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17 06:52:00  2084967
郑丁贤.藍眼和火箭的聽話和邊緣化
非常常识

18岁投票和自动登记选民,在朝野合作之下,逐步成为事实。

有人问说,既然你说巫统和伊斯兰党将得到最大好处,那为什么希盟政府又要力推通过?

我要反问说,这到底是马哈迪的政策,还是希盟的政策?

在思考这个答案之前,让我们回看不久前出现在国会,耐人寻味的两个画面。

第一个是青年体育部长赛沙迪和前首相纳吉,非常大方和公开的,两人坐在国会大厅的沙发上,侃侃而谈。

去过国会的人都知道,国会大厅是所有记者挖掘新闻的中心;两人同时出现,一起坐在沙发上,这当然不是偶然;相反的,是刻意要成为记者的焦点。

政坛人士知道,赛沙迪目前是马哈迪身边的大红人,形同祖孙关系;别人讲话马爷爷听不进去,赛沙迪在耳边轻声细语,老人家特别受用。

几天之后,首相马哈迪破天荒的,和反对党的巫统、伊斯兰党、砂土保党的代表们,在国会共同举行一场新闻发布会,宣布对18岁投票和自动登记选民达致共识。

现场的记者传达说,当国会反对党领袖,也是巫统副主席的依斯迈沙布里发表谈话时,马哈迪笑容可掬,不断点头。

依斯迈是纳吉∕阿末扎希派系的大将,过去一年和马哈迪的关系绝对不算融洽。

只是,基于马来人大团结的呼声,以及18岁投票和自动登记选民,已经把土团──巫统──伊斯兰党的距离,逐渐拉近,如同冬天过去,冰雪逐渐融化,产生了暖意。

18岁投票和自动登记选民双管齐下,则下一届大选的选民人数,将增加780万人,从现有的1490万人,大幅度提升到2270万人,增幅超过50%。

请大家猜一猜,新选民主要来自哪一个种族?

猜中无奖。马来人作为人口最多族群,生育率也是最高的族群,过去在登记制底下,也是登记率最低的族群。一旦选举的游戏规则彻底改变,他们的选票力量也翻倍增加。

新的投票游戏规则,将让原本已经是主流的马来选票,提升为主主流,而非马来选票将从非主流,进一步滑落为非非主流,影响力更是日薄西山。

大马的族群政治不会消失,在不同族群倾向本族群政党的意识之下,土团、巫统和伊斯兰党将瓜分这些新的马来选票。

当然,目前还无法确定3党之中,哪一个政党得利最大,然而,从基层力量和政党意识型态来看,伊斯兰党和巫统占了优势,然而,土团作为执政党,拥有充分的资源加入竞争,分一杯羹。

如果未来3党(加上砂拉越土保党就是4党)基于马来人大团结,进行合作或结盟,那么,基本上就囊括大部分的选票,稳稳执政。

而作为多元种族政党的公正党,以及华基政党(虽然它本身不承认)的民主行动党,在新的游戏规则底下,将沦为弱势政党。

大马的种族政治结构,使到公正党很难开拓新的票源;而依靠华印选票的行动党,只能逐渐萎缩。

在马哈迪和土团积极推动18岁和自动登记制的过程中,奇怪的是,公正党和行动党采取默默接受的态度。

当然,18岁制是希盟竞选承诺,没有充分的反对理由。然而,自动登记制是巫统和伊斯兰党提出的附加条件,而公正党和行动党却无条件接受。从中也看出在马哈迪手腕之下,两党听话和静静的立场。

这两种姿态,也注定了两党未来遭边缘化的命运。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1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