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4 15:51:43  2083533
红十字会援助弱势家庭‧义工登门“陪读”教补习
暖势力
0022SMF20197141158473951786.jpg
新加坡红十字会义工诗凡(左二)和思蒂芬妮(左四)每星期天到家庭援助计划受益人钟翠銮的住家,引导她的孩子阅读儿童故事书。(photo credit by 联合早报)


(新加坡14日讯)送餐员钟翠銮(42岁)只有小学六年级学历,她希望让子女有较好的学习起跑点,但她自认没有耐心,也不擅长引导孩子阅读,不知该如何激发他们的阅读兴趣;至于监督孩子做功课,她也感到力不从心。

约3个月前,钟翠銮参与新加坡红十字会的“家庭援助计划“(Family LifeAid),让义工登门为孩子阅读和补习。令她欣慰的是,之前难静下心阅读的子女,开始会主动翻阅故事书。

《联合早报》报道,以弱势家庭为对象的新加坡家庭援助计划去年中试行,今年1月正式启动。新计划是红十字会6年前推出的“粮食援助计划”(FoodAid)的延伸,如今除了粮食援助,也让义工登门为9至12岁的孩童补习,以及为4至8岁孩童进行英文阅读计划。

每月派穷苦家庭粮食券

新加坡红十字会家庭与年长者援助计划组主任王诗琳说,粮食援助计划主要通过每月份发粮食券给低收入家庭,再由义工上门宣导均衡饮食的知识。

然而,红十字会发现,仅仅提升饮食均衡,长远来说仍不足以改善低收入家庭的生活状况,这些家庭面对多方面的挑战,未必每个问题都与财务相关。很多时候,这些家长也为如何监督和支持孩子的学习而苦恼。

王诗琳指出:“很多弱势孩童来自单亲家庭或由祖父母照顾,家长为维持生计打拼,对如何帮孩子在学习上发挥潜力力不从心。即使是双亲家庭,父母往往都有工作,他们收入不高,要照顾家中老小,没有余钱让孩子上补习或增益课程。我们决定在原来计划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至教育方面的支援,希望提供较全面的援助。”

家庭援助计划今年内将援助150户家庭。目前,补习和阅读计划两项活动,各有30名受益孩童。

钟翠銮除了当送餐员,也在家进行烘焙糕点的小生意。她和丈夫育有5个年龄介于3至12岁的子女。她在一个家庭服务中心介绍下,得知红十字会这项计划后,每星期天让两名义工上门陪伴7岁的三儿子莱菲(Rafael)和6岁的四女儿尤拉丽莎(Yuraliza)阅读一小时,幼子拉依(Ra'id)偶尔也会加入。钟翠銮11岁的次子伟拉(Wira)也有一名义工为他补习数学、科学和母语。

钟翠銮受访时说,义工上门监督孩子做功课,以及陪伴他们阅读,确实能鞭策孩子培养对学习的专注力。“我和丈夫的学历都不高,不知道该如何引导孩子阅读,或解答他们功课上的疑问。我之前曾让二儿子参与小组补习班,但他太好动,没法集中精神听课。有义工提供一对一的督导,他比较能静下心来学习。”

由于义工上门提供援助,钟翠銮可省下接送孩子参与活动的时间;孩子学习或阅读的一小时里,她往往利用时间完成她的烘焙订单。“我和丈夫获得这份支援感到欣慰,如今孩子会主动拿起故事书阅读,也会嚷著要去图书馆借阅书籍。”

专业教师培训义工

走进低收入家庭,成为弱势孩童的朋友,在学习上拉他们一把,意味著义工须付出更多心力。新加坡红十字会除了给予义工培训,也请专业教师给予引导,让义工教导弱势孩童时更有把握和信心。

红十字会考虑到孩童的家长工作时间长且不固定,未必有时间接送孩子到某个固定地点参与活动,才决定安排义工上门提供援助。补习和阅读计划的义工,目前各有50人。

王诗琳坦言,在受益人家中进行阅读活动或补习,有时会碰到一些挑战,除了阅读材料不足,义工有时会面对孩童家中人多而空间拥挤,或光线不理想等状况。家里其他成员甚至偶尔会发生争吵,义工须懂得适当地从突发状况中抽离,包括带孩童暂时到户外学习等。义工一般会两人结伴做家访。

设顾问小组给予教学建议

此外,不少弱势孩童学习进度较慢,也不了解读书和补习的意义,义工得花心思采用生动教学法。王诗琳举例,曾有一名义工因教导的男童对数学和科学补习科目毫无兴趣,决定带他外出,从户外环境找例子说明课本的知识。

阅读计划的义工除了引导孩童阅读,红十字会也建议他们利用阅读材料锻炼孩童的英语会话能力,及培养对文学的兴趣。

为支援教补习的义工,红十字会设立一个由教育部教师组成的顾问小组,小组会根据受益孩童的学习进度给予教学建议。

此外,义工们也定期开会,就如何与孩童互动和应对各种状况分享心得和技巧。

受访义工认为,引导弱势家庭孩童提升阅读或学习能力,即使不能立竿见影,义工也不应气馁或急忙打退堂鼓,若真诚地在孩童身上付出时间和心思,有望对孩童发挥长远的积极影响。

27岁的律师思蒂芬妮‧迪索萨(Stephanie de Souza)因喜欢小孩子,近期加入红十字会家庭援助计划的阅读活动义工行列,过去几个月负责引导钟翠銮的孩子阅读。

义工须懂得随机应变

她说:“义工须懂得随机应变。我会和孩童‘约法三章’,只要肯阅读,活动结束前带他们到游乐场玩几分钟。但有时要吸引幼童的注意力不容易,一小时内如果有四至五成的时间能让他们专注阅读就算不错了。”

尽管如此,思蒂芬妮认为,义工不应轻易气馁。“有时孩童没心情阅读,容易让义工觉得自己发挥不了太大作用。但只要孩童看到你愿意花时间教导他们,同他们建立友谊,即使当天无法读完一本书,你长期所给予的陪伴,无形中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稳定,有望对他们发挥积极影响力。”

同思蒂芬妮搭档进行阅读计划的业务分析员诗凡‧萨帕拉(Shivam Sapra,28岁),已同受益家庭的2名男生打成一片,活动结束前必定和他们一起踢球。“能帮弱势孩童提高阅读能力,我觉得很有意义。和孩子们建立友谊后,他们每次看到我们都雀跃万分。

0022SMF20197141158473951786.jpg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