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6 07:00:00  2083407
【如意吉详】空山不见人/何国忠
星云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这是王维所写的〈鹿柴〉。

在空寂的山中散步,期待的是安宁。鸟语、虫鸣、风声、水响,往越深处走,其音越明晰,最后方知大自然的和谐音响,才是感觉静寂的最好方法。这是天籁,特别对在脑袋装了太多俗务,感觉生活压力大的人,那绝对是久违了的声音。

心里此刻平和,偶而传来人语声,却看不到人影。空谷传音,遂觉山林深邃无底。说话人可能一样爱山爱水,纯粹为了寻找生命的慰藉和启示。空山人语,也有可能提醒我们世外高人正说着话。回过神来,林间树下的青苔突然变成让人注目的景物,那一片角落被照得闪烁明亮,那是诗意绵绵的灵光。写到这里,也该沉默了。王维的诗处处有禅。话一多,意境就被破坏了。

这首诗是王维在辋川时所写。天宝年间,王维在终南山下购置辋川别业。王维一生事佛,夫人在他30岁左右过世,此后没有再婚。《旧唐书·王维传》中记载:“维弟兄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荤血”,又说其“斋中无所有,惟茶铛、药臼、经案、绳床而已。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王维游山玩水留下的诗充满悟性,背后有很强的文化底蕴在支撑着。

别业,即是别墅。“买地不惜钱,为多芳桂丛。”唐宪宗时期的状元施肩吾的诗句说中了唐朝士子的心事。有能力的人买地造园,为自己营造一个休息游赏的空间,地点大部分在离京城不致太远的郊区。周围有山有水是首选,那是工作以外的悠然天地。置业的人心中都有盘算,起初也许当作别业,退休后则全心全意远离繁华,修身养性,享受幽雅闲趣。别业成了家居,成了最后落脚处。

王维在官场上受过折磨,也曾有过经济上的压力,但是相对于同时期的大诗人如李白和杜甫,其生活还是稳定,让怀才不遇或没有财务管理概念的文人羡慕。不少人认为王维一生幸运,说来其实是唐朝才华闪烁又不幸潦倒的诗人太多。我们的怜悯心常放在更贫穷的人身上,忽略原来人的际遇林林总总。关心点不同,对人的评价也就不同了。

王维出生名门,家族是门第显赫的太原王氏,而母亲出于另一个望族博陵崔氏。父亲在他9岁时去世,王维敏感,心路历程和父母俱在的孩子不同。在政坛上因为天真,曾经踩过危险区而不自知,最后被贬官外放。安史之乱不幸被安禄山掳获,战乱平息后,王维差一点就因为担任叛军伪职而被定罪。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花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这首有感而发,思念大唐的诗作救了王维一命。在朝当官的朋友替王维求情,包括他的弟弟王缙愿辞官替他赎罪,唐肃宗最后认可王维坚贞不二,不只没惩罚王维,还赐予“尚书右丞”肯定其人格。王维虽然因祸得福,逢凶化吉后让他更加看透世事,此后更爱流连别业了。

有能力置别业的人,所过的隐逸生活不会凄苦。一些向往隐逸的人都欣赏陶渊明,却又不愿意重复陶渊明“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的困顿潦倒。这一切都得事先规划,事前努力,不要遇到天灾人祸,要遇到太平盛世,也不要给政治和人事纠缠。

终南山在西安市西南部,西起武功县,东至蓝田县。我因公事到过西安两次,每一次都匆忙,办完事后,只能选择一个景点观光。第一次到司马迁的故乡韩城,第二次则到华山,若还有机会重回西安,第三次的观光点肯定集中在终南山。读过《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的人知道,终南山也是全真教与古墓派落脚之处。虽是小说情境,却是谈兴。当然,这是题外话。正题是,我想感受王维心目中的净土。在西安教书的一位朋友说,在蓝田的辋川别业遗址尚可找到,但绝不是唐代面目,也不要指望找到王维在《辋川集》里所提的包括鹿柴等20个地方。朋友毕业自北京大学,他后面说的话可以引用:“还是可以感受山清水秀,只要脚踏终南山,必有进入幽静和怡然天地的惬意,一样可以遥想王维心情。”

作者 : 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