美大使批评特朗普政府的备忘录被泄露,引发英美之间前所未见的口水战。

如果不考虑1月的英镑“闪崩”,这些事件已导致英镑兑美元GBP=D3创下逾两年来最低水准。英镑兑贸易加权一篮子货币也处于2018年12月以来最低水准。

英镑兑欧元的表现更糟糕,势将创下连跌10周的纪录,甚至一度短暂跌穿0.90英镑心理关口,为1月来首见。

所有关于英退方式及时间的不确定性,如今正在重创英国经济。一直到2019年第一季为止,英国经济都还保持相对强健。

纽约梅隆银行高级外汇分析师美罗尔(Neil Mellor)说:“之前英镑的操盘题材是英国基本面稳健将能抵消政治乱局,但在最近一连串经济数据发布后,情况已发生改变。”

上周出炉的数据表明,英国经济6月当季可能出现萎缩,6月制造业活动创6年多以来最大跌速,截至6月的一年零售销售增速降至有记录以来最低。

结果就是花旗英国经济意外指数降至八年最低,同期欧洲经济意外指数企稳。

疲弱的数据使英镑的最后支撑因素之一也消失了:即英国中行升息的可能。当7月2日英格兰银行总裁卡尼暗示可能加入其它央行降息的行列时,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自那日以来,英镑已经累计下跌1.6%。货币市场现在完全消化了2020年2月前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

但美银美林驻伦敦G10外汇策略主管夏玛(Kamal Sharma)表示,最早11月就可能降息,此外英镑还面临全球经济状况恶化的不利因素。

“从历史上来看,英镑的走势与全球经济增长、尤其是欧元区增长前景密切相关。而现在全球与欧元区经济都面临困难。”

庞大的国际收支逆差使英国经济与大多数其他发达国家相比尤其脆弱。第一季度国际收支赤字约为300亿英镑(约375亿1000万美元),与年度经济产值之比为5.6%。

英镑兑美元的下一重要关口是2017年1月低点1.20美元,之后是2016年10月创下的英退公投后低点1.1491美元。

英镑新一轮跌势反映了卖空热潮重燃,英镑净空仓两个多月来一直增加,尽管仍比2017年4月的纪录高位低40%左右。

期货市场的投机交易并没有两年前那么极端,交易员给出的一个理由是,投资者越来越多地利用期权来做空英镑或对冲英镑再次大跌的风险。

表面上来看,期权市场推算出来的英镑隐含波动率似乎很低,但这只是反映出全球汇市整体波动不兴,交易商指出英镑的波动率远高于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

RBC Capital Markets首席汇率策略师柯尔(Adam Cole)表示,英镑一年期隐含波动率较其他G10货币平均水准高出约1.6。就过去历史来看,英镑的波动率较G10货币平均波动率要低1.5至2.0。

此外,近期6个月和3个月的隐含波动率皆上升,Cole称这是因为市场“认真看待10月退欧期限的程度要高于(最初的)3月期限”。

最后,无论谁成为领导人,都得面对与欧盟间的艰困协商,欧盟已拒绝就与梅伊达成的退欧协议重启协商。

法兰克福德国商业银行汇率策略师瑞切特(Esther Reichelt)表示:“梅伊努力了好几个月都徒然无功,我不确定新首相是否有能力加以改变,不管是约翰逊还是亨特(侯俊伟,Jeremy Hunt)继任。”

作者 : 王宝钦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