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5 07:00:00  2083091
光头佬/我看见的你是我自己
节选好物

4377TLK2019713922333931460.jpg

光头佬第一幅收藏的农夫作品。



人不轻狂枉少年,光头佬毕竟也曾年少,想当然耳亦会犯过一些糊涂事,闹过一些笑话,想想有点后悔,覆水难收呀,泼出去的水就收不回来了,还真懊恼的。


是这样子的,话说有个知名画家曾在22年前馈赠一张小画给咱俩小口子留念,其实说穿了不就是一份结婚纪念品,你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静静把礼物收下来不就得了咩,还干嘛去还礼。礼尚往来?真搞笑。年少的光头佬在收到结婚礼物后,竟然回头写了一对“结天下仕,读古人书”的篆书小楹联充作回礼,面不红耳不赤,自我感觉超良好的,其实真是TMD 献丑了。献丑不如藏拙呀,光头佬一时糊涂竟然忘了老祖宗的金玉良言,人家说结婚是走进爱情的坟墓,你还自己挖个洞来坑自己两次,好好笑,“都话人蠢无药医”,真是活该。


喜欢四处结交朋友,是光头佬年轻时的处事作风,待年岁增长,才发现到原来真诚来往的知己也不外乎二三人而已;缘于嗜好阅读,倒是意外地认识了一些同道书友,有空就茶叙聊书,旧雨新知,彼此间互相交流,亦吸取了不少关于书的知识,颇为难得。


“实在远”的孤独画家

第一次听闻陈钊霖的大名,也是因为网购二手书而结识的,以书结缘,真是人间美事呀。还记得,当时向钊霖订购的两册二手旧书,分别是罗大佑的《童年》及平路的《椿哥》。由于钊霖住在被作家戏称为“实在远”的北马小城,只好等待到临过年前,驱车返乡时才去实兆远拜会他,顺道取书。


说来真巧,在这趟策划许久的“实在远”之行的前几天,光头佬无意间发现原来钊霖的另一身分是画家,“农夫”即是钊霖在绘画创作时的署名,或所谓的“艺名”呗,而且当时的“农夫”在某一群文艺青年的圈子里可是颇享盛名的哦,无奈只因光头佬孤陋寡闻,有眼不识泰山罢了。


停留在实兆远的短暂时光中,钊霖与我分享了一批画在三夹板上的人物近作,比如那套非常出色的“王子”系列,让光头佬情不自禁,由衷的爱上他的作品。于是光头佬自告奋勇,极尽三寸不烂之舌之能事,成功游说钊霖把他这批作品寄放在“翰墨轩”画廊里展售,可惜事与愿违,藏家的反应并不理想,反而是光头佬自掏腰包,购藏一张作品,以示对画家的支持。


去年10月,凑巧看到“农夫”的脸书贴文,那是一则公开为脸友收费画像的征件启事。农夫的画功是具有一定水准的,重点是收费却极之合理。是故,光头佬二话不说立马发短讯向农夫“落单”,万万没想到农夫共画了两幅肖像让光头佬二选一,经过一番慎重考虑,光头佬决定两张都要了,一是既然画家已付出了他的辛劳与努力,那就不如照单全收了,二是纯粹因喜欢其作品而支持画家而已,不作他想。


4377TLK2019713922333931461.jpg

4377TLK2019713922333931462.jpg
农夫为光头佬画像。

最振奋人心的是,农夫近前竟然与红蜻蜓出版社合作,出版了一本图文并茂的绘本——《孤独症》,透过一百多帧插画,以及8个故事,还有20篇孤独手帖,准确的捕捉了一幕幕孤独的感受,让阅读者仿佛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寂寞,从而发出“我看见的你是我自己”的感慨。


假使读者阅毕农夫的《孤独症》还觉得意犹未尽,那就不妨移步到位于吉隆坡旧街场小镇的铁河工作室(Iron River Studio),农夫在那里办了一场“孤独症”特展,不过展览仅于周末开放,并将于7月20日及7月21日 结束,展览时间是下午1点至7点,喜爱农夫插画的读者切莫错失良机。


4377TLK2019713922343931463.JPG


4377TLK2019713922353931467.JPG


4377TLK2019713922353931469.JPG
4377TLK2019713922353931468.jpg
农夫的“孤独症”特展,作品让人觉得很疗愈。

4377TLK2019713922343931464.JPG


4377TLK2019713922343931465.JPG

4377TLK2019713922343931466.JPG
这幅插画里的墙面画作激发了农夫的创作灵感。

作者 : 光头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