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7 07:00:00  2083030
从德国和中国 探讨技职教育的模式
教育专题

如果要说哪个国家的技职教育办得最成功,很多人会想到德国。德国工业实力强大(工业4.0这个概念还是德国政府提出的),有赖于德国对技职教育的重视。其推行已久的双轨制技职教育,更是许多其他国家参考的制度。

另外,近年越来越多马来西亚学生到中国念技职教育,而中国推行的“校企合一”及“产学一体”模式,跟德国的双轨制有异曲同工之妙。今天,我们且从德国和中国的例子,探讨技职教育的模式和发展走向。

114618019_l.jpg


技职教育跟一般学术教育的明显差异,在于技职教育是以实践为主、理论为辅,让学生在实务训练中掌握从事某种职业所需的知识和技能。马来西亚只有少数学生选择技职教育,可是在德国,技职教育才是当地的主流选择。


华社研究中心学术董事张运华指出,德国是欧洲经济力最强大的国家,在欧债危机横扫欧洲时,只有德国能够拯救欧元。2012年5月,当欧盟各国的青年平均失业率高达22.7%,德国青年失业率只有7.9%。


“多项研究指出,德国推行已久的双轨制技职教育制度是降低青年失业率的主要原因。德国人的工作时数虽然是34个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中第二低的国家,劳动力也不强,而且学生每天上课时数更少,可是德国经济表现却如此强盛,并在现代科学的各个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实在非常值得我们探讨。”


所谓双轨制,是指学生同时在学校接受教育和在企业接受培训,双轨并行。换句话说,学校负责教导理论知识,企业负责传授操作技能,学生同时具有学生和学徒的双重身分。


在双轨制之下,训练费用由企业承担,包括设备、师资、学徒薪金或零用金,学校的经费则由政府负责。张运华说,政府因此可以节省不少经费,不必为学校添购昂贵且跟不上时代的设备,而企业也可以直接将学徒训练成符合企业需求的员工,不必在雇用新员工的时候还需要重新训练一番。


双轨制对学生也有好处,因为就业能力让年轻人可以提早独立生活,不必依赖父母。而且为期3年的企业训练让年轻人拥有扎实技术,成为德国工业的强劲支柱。


基本上,德国双轨制行之有年,联邦政府制定技职训练规范,一方面确保提供训练的企业符合条件和遵守条规,另一方面也保障了学生的权益。最重要的是,双轨制让学生能够学以致用,避免浪费教育资源。


不过,张运华表示,因为经济不景气、产业结构调整、科技发展和国际社会环境改变等因素,德国双轨制也面临不少挑战,例如企业提供训练的意愿降低、新兴产业需要更专精的人才,及学生成绩普遍下降。德国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包括加开夜间进修课程,让学生利用夜间进修的方式充实技能,还有尝试将双轨制的训练单位从大企业转向中小型企业,提高中小型企业招收学徒的意愿等等。


教室即车间  中国提倡“校企合一”

除了德国双轨制,另一个值得探讨的技职教育制度,是中国提倡的“校企合一”和“产学一体”模式。


中国这套模式同样结合企业跟学校,但是执行方法跟德国又不太一样。张运华说,中国的“校企合一”与“产学一体”,是企业在学校内建立生产基地,意味着学校即工厂、教室即车间、老师即师傅,差不多等于把企业的生产线或工厂搬到学校里面,由学校老师负责教导理论,企业师傅负责传授技术。


他表示,这种模式能帮助学校减少培训成本,因为无需购买贵重的仪器,而且在校内进行培训能减低学生在外发生意外的风险,以及比较容易掌握学生的学习进度。对企业而言,企业也能减低例如设厂的生产成本,并且获得能即时投入生产的员工。至于学生,他们也能获得实际的工作经验,帮助他们顺利就业。


无论如何,跟德国双轨制一样,中国这种“校企合一”的模式并不是无懈可击。这是因为经济发展变化快速,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教育却周期长、见效慢,因此校企合作是种利益与风险并存的模式。


近年在我国独大教育中心的努力下,我国华裔子弟有了更多免费到中国技职高校留学的机会。独大教育中心积极跟中国十多所技职院校合作推动全免奖学金计划,去年就送出了67名我国子弟到中国升学。

5013LCS20197102018163883090.JPG
张运华说,德国的双轨制技职教育是指学生同时在学校接受教育和在企业接受培训,由学校负责教导理论知识,企业负责传授操作技能。(摄影:本报 陈世伟)


