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2 19:00:00  2082532
星洲日报活力副刊《心灵写作班》
星云

缘起缘落  缘来缘去

◆编辑台/毓林

心灵写作班开办近两年,学员们是透过心灵写作班社团脸书投稿。我负责每个月给一或两个题目,让大家来书写,希望透过书写美丽的文字过程中即可自我疗愈,又可让网络减少暴戾之气。

许裕全是班长,负责批改作品。写得好的作品则推荐发表在周六的【星云】版。

两年来,写作班有六百多位学员。

因工作忙碌关系,想让写作班另找人主持,或者告一段落。消息放在脸书,学员都有些意见。看样子,暂时只好等过完今年再说。

这里也问,谁有意愿接手写作班,可以随时电邮我,理念相符即可。

本期也刊登写作班成员的作品,但本期多张插图,全采用爱好摄影的林明冠白莲系列。有人用文字创作,但有人用摄影说话──我个人很喜欢明冠拍的花鸟和星空,便选他的作品和大家分享了。


林明冠白莲系列



01 Anna Cpw/〈从开始到现在〉

2017年在我的生命里起了巨大的变化,狠狠地在我的情绪里不停挥鞭抽打。我看似有点迷失,但又不尽然。我清楚知道有必要调整生活去应对这一切的改变,可是又该从何开始呢?于是,我只好不停的尝试、摸索。可就屡试不第,一直像一艘失去掌舵人的船,在汪洋中毫无方向的漂浮着。

2018年,无意间发现了这个心灵写作班。心里也好奇什么是心灵写作。我加入一心想学习心灵写作,试图透过写作疗愈自己的伤口、了解自己。我满心以为心灵写作(writing therapy)会有心理师之类的专业人士引导我们。后来发现并没有。虽然不如预期,但还是觉得:既来之,则安之。

初期,我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情况下把一篇一篇的文章写出来。甚至为了严守真实感,还不停翻阅照片,试图找出时间证据;看看自己有没有记忆错误。过程中,好几次都无法继续写下去。眼泪崩堤,模糊了视线,只好停止,稳住情绪后再继续。身边的人也开始有了疑问和担心。

写到第N篇的时候,我心里也疑惑起来,这不是心灵写作吗?为什么写作像吃苦药一样?为什么写一篇文章都哭成这样,以后生活怎么过?离世的家人怎么放心?如果这篇负能量满满的文章真的刊登了,又造成多大影响?钢灰铁架的社会里,早已累积了不少的负能量,难道还要插上一脚?心难安。

我开始留意文章的内容和思考方向,甚至不断重阅与重写,唯一不变的是:短文仍然是真实事迹。生活里,不能尽是正能量。我们都得学习怎么让正负能量适当的并存,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成长。我曾经抗拒负能量,自卑且纠结。找回自信,就不会自卑。没了自卑,也不容易被情绪勒索。

家人虽然离开了自己,却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和生活态度。要记得,他们最常希望我们做到的是:爱自己。后来写作时,我慢慢地不再哭得唏哩哗啦,像世界末日一样。到现在,我回看他们的照片,即使心中一抹不舍,也不再哭了。主编限制的字数,真的对我起了作用:说重点,少啰嗦!

这个不如预期的心灵写作班,倒还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试过很多不同的疗愈情绪的方法,比如画画、涂鸦、听歌、打坐等等,原来治愈我的药就是心灵写作。曾经担心自己的文笔粗糙,文笔拙略无神,可是心灵写作着重于自己和心灵的沟通,整顿自己;就和5S管理一样,我们有必要定期打理一下心灵世界。

 02 Venus Toow/〈继续记录生活〉

许久没有进心灵写作班,也无法参与任何新的题目,今天才突然知道写作班前景未知,有点伤感。

5月末,第一次亲身体验人是脆弱的,是随时可以说倒下就倒下的。因为细菌感染,我突然无法动弹,需要靠止痛药才能稍微走路。被紧急送院的我,突然慌了。以为能把挤出的时间多做一些事,结果什么也做不了,反倒学了一个聆听身体的教训。

6月初,大家开心的庆祝开斋节,在那之后我又紧急入了院,因为高烧不退。我以为5月入院是一个结束,原来只是一个开始。在医院无所事事,看着吊点滴的手,我逼着自己审视每天忙碌的生活是为了什么?我如果还想继续活得像样,是不是有什么应该做些改变了?

