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

2019-07-22 09:46:57  2087822
噢!中学/校园霸凌
Oh! 中学

文:谢沅恒(学记编号:J3118;柔佛麻坡高级中学)

校园霸凌常常会登上报章的社会新闻版。无论是高等学府、中学还是小学,都存在校园霸凌,但是,大部分受害者都被迫保持沉默,只有少数严重或致死事件才有机会曝光。而这类新闻很快就会在大众的视野里消失,直到下一宗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民众才会谈论它,不久后一样会失去热度,不受重视。

大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调查显示,十名学生中有八名曾受到霸凌。这是一个病态的数据。究竟是什么导致学生对身边的人施暴?这是大家必须深入了解并彻底解决的问题。这十名学生里的八名被霸凌者也必须给予足够开导与关心,因为被霸凌会给他们留下阴影,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社会大众必须重视校园霸凌事件,否则我相信,因被霸凌而轻生的案件将没完没了。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是校园霸凌者。我们是否曾经欺压、指使低年级生为我们效劳;我们是否曾经冷讥热嘲,使用言语伤害别人;我们是否曾经粗暴地对待同学,拳打脚踢最后却说是同学之间的互动;我们是否曾经眼馋同学的食物,未经同意就抢来祭五脏。这些看似青春期里的“小事”,却是最常见的霸凌。而多少中学生轻生案例,往往是被霸凌后没有处理好,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造成的。

只有亲身经历霸凌,才会明白受害者内心的恐惧与绝望。被霸凌时最痛的不是霸凌者的伤害,而是旁观者的冷漠、嘲笑和误解。这种第二度伤害,是受害者常常走不出心理阴影的元凶。旁观者的沉默间接让霸凌者更猖狂。我想起一位德国神学家的忏悔文《起初他们……》:起初,纳粹抓共产党人时;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当他们抓社会民族主义者时;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当他们抓工会成员时;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当他们抓犹太人时;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最后当他们来抓我时,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当大众都在看受害者如何得到伸张时,更应该教导霸凌者不可霸凌,或是了解霸凌者的故事后对症下药,从根本、源头上解决问题,校园霸凌才有停止的一天。

在此劝诫所有霸凌者,趁早停止恶行;呼吁所有被霸凌者,勇敢地向师长、外界求救!


**《噢!中学》专栏公开给各校的中学生投稿。写与中学生有关的时事评论,比如针对考试制度、教育制度、校园霸凌、家庭生活等,说说你对这些课题的看法。字数约600 字。有稿费。投稿电邮:[email protected]。(投稿者记得要注明文章的标题、中英文姓名、I.C. 号码、地址、电话号码、电邮、银行户口和所属银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