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0 08:25:00  2086604
黃泉安.双A提早摊牌是好事
开门见山

欲速则不达!安华恐又重犯1997年逼宫老马被反扑陷兽困的错败战略,小心再次一棋子错满盘皆落索的死局。

基本上,所谓候任首相并无任何法律保障,安华目前更不是政坛发师号令者,反而退居被动、反动的颓势,须在马哈迪面前处处忍让附庸,任由马哈迪拟定交棒日期,时冷忽热。

但他背后的跟班早已不安于室,显然急着上位,蠢蠢欲动。7月17日的内讧炮火,是安华与阿兹敏双A名号人物翻桌摊牌的序幕,再也没有回头路可归。

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峰回路转的戏码。安华政治秘书兼公正党霹雳州主席法哈斯被捕助查阿兹敏男男性爱视频案件,无论警方日后如何定案,安华因亲信涉及警方办案最前线的嫌疑点,已经难逃瓜田李下的忌惮,乱军中必须即刻为局势画出轮廓。

同一日,安华在国会走廊一口咬定查案程序,必须先对性爱视频定真伪才谈处置散播丑闻的黑手。他同时笔指阿兹敏,若是视频主角就必须辞职。

同一日,雪州政府智库达鲁益山机构(IDE)公布最新民调,显示大多数国民认为马哈迪不应任相超过两年(75%要他两年后退位;22%认为马哈迪不需退位);而最受欢迎的接班人选则是公正党主席安华(支持率达45%),慕尤丁排位紧贴身后(16%)。

众所周知,达鲁益山智库主持人利祖安博士是安华忠坚亲信,IDE民调竟来得这么应时应景,难免会踩及马哈迪的神经线,形成纷争之中的刺激素。

同一日,马哈迪出面对安华言论设置折射定位,认为丑闻重点不是视频内容是否具带任何罪行,真正的罪行反而是有人幕后布置一项政治行动,企图同伙拉倒阿兹敏。他说,阿兹敏是否应该辞职,应交由后者个人定夺。

同一日,阿兹敏似乎领会马哈迪为他壮胆的含义,在国会走廊回应安华,单刀直入,要他自照镜子,仔细反省(muhasabah)。

隔日,公正党27名中央领袖选择与阿兹敏共进退,发表联署文告,对“若真涉及性爱视频则应辞职”言论公开炮打安华,敦促安华身为党主席,必须“停止发表任何足以破坏党团结的言论……而不是在没有稳固证据下,试图破坏署理主席在政府的地位。”

公正党内讧在穆斯林斋戒月尾声突然炙热以来,市面出现许多阴谋论言传,都与马哈迪交棒、重组内阁、副首相及部长上下车有关。

但27名中央领袖联署文告炮轰安华,该是公正党因马哈迪接班人排阵上位课题公然摆明阵线的首遭,让人第一次看到公正党国会议员倾老马/阿兹敏或倾安华的势力布图,显示公正党正式分裂后,可能出现的双方实力悬殊。

27名联署炮轰安华的阵营,共有14名国会议员(包括4名部长、2名副部长及1名国会副议长),即党中央理事成员祖莱达(房地部长/党副主席)、希维尔(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外交部长)、巴鲁比安(工程部长/砂党主席)、拉昔哈斯农(国会副议长)、西华拉沙(乡区部副部长)及卡玛鲁丁(交通部副部长)。

余下的7名非部长级国会议员是阿里比朱(党副主席、砂州沙拉夺国会议员)、艾蒙山达拉(副总秘书、昔加末国会议员)、钟少云(新山国会议员)、曼梳奥斯曼(高渊国会议员)、佐纳丹耶新(沙巴兰垴国会议员)、威利蒙尹(砂州婆罗洲顶国会议员)及玛丽亚陈(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

国会议员人数是首相组织政府的必须条件,因此,马哈迪如何把持希盟4+1成员党联盟的完整、或向外招揽反对党结盟,都是此后公正党内讧走势的关键因素。

从另一角度看,这群14名出来炮轰党主席的国会议员肯定也深明大义,知道摊牌的后果,一旦阿兹敏失势,大家都要付出代价。倘若阿兹敏旗开得胜,命运就恰恰相反,只需等待犒军奖赏的时刻。

其实,根据内线人消息,达鲁益山智库公布的民调并非完整,被隐蔽的部分显示公众对公正党的评估已陷入新低,不能将详情对外展示。

目前,公正党共掌50国会议席,一旦决裂分家,阿兹敏派加上自己一席,总共15席(占30%),意即安华派系眼前仅剩35席(70%),其中仍不包括可能随时变卦的政治青蛙。若以20年来公正党DNA惯常摆出待价而沽的伺机主义倾向视之,这35名议员对党、对领袖的忠孝度,诚属难料的变数。

何况,公正党主掌政州务大臣的州属(雪兰莪及柔佛),也是探测党内讧的探热针,其中莫过于雪州州务大臣阿米鲁丁,他不但是阿兹敏派系主将,也是最近被影射与党内巫裔女州议员有染的箭靶,与阿兹敏丑闻嫌疑相映辉。

此外,党中央理事成员也包括数名雪州议员,即许来贤(雪州行政议员)、哈尼扎(公正党妇女组主席、雪州行政议员)、达罗雅(妇女组署理主席、雪州世门达州议员)、希尔曼(青年团署理主席、雪州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米占(雪州巴生港口州议员)及黄洁冰(雪州武吉兰占州议员);再联合李凯伦(槟州玛章武莫州议员),阿兹敏派至少已有8名散布雪槟两州的州议员出来表态。

另外,一起联署炮轰安华的中央领袖,也包括非议员身分的蔡添强(党副主席)、颜贝妮、拉希玛玛吉(Rahimah Majid)、扎卡里亚(Zakaria Abdul Hamid)及拉兹兰(Mohd Radzlan Jalaludin)等5人。战幕一开,阿兹敏足以兴叹,吾道不孤矣。

当然,当前只是序幕,剧情肯定会愈演愈激烈。这场泼水难收的恶斗,究竟要怎样收科?希盟个成员党能否坐视不乱,等闲待之?切让好戏的人,从旁做个小总结。

双A格斗,一切都从山打根补选布局,然后开打。

看来,安华的战略是要智取江山,逼走阿兹敏。

一路来,马哈迪都对阿兹敏拔刀相助,袒护过关。

事好的结局,是阿兹敏另起炉灶,U转希盟冻结新成员党的矢言,加入希盟共进退。

另一事好的结局,是阿兹敏率众加盟土团党,干净利落,让马哈迪存有制衡安华势力的理由。

事坏的结局,是安华被逼率众出走希盟,与反马哈迪政党结盟倒米。

另一事坏的结局,一旦安华出走,烈火莫熄以来矢言与安华共进退的行动党,就会唇亡齿寒。

更加事坏的结局,如果火箭看风转舵、林氏父子为了权位倒向老马,到时GE15的95%华裔选民会否接受火箭队安华倒戈相向,继续与马哈迪同在?

直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希盟内部斗争,全都是关乎各党对尸位素餐与争夺权位的膜拜,绝对乖离改革社会腐旧,建立公民平等的初心,谁有闲情去理会生灵涂炭的子民?

这样的政党斗争,各肇早完早了是好事,让子弹飞吧!

作者 : 黃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