直到7月了,我终于撑到公司允许我在家工作的日子,慢慢的,我想让生活回到它原本的轨道。那些未完成的,其实可以等,不能等的是自己的健康。我开始注意起自己的饮食营养,也要开始做些简单运动。

其实为什么说这些?因为看到曾主编说写作班已经创立两年,我很讶异!我是第一批进来的,那是只有二三十人。真的就这样过了两年吗?好像也没做到什么大事,时间就这样过了。

真心感谢写作班,我在这里留下的文章见证了我两年的经历,从怀孕生孩子,到努力在亲子教养活动,到认识了更多热爱文章的朋友。写作班的成员都很包容,这是我学习到的。

谢谢大家,也谢谢写作班。希望我们可以一直继续下去,记录生活,也看看别人的人生。

 03 张光良/〈一年多来的心灵写作班之旅〉

曾主编创立心灵写作班之初,我们要加入必须写电子邮件报名,还要告诉主编我们曾经写过什么。不好意思的把脸书乱写的文章〈他〉传给主编,紧张兮兮的等待回复。被录取了,高兴了老半天。

曾主编把我们加入了心灵写作班。当时我们自我介绍,从自我介绍中,我们就有了第一次过招。大家都把自我介绍写得很好。从自我介绍得知个个都是厉害的写手。有好几个经常在报章上看到他们的文章。 3位鬼王和一个情手也加入了。我惊讶的发现有好几个同学已经出过书。有个出家人也加入了。

大家懵懵懂懂加入了。我也战战兢兢加入了。大家都不知规则也不懂如何操作。大家都不敢发表第一篇文章。有同学叫我起个头。我就写了篇文章放上去。而大家也开始发表文章。

因为不懂规则,我们都不小心把过去写过的文章放上去。曾主编及时阻止。他想看到我们现在的文笔,而不是过去写的。也不是把这里当作作品展示区。大家都不好意思频频道歉。

曾主编给了第一个题目120字写父亲。这是很难的题目。刚好靠近父亲节,大家都踊跃投稿。而班长也就是现在心灵写作班的导师许裕全也有了第一次对一些作品点评和指导。当时我的文章被点评得很差,心情有点失落。我用心把一些错误修正。被评写不到重点,我把一些地方加重了文字。前后改了5次。有了第一次的学习。

其实第一次发现我的文章入选时,因为图片有点不清楚,不敢确定,等待隔天报纸。真的中了,高兴了一个星期。之后参与许多主题包括三行情诗、花语、亲笔字等等。有了一次又一次的期待。不中选会失望,当作从入选的文章发现自己的不足。中选的话,增加自己的信心,也不忘跟家人朋友炫耀。

这一年多的文字之旅,教会了我谦卑,也交了不少文友。大家交手、切磋、互相学习。现在好像就要画上句点,有点不舍,这些回忆永留心中。

 04 WeiWei Teo/〈因为有你〉

参加这写作班已近两年之久,在这里也写过了十来篇文章,虽然写得少,但我感恩有这写作班让我能完成我爱写作的兴趣。对于就此将结束有点舍不得,但我感谢这里的每一位同学给予我的鼓励及每一篇文章的一个赞。

刚开始看到这个写作班招生时,我也只抱着跃跃欲试的心态进来,毕竟比我会写文章的人太多了,我只是进来班门弄斧,小耍牛刀看看,听起来好像有点骄傲了,有点不好意思。让我更想不到的是我的文章可以得到文学作家许裕全老师的点评甚感意外。

因为有你——心灵写作班,让我可以发挥所长去做我爱做的事,写我爱写的文章,更因为有你,我认识了一些和我一样爱写作的朋友,就此结束还真有点不舍。如果有人接手我会感到很高兴,毕竟我特喜欢这里的每一个心灵写作家,从你们的文章中我懂了许多,谢谢你们。

