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7 08:20:00  2084933
陈芳龙.留给马华一点喘息的空间
管理与人生

去年8月1日,我在本版写了篇评论:〈魏家祥·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题目引用了南宋诗人文天祥《正气歌》中的两句,目的不外乎是想给5月9日大选惨败的马华打打气,希望马华唯一的独苗魏家祥能够振作,不致枯萎!

当时希盟执政未满两个月,总体表现还看不出好坏。如今一年过去了,我毫不后悔当时写了那篇鼓励马华振作的文章。

回顾过去一年,我所支持的希盟整体表现如何?肺腑之言,人人有之,不言也罢,但还是得说两句。身为领导者的老马,不少决策和谈话,常意气用事;在接班人选的安排上,机关算尽,唯恐天下不乱;最近更以团结马来人为名,明白的邀请巫统成员加盟土团党,以加速土团的壮大。他老人家想为谁铺路,葫芦里卖什么药,你我心照不宣。

至于内阁的决策,没有几个是靠谱的。比方说,开始时雷声大,最终雨点小的东海岸铁路计划、大马城的重启重建。这些原本前朝留下的烂摊子,希盟却捡来继续开摊做生意,凖备将来当成自己的施政绩效。

当平头老百姓还未从“希盟当家·有梦最美”的梦境中苏醒过来时,老马就急急忙忙的重提必定失败的第三国产车计划,财长林冠英展开向全国百姓大追税、教育部长马智礼提出“黑鞋白鞋”跨世纪新创举、企业发展部礼端尤索夫热衷“发展飞行车”;下一步应该会发展载人太空船登陆“太阳”!虽然说太阳温度很高,那是“大白天”,只要夜间登陆不就成事了?

希盟当家,没有什么事做不到的,只可惜老百姓脑袋有些不灵光,无法理解,似乎枉费了希盟衮衮诸公的努力。

回顾过去一年,希盟演出未尽人意;我想,他们除了“不敢”像国阵执政时那么明目张胆的贪腐外,但施政上还真的乏善可陈。难道说,希盟内阁就没有端得上台面的正副部长?当然有,杨美盈、陆兆福、李文材、沈志勤、杨巧双、倪可敏,都可圈可点。但这是他们应尽的责任,当官的干得好本就应该,不必表扬。我们这些老百姓只希望希盟争气一点,别和国阵比烂。

执政党不行,那么在野党呢?如果让我打分数,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表现尚可。也有报上评论员和我交换意见说:“魏家祥什么事都管,什么事都关他的事,有点模糊了问政焦点。”这番话,我觉得委屈了他。因为整个国会,今天只剩下他唯一一个“华人反对党议员”,只剩他能帮助华人族群监督一群希盟新军,偶尔抖一些不堪的国会内幕,这算是尽了反对党议员的天职。

今天的他,是元帅兼传令兵。所以,国会殿堂里事情大至西瓜榴梿,小至芝麻绿豆,他都必须参与,无可厚非。

反观,希盟两个主要成员党,民主行动党有32位华裔国会议员、公正党也有13位华裔国会议员,加上沙巴民兴党,合计46位华人民意代表。但这群人中,有那几位当内阁做出荒谬的决策时,敢挺身而出说几句公道话?为了自身仕途官位,能不噤声?这群人,比起前朝马华的议员只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别。

这群人当年在野时,说话“口若悬河”,而今“噤若寒蝉”!这是政治人物最终必定走向沉沦的悲哀!

幸好,老天有眼,未让张念群“剿灭马华”的野心得逞。幸好,魏家祥也争气,敢于在国会中作微弱的发声。

无论在政治或商业领域上,垄断或独占市场是可怕的。如果要让不称职的华裔高官或国会议员面对监督,那么就必须有足够人数的华裔在野国会议员执行监督任务。

马华、民政在朝时,施政表现不太高明;但今天的行动党也不过尔尔。两两称斤论两比较下,我不觉得民主行动党值得32个华裔国席,相对的,马华也不应该只有一个国席。

不急,离下届大选还有4年光景,但马华、民政必须撑过低潮,以今天希盟的表现,我相信老百姓会留给马华、民政一次机会。而魏家祥也必须自许,自己能重演“齐国的田单复国”。话说公元前284年,战国七雄中的燕国,在上将军乐毅主导下,很短的时间内攻克齐国72座城池,最终只剩即墨、莒城二城。田单守城3年,不言放弃。最终,田单在即墨之战中大胜燕军,收复所有失土。本来早该灭亡的齐国,在战国七雄中却能撑到最后,至公元前221年才被秦灭,这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前,6国中最后一个被灭的。

田单能复国,魏家祥为什么就不能收复失地!努力吧,马华会迎来春天!

作者 : 陈芳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