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6 07:00:00  2089209
邡眉/汤澡趣(下)
文艺春秋


图/NONO


饭后的人都不在旅馆了,好像去看表演。屋里有一份古老的安静,我很喜欢。可惜,宁静的时光,又被人活生生给撕了。依旧是那位大姐。

她怂恿我去泡温泉,她说了挺久的。我终于鼓足勇气,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没泡过日本的温泉。然后,又说,听说是个公共澡堂,每个人都得脱衣服。

她显然被我的诚实吓到,下一秒,她变得比日本玉雕女子更温柔。别怕,跟着我,我教你,嗯?跟着我做就是了。

毕竟,人还是喜欢他人低头。当他人低头后,才会收敛自己过度的昂然,不可一世。

带上小白巾,浴衣里,只穿一条内裤。她简单决然地说。我瞪着她看。

干吗瞪着我?这里的规矩,汤里进出的人,哪个不是?

我顺服了,不是因为她的霸气,而是她的想法。我怎么从头到尾都没想过呢?自出娘胎后,哪个不是都得穿上衣物?反之,这正是同样的道理啊。

泡汤有程序的。难怪她说跟着她做就是了。真吓人,害我一整天心惊胆跳,苦苦挨到天黑。

布幔后面是更衣间。里面干净整齐,已经有几个妇女在脱浴衣,接着连内裤也脱掉,还气定神闲地折叠好,放进木架方正格子中的藤篮里。我低着头,不敢看人,只斜睨了一下,她们分外安静,动作轻盈,走到一角落,各自拿个小桶,伸手拨开竹帘,没入内进。

与刘姥姥进大观园相比,我进女汤澡堂竟不遑多让。

爽快的大姐例行各个步骤。她没等我,我得赶紧照办才跟得上。

在暖暖微光的澡堂,水气氤氲,说真的。只看见隐约的粉红色肉体轻巧移动,这情形守护了我终究放胆袒露的心灵,这有点不太算数的隐蔽感,让我感觉好多了,从容多了。但心里还有点小挣扎,一小口一小口地咬噬着我,便自然地手拿遮羞布,盖在胸口,布末垂下,遮得不三不四。

这时,带我直闯江湖的她已经笔直地走向冲洗处。

澡堂里除了水声,还有和着沐浴用品香气掺揉而成的雾。雾气里的肉体是虚幻的,光滑的,美好的,也有已经走样的,她们赤裸坦荡,大大方方,跟在户外的矜持和礼貌有很大的反差,但保持轻声柔语,不喧哗,安静恬淡。她们很少是独自一人的,都似乎约了伴儿,有的一边各自搓洗身体,一边和旁边的轻声家常,有的互相擦背或洗头。对她们而言。女汤不过是个轻松的社交场所,是个素脸还原的回归,是放松自己的地方,没有尴尬或遮掩的必要,也没有谁计较自己是否丑了老了皮囊松垮了,就一副回归自然的纯朴态度。

正如她第一天说的:没有人会注意别人。

看,镜子全都雾了,连自己都看不见。对吧?任你用的沐浴品全是高档的,比家里用的还要齐全。她高兴。连我这样的大近视,凭想像,也知道她的样子有多得意。

我坐在小板凳上,调了水温赶紧洗头沐浴。污水哗哗哗都流到渠道里。

先洗头,洗头很重要,本地人最讲究这个。

其实不只洗头,我已经豁出去,真的尽情洗起澡来了。

她冲洗完毕。把湿漉漉的头发用毛巾盘起。

刚才的遮羞布原来是用来包头发的!

就这样,我最后也只能坦坦荡荡,把头发盘起,跟着她走向荡荡漾漾的女汤去。浸泡在冒着烟,众人一池的大汤池里,我闭上眼睛。舒坦。

我就这样简单地把自己出卖了。幸好,没在预期中的、久违的身心自由在此刻复苏,真正的我重新回来了。

世界,是我的。


作者 : 邡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