若没人接手也没关系,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不过最后我还是要最真诚的说声感谢,因为这个写作班、导师与朋友,让我看到了原来我写的文章还是有价值,有人会欣赏的,谢谢。

 05 Teo Lay Sze/〈聚散两依依〉

多少次,翻开副刊看见心灵写作班的同学作品时,就在想何时自己也得以进入,是多荣幸之事。

笨得可以的是,经常逛脸书,却不懂寻找。直到一个偶然发现毓林招生的字句,欣喜若狂找到加入。数个月后,方得以进来,那时,已然是去年年尾的事。

小学开始,一段因缘巧合,爱上写作,自此相伴至今。重新踏回为自己书写,亦是去年的事。

文字,是我如影随形的闺密,心中总有滔滔巨浪想迸出的冲动。喜怒哀乐,有个出口,才能真正变成身心灵健康。

我更想,或许在这里,能有个灯塔,能给予我这艘狂洋中的船一个方向,一个指引。所以,许裕全老师的出现,是另一阵狂喜。只是,没想到,所有的狂喜,如此短暂。感觉那灯塔的光芒,刹那暗淡不少。可我知,聚散,本就人间常事。不舍在所难免,能再续与否,都顺其自然,相信老天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加入这里,仅仅半载,参与过两次的主题书写。我挺爱这样的书写,让自己有个方向。看着大家的文字,字里行间充满浓浓、真挚的爱,是一份难得的收获。不同人的故事,丰盛着我的生命。老师说喜欢看人的故事,我也一样。那才是最真实的日常,最动人的爱。

写作里,我常对自己说,要永保初心。可以有野心,更珍贵的,是初心。所以,穿梭在你们的文字里,都是满满的初心,令我飙泪动容。文字不是华丽才出彩,有爱才精彩。谢谢读过我文字的你们,谢谢毓林和许老师的用心。谢谢曾在这里留过的足迹。

只要尽力过,也就无悔。相信有缘自会聚,聚时尽情享受,散时各自安好,就是最圆满的事。

 06 竹仙符/〈回顾〉

好奇心使我进来探索什么是心灵写作班。心灵,这个字让我感到好像很神秘的感觉。当我一家家的拜会文字家族后,才认识它们。阿牛入城的我,把自家的文字迁移进来。一声棒打出境。不得引进非法文字。原来入境还需清廉正直。不可转弯或跑后退。还好没叫你穿上罪犯衣服,入狱面壁思过所犯之天条。

意外跌入少年时代的隧道。爱写文章的笔尖,开始放胆的以键盘滴滴答答出来报到。当中有许多高手和投稿常客,写出美妙的文笔。我这无名小卒,自觉不如人。

发出心声,好像破了的水管,噼里啪啦的开始流啊流。流到活力副刊,心灵写作班的路口。能否冲入写作城堡,可没多想。按着键盘,滴滴答答,写写写。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在文字的舞台上。

我可没想到,笔尖下的文字会出现在星洲日报的报章上。第一次上报,一点感觉都没有,运气好吧。第二次又上报,这时才感到高兴。真的上报了。原来我是可以写的。星洲日报,也帮我报了一箭之仇。报了42年前,教育部送给我的金锄头。 (SPM CHINESE 7 )

当年的我和陈翠兰同学,是邓日华老师公认可以拿A的学生。谁知道高官却把我俩打入十八层地狱。永无翻身之日。今日主编毓林和导师许裕全替我来个咸鱼翻身。呼!总算有个出口了。谢谢你们俩。感恩。

能够上报除了是一种肯定,也是给我继续学习的鼓励。还有认识了很多爱好写作的同学们。它,也让我认识到很多中华文字的精华。

在此也要感谢一位同学吴国金豪的鼓励。是他在背后给我勇气写写写......写吧!我会继续写到老。我也祝福同学们,继续在笔尖下舞出各自的精彩。


摄影爱好者林明冠(白莲系列)





摄影爱好者林明冠(白莲系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