选择技职教育与否  端看个人兴趣与学习倾向

陈嘉庚基金于4月时主办“技职大未来”课程,探讨我国技职教育的前景和全球技职教育的发展趋势,张运华是其中一位主讲人,另一位主讲人是独大教育中心副理事长刘伟义。


刘伟义表示,很多人以为技职课程就只有烹饪、烘焙和汽车维修,但其实这些都只是技职教育的一小部分,技职教育的科系领域实际上非常广泛,像软件技术这种课程,既会出现在传统学术大学,也会出现在技职院校,端看学校的教导方式,究竟是以实践为主或以理论为主。


他说,技职教育是以实践为主、理论为辅,学术型教育则相反。他很感叹的是,技职教育虽然很重要,可是社会普遍还是重普教、轻职教;重学术,轻技术。


在世界迎向工业4.0的今天,制造业将会越来越电脑化、数码化和智能化,很多人不禁担忧,技职学生今天在学校所学的东西,未来会不会变得不适用?


刘伟义对此还蛮乐观,他说,技职课程不只是教“技术”,而是教“技能”。“如果你以为念技职只是学怎么操作机器,那就错了。”


他以汽车维修课程为例子,称学生只要掌握好技术的核心基础,未来不管科技如何发展,都是围绕在这基础之上。而且学生除了学怎样维修汽车,也会上一些管理课,例如学习沟通、管理等普遍适用的能力。以后不管社会如何变化,这些能力都派得上用场。


关于技职人才会不会被机器人取代的问题,张运华表示,机器人毕竟还是机器,需要技术人员去维修和维护,越多机器就意味我们需要越多懂得维修机器的技术人员。


虽然有些工作未来可能会消失,但他相信未来也会有新兴的工作出现,“问题是你学习的知识,究竟是属于未来会崛起的行业,还是已经过去式的行业。”他说,像老人照护便是越来越重要的行业,因为随着社会人口老化,将来会有越来越多老人需要照护。目前中国技职教育已经看准了这个趋势,可是马来西亚还没有。


另一方面,很多人以为技职教育的对象是中下阶层的孩子,但其实并不是只有家境差和学业差的学生才适合接受技职教育。刘伟义说,任何人都可以念技职教育,至于要不要选择技职教育,则应该看孩子的学习倾向,究竟是属于学术型或技职型。


社会普遍还有一种偏见,认为技职学生毕业后就只能当蓝领。但是张运华想说的是:“蓝领的定义是什么?蓝领未必是我们以前所认为的一定很肮脏、很辛苦;蓝领可以是很高科技,在生产线负责机械的操作,那未必很脏。”


如果以劳力来界定白领和蓝领,张运华说,蓝领肯定比白领付出比较多劳力,但是这不表示白领的工作就肯定比较轻松,白领也会有白领的烦恼和难题。因此,到底要选择白领或蓝领、选择学术或技职,最重要还是看个人的兴趣跟能力。



我国技职学生人数比例仍偏低

目前在马来西亚,学生在中三以后开始分流,大多数人选择原校升学,只有少数人选择技职教育。分流之后学术和技职就像两条平行线,属于两个不同体系,学生如果要转换跑道不是那么容易。


张运华理想中的样子,是学术和技职的资格需等同,比如第四级大马技术文凭(SKM4)和普通学院的文凭(Diploma)应该是属于同等的资格。当资格同等的时候,便有利于不同体系之间的互通,例如学生可以从技职学院转校到普通学院,或从普通学院转去技职学院。


另外,张运华认为普通学校学生和技职学生的人数应该取得平衡,目前我国的技职学生人数仍偏低,每100名学生只有不到20人念技职教育,这比例远远低于德国、新加坡等国家。


很多西方国家都很讲究技术认证,不管是建筑工人、汽车维修员或水电工都需要有技职文凭才能从事这些工作,否则属于违法。张运华认为马来西亚也必然会走向这个趋势,而事实上我国政府已经有动作,例如在去年向国会提呈法案,欲立法规定汽车维修员必须有技术认证才能够维修汽车。


张运华本身曾经就读文良港职业学校,目前是拉曼大学数学与精算系助理教授。对于技职教育的前景,他是乐观的,因为这世界本来就需要各种人才,而且如果按照世界的发展趋势,技职教育只会越来越受重视。

5013LCS20197102018153883089.JPG
刘伟义说,技职教育的对象不是只有中下阶层孩子,任何人其实都可以报读,关键在于孩子的学习倾向究竟是学术型或技职型。(摄影:本报 陈世伟)



作者 : 梁慧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