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4 18:53:06  2083693
刘振仪·官爷说的话
大新闻笔

国际学校学生通过表演,传达与棕油有关的讯息,如种植油棕树导致砍伐大量森林。在部长和教育部的眼中,这讯息是“负面”的。

这件事传出后,教育部总监阿敏说,学生的宣传形式“显然有违国家政策”,同时“有损国家良好声誉”,还说要援引教育法令对付这间学校。

这话就是一贯的公务员论调。左一句“国家政策”就是合理话一切的工具,右一句“国家良好声誉”就是一切行动的目的。

好了,这番公务员论调吓坏了国际学校,该校管理层马上拜会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和道歉。

这位为了推销棕油而一直公开喝棕油的部长说,她接受校方的道歉,然后强调此事无关言论自由。最后,大家笑了,说这事情圆满落幕了。

这个棕油风波使我想起当年在纽西兰的经验。有个当地人很热心地跟我们分享她对棕油的看法。

她说,该国消费者曾杯葛某公司出产的巧克力,因为该牌子使用来自印尼的棕油,他们反对印尼政府没有解决农民大量烧芭种植油棕树,导致污染环境的做法。她说,这股杯葛的力量逼使该公司公开说明,日后将更有责任地生产产品。

如今看来,若这位纽西兰人是在马来西亚如此“散播”关于棕油的所谓负面讯息,可能就要像那间国际学校一样跟部长道歉了。

一直以来,我都不会因为棕油是国货,而盲目的支持它,或者盲目的以棕油的经济收益等同于国家利益。当时听了那位纽西兰人的话后,我没马上判棕油死刑,因为我确实没太了解这产品,但印尼公开烧芭污染环境确实铁一般的事实,大马人深受其害多年。

反之,她的话给了我一个没想过的角度,关于一个消费人应该负起的责任,和这股消费人力量可带来的成果。

这就是言论自由的珍贵之处,不求收复异见人士,而要更大的讨论空间,才能启发更多思考的角度。当官者随便冠上一句“负面”就想结束课题,只展现出缺乏信心和堵住讨论的态度,绝不是启迪民智的做法。

棕油这国货卖得好不好,我没兴趣知道。反而,国际学校学生表演后,官爷们那番响当当的“违反国家政策”言论有没吓唬到那群表演的学生,对这群学生日后有什么影响,才是我在想的事。

作者 : 刘振仪(本报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