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4 08:00:00  2088784
刘惟诚.安华之后该怎么办?
纯粹诚见


现今的大马政治,真的是一天都嫌久。不过是几天的时间,公正党就从硝烟弥漫的派系大混战中,迅速回归平静,公正党主席安华和署理阿兹敏,在“照镜论”引爆之后,尽管至今尚未安排互相会面,但随着首相敦马出言相劝,其也已透过媒体暂时为彼此的关系缓颊。作为此次派系斗争的导火线,也被怀疑是性爱短片主角之一的阿兹敏,虽然表明会与“旧交”开战,但却很快改变口风,认同与安华“同一队”,还敦促媒体不要离间两人关系,让敏派的逼宫动作暂时踩了刹车。

这场内斗的进展,就目前来说,相当有意思,因为不只公正党内部领袖公开地选边站,连坊间的舆论,也针对安华和阿兹敏的内斗,分成“活该派”和“阴谋派”。活该派认为,安华和其派系因为看不到首相敦马交棒的迹象和诚意,心急如焚,因此耍了这种龌龊手段,要斗倒在党内态度亲马,而且如日中天的阿兹敏。急于求成的结果,就是逼迫原本不敢随意发难的敏派亮出底牌,并倾全力对安华进行反扑。换句话说,安华活该被逼宫,谁叫他不能忍辱负重?

阴谋派就会认为,这事已尽在敦马的掌握之中,阿兹敏不过是他的棋子,敦马之子慕克力日前提出“不排斥当首相”的言论,就是佐证。另外,以安华和阿兹敏在党内势均力敌的情况,两派内斗无论谁胜谁负,都必将高度消耗公正党的凝聚力、公信力和支持率;反之,敦马所属的土著团结党仍如其名,继续展现内部高度的“团结”,并且在魅力型领袖敦马的加持和领导之下,在各方面很快就可赶超四分五裂的公正党。换句话说,这些都是敦马的谋略,双A都是棋子。

无论是活该派还是阴谋派,对我而言,两种可能性都有,因为安华与其派系,确实对敦马迟迟没有提出交棒时间表而感到不安,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年交棒的协议看似越来越渺茫,对他们而言,越迟接棒意味着变数越大,所以兵行险着是如今最好的解决方法。然而,这说法未必全对,因为安华未必是整起事件的策划者,甚至也有可能不知情,因为安华在1997年曾和敦马交手,当时他血气方刚,又势如中天,会对着干不出奇,但现在的他历经牢狱磨练,不可能不知忍辱。

更何况,安华本身在变天之后,频密附和敦马,甚至曾认同敦马任相比前首相纳吉好,更在上个月的公正党班底谷国会选区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中,对外表明已和敦马私下达成协议,交棒时间表的问题解决,换句话说,时间表已在敦马和安华胸中。看起来,这事是由其派系人马,自己等得不耐烦,自作主张策划的成数更大一些。至于说这是敦马要渔翁得利的阴谋,也不完全对,因为要扶植慕克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基层势力非常薄弱,土团党投机分子也多。

慕克力在这样的土团党内,现在勉强还可依赖父荫,但之后呢?敦马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所以要扶植慕克力,敦马多的是方法,未必需要用这种手段,他只要在位时,将土团党改制到他想要的样子,并强化土团党内部,他就有机会让慕克力成为党内的核心领导,也能间接助他上位。当然啦,政治是不能将话说满的,所以我也不想全盘否定这套阴谋论,因为政治始终拥有无限可能,不过无论怎么讲,感觉好像都对安华不利,那么,他之后该怎么办呀?

确实,安华有无直接发动“剿敏”行动、敦马有无重演“97棋盘”都好,从希盟入主布城一刻开始,都注定了安华这条任相之路是不可能顺遂的。因为过去公正党什么都没有,投机政客的嘴脸也不明显,执政后的利益就如暴发户般一夜爆棚,内部投机的嘴脸也因而显现出来,频频为了个人利益而互扯后腿,令安华防不胜防。安华如果真的被斗垮,我们不能说这是安华没首相命,也不能说这是敦马势强,因为他到时一定是败在自家人手上的。所以,你说安华,能怎么办?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