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4 07:50:00  2088782
郭健平.蓝眼须注意人民观感
路见不平

公正党主席安华的拜相之路,一路上并不顺遂。每一次很靠近的时候,却总是那么远。当年意气风发的安华,除了在1997年敦马出访外国时出任代首相之外,隔年巫统大会时自己和当时的巫青团长阿末扎希还对朋党等课题左右开弓。无论这个动作是自觉还是不自觉,这让永远不服输的敦马在不久后把安华拉下台来。

安华下台后,吉隆坡日夜出现示威运动,这催生了后来的烈火莫熄一代,也间接促成多年后逐渐成熟的马来西亚公民运动。但是1999年的大选,备受严重冲击的敦马和国阵却安然无恙的守住政权。反而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公正党只赢得5个国会议席,更在2004年萎缩到只剩一个国会议席。

那个时候,马来人热衷换政府,华裔担心换政府会乱,促成不了改朝换代。以2004年的大选成绩来看,当时很多人说,公正党迟早玩完了。

岂知,当选民都不再信自己的选票可以成就什么时,2008年的大选竟然首次出现国阵被否决在国会的三分之二优势,让反对党看到了执政的曙光。2013年,当反对党和其支持者都相信国阵会倒台之时,国阵却侥幸的以低得票率和多数议席继续执政。有很多人感到泄气,不再相信有变天的可能。

而安华又因为鸡奸案2.0,在2015年2月10日被判入狱5年。安华入狱,反对党联盟群龙无首,再加上后来持续兴风作浪的伊斯兰党一直抽后腿,要推翻国阵已难上加难。再加上安华频频被传出健康不佳,更让人相信安华出任首相之路,已几近渺茫。

退休多年的敦马哈迪对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愈发不满,在2016年9月竟在众人跌破眼镜下和安华进行“世纪握手”,几个月后,在任相时对街头运动批评得不堪入目的敦马,也到Bersih 5.0示威运动亮相。

所有的历史就在之后众希盟领袖拉拢敦马来希盟开始改写,然后,在2018年5月9日,马来西亚终于实现了第一次的改朝换代。不久后,国家元首特赦安华,安华也通过补选重回国会。

今天的公正党因为一个疑似署理主席阿兹敏陷入男男性爱短片而不惜对内兵戎相见,让人感到不胜唏嘘。那么一切就应该回到第一个如果。第一个假设,如果希盟当初没有邀请敦马进来,希盟会否执政?我始终相信,敦马没有进来,今天的希盟,可能是一个更壮大的反对党联盟,但是还没有执政的能力。

然后如果第一个假设不存在,假设希盟最后也没有执政联邦,虽然派系问题早已存在,但是因为执政联邦的最终目标还是存在,公正党内部的所有暗流也不至于这么快浮上台面。但是如果为了执政联邦,而暂且把不满都按捺不宣泄出来,当其爆发时后的巨大威力,可能比现在的还劲爆。

警方对于性爱短片的调查声明,证实短片的真实,但却无法证实片里的主角。这种“开放式”的调查结果对牵涉其中者,无论如何都是一把双刃剑,一不小心就会刺伤自己。

吸取了当年的教训后,安华在和敦马共事时,尽量小心翼翼,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对于安华的中坚支持者,敦马的相位如同是安华和希盟当初“借”出去的,但是东西“借”出去,很难要回来,是千古不变的硬道理。

安华和公正党,甚至整个希盟如果当初不孤注一掷要“借”出相位,也不会博得今天安华更接近首相的宝座。事情一旦豪赌了,往后的结果往往是难以收拾的。

就像敦马第二次任相不久,当公正党又在为安华制造补选以重回国会时,有人就认为安华的吃相难看。而安华想要更进一步时,除了本身担心敦马的反应之外,也要注意人民的观感。

无可否认,如果不是因为安华当年被革职而衍生出的公民运动,马来西亚的首次政党轮替可能还没这么快。而去年大选时,投希盟的人大多数也希望安华早日能从敦马的手中接过相位。但毕竟人们的记忆是短暂的,现在执政的希盟表现中规中矩,无法满足人民的高期望,大家就会对这种无止境的权争感到厌恶。

在国内经济逐渐面临压力时,人民已无空去想历史到底对安华公不公平。而闹出这个性爱短片事件,公正党的内斗更让人怀疑改朝换代究竟是为了什么。

公正党和安华必须正视的是,党内的吵吵闹闹已让当初投选他们的人感到失望和愤怒。这种党争除了可能让相位拱手让给希盟的成员党,更糟的情况是,最后拖拖拉拉到下届大选,如果人民因为对公正党和希盟失望而把它们拉下台,最后什么也不用争了。

还有,日子拖久了,越来越多的人民也逐渐不再觉得欠安华一个相位。要如何扭转这个看法,也是安华团队的一大功课。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