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3 07:50:00  2082805
何俐萍.砂政治走向多分天下
绵里藏心

纷扰了四个多月,砂首长阿邦佐哈里终于开铡,对付表面上倾砂政盟(GPS),内地里却一再侵蚀砂政盟根基的砂人民团结党(PSB)。这个曾经一度犹豫不决,终究狠下心的开铡动作,也掀起了砂拉越政党陷入另一轮恶斗的序幕。在不得安宁的背后,也或将是打破一党独大,政治版图走向四分五裂的开始。

砂团党的掌舵人黄顺舸,从最早的人联党,到党争后分裂脱胎而出的联民党,再到509变天后再把联民党易名为砂人民团结党(简称砂团党),他对前砂国阵到尔今的砂政盟的“依附”是理当受肯定的;然而,在依附权势的当儿,他所领导的政党却也一再测试执政联盟的底线。这恰是考验前国阵,当今砂政盟的容忍和接受度。

在人联党时期,前首长,亦是当今元首的泰益玛目是他坚实的后盾。在联民党步入阿德南领导国阵的时代,虽然一度有被排除在权力核心外的迹象,但得利于时局的发展及当时阿德南没有输的条件,“直属候选人”的布局又让当时的联民党尝到春风得意的滋味。但去年改朝换代之后,连曾经自傲为铜墙铁壁的土保党也感受到这股从彼岸席卷而来的浪潮是一股无法让人小觑的威力,连带对任何能动摇其主导的砂政盟形成一丝破坏力的威胁,都不得不谨慎应对。

这次,阿邦佐哈里在联盟内部的不断施压下,沉着应对(还是隐忍?)数个月,终于大动作借助地方议会的重新洗牌来个清理门户的举动,也是对砂团党来一次挥拳重击。

掌有的正副部长各一名额暂不被动摇不意味是稳如泰山,当象征基层势力的地位议会配额遭到剥夺,等于是被迎头痛击,即便这是早在预料中将会出现的破局,但在意料之外,又最让砂团党领袖吃不消的是,前一天还手牵手展示团结一条心的助理部长哲历苏西尔,未及24小时却抛出了静悄悄退党的震撼弹,让砂团党领袖被震得措手不及。

开铡动作显然开启了骨牌效应,应验的不仅仅是政治上从没有“忠诚”可言,也从残酷的政治现实中反映出何谓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哲历苏西尔不会是唯一出走的领袖,尤其当上层的领袖被逐步挤到边缘,也会是基层松动的开始。别无他因,政治的力量是靠掌握的权力有多大来彰显,当权力走向萎缩也是最看得出谁是真心谁又是虚情假意的时候。

从一开始的独立人士到加盟反对党一员的革新党,再到后期被人联党吸纳,辗转又跳槽到联民党,再到如今又退出砂团党,哲历苏西尔以身示范的是,权力对政治人物就像是鱼池中的水,离开权力就如跳出池,难有活路。反捅昔日同党一刀的做法是求自保,但同时间也是甘冒让自己被贴上背信弃义标签的风险,而为了选民,为了族群的说词,却还得说得脸不红,气不喘。

砂团党会甘于做困兽斗吗?当基层势力削落,也等同斩断了过去暖昧不明的倾砂政盟的路,眼下的砂团党没有太多的选择,即使是想要亲希盟也未必会如愿,若势要当第三股势力,当个彻底的反对党是别无选择的出路,而首要代价将是党魁黄顺舸必须辞去他的内阁职位。

砂政盟斩断与砂团党剪不断、理还乱的暖昧关系是设法先稳住内部,但若说要从中得利,却未必能如砂政盟所愿。从眼下的情况看来,砂拉越政治已现多分天下的雏型。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