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6 22:44:32  2090197
【你不知道的元首后】 元首后:婆婆拿苏丹依斯干达储蓄·“借郭鹤年3000元创业”
专题

4943KCK20197232259504139109.JPG

“小时候,我有斗鸡眼的问题,戴起像沈殿霞那种尖角的眼镜来,真的很像华人呢!”

报道:许俊杰

摄影:苏长国

国家元首登基大典进行在即,在受邀贵宾名单里,国家元首后东姑阿兹莎阿米娜心里揣着一个名字,心心念念要请他来观礼。他就是大马首富郭鹤年。

“为什么是他?不是因为他是首富,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一个从来没有人知道的事,一个我要让华社知道的事。”

柔王室与郭家熟络

说起童年,东姑阿兹莎总是有很深刻的回忆,她记得那是二战后,郭鹤年还是一个年轻人,那时郭鹤年的父母为军队提供各种军需日常用品,王室成员都是郭家交往的对象,自然与他熟络。

她在国家王宫向中文报叙述这段往事时说:“有一天,郭鹤年来找我们,要求借他3000元,好让他去创业。”

“详细的情形我倒不是很记得,但我知道我的婆婆就拿了我的父亲,即苏丹依斯干达的储蓄借给郭鹤年,让他去创业。”

“我相信他已经还了钱,在那个年代,3000元是非常大的一笔数目!我父亲那时还只是一个小朋友,能有3000元的储蓄,也真是了不起!”

她说,这笔钱借了给郭鹤年后,他经营有道,渐渐地就发迹了,后来她在香港见到郭鹤年,亲自向他提出这段往事。

“他还记得,但他坦白地告诉我,他真的不知道那是苏丹依斯干达的储蓄,真的不知道。”

“这是我要让华人知道的事,可惜的是,他没有把这段往事写进自传里。”

郭鹤年婉拒父封赐“丹斯里”

东姑阿兹莎也讲述了长居香港的郭鹤年曾婉拒父亲封赐他勋衔的献议。

她说,当苏丹依斯干达出任国家元首时,曾主动向郭鹤年提出封赐“丹斯里”勋衔建议,但郭鹤年婉拒了这一美意,坚持不要勋衔。

“我非常尊重郭鹤年,也要邀请他出席登基礼,真希望他可以出席,上次见面时,他都已经89岁了。你知道他是一名事母至孝的人,当年创业时,无论什么商业决定,他都会去咨询母亲,他母亲的故居还在柔佛州呢!”

数理不及格怕被爸爸打

“偷偷签交成绩单”

根据彭亨王室专页,从学前教育到中学,东姑阿兹莎阿米娜都在新山就读,分别是东姑安潘玛丽安幼儿园、苏丹依布拉欣小学及敦法蒂玛中学。

出身柔佛王室世家,东姑阿米娜的童年与成长岁月,并没有比较特别。上幼儿园时,她像一般小女孩执拗闹脾气、上小学时,她会因为好玩而忘了写作业,被老师处罚后回家不敢告诉父王与母后,害怕“像老虎那样凶”的父王再打多几鞭。

“上了中学,我的数理科很差,真的,我很讨厌数理课!”

4943KCK20197181715584035170.JPG

东姑阿兹莎和我们有一样的童年,她考试不及格,怕被爸爸鞭打,就自己偷偷签成绩单。当爸爸问起时,她就说:你已经签了啊,你忘记而已。

她瞪大眼睛,用狰狞的表情来表达她每次数理科不及格后,让她又害怕又羞愧。

“怕被爸爸鞭打,我就自己偷偷签成绩单,当爸爸问起时,我就说:你已经签了啊,你忘记而已。”

除了王室职务,苏丹依斯干达也经营木材生意,她的福建话“吃不完”、“没有钱”、“感谢”,还有她一直强调的“很坏的脏话”,就是和每日往来见面的华裔员工学的。

“以前,刘南辉也是我父亲的朋友和商业伙伴,父亲经营木材生意,学会了很多会计工作。”那时候尚小的元首后,记得刘南辉曾出入王室,和父亲是朋友。

已故丹斯里刘南辉曾任中华工商联合会署理会长、新山中华公会柔佛区华商总会主席,柔佛州河婆同乡会会长及香港河联投资有限公司董事主席。

遗失出生纸 父一句玩笑

家人唤我“唐山来的玲玲”

访谈期间,东姑阿米娜突然刹出一句:“我要问你,什么是tong sua啊?”

记者告诉她,tong sua即中国的统称,也是唐山的地名。

“小时候,我有斗鸡眼的问题,戴起像沈殿霞那种尖角的眼镜来,真的很像华人。有一次,因为遗失了出生纸,父亲就对我说:你是我们在tong sua的垃圾桶里捡回来的,现在你不见了出生纸,我们就得把你一件一件斩了,拿来煮咖哩吃下去,再把你重新生出来。”

“这话吓到我,提心吊胆了好多天啊,你想想因为不见了出生纸,要把我斩了拿来煮咖哩还要吃下去,听了多可怕啊你说是不是?我那时候是哭惨了啊,一直哭一直哭,真怕被煮成咖哩拿来吃啊!”

父亲在她孩提时不经意的一句玩笑,像寻常人家里常常用来恐吓小孩的话,像梦魇般烙在回忆里。

公认相貌像足甄妮

她有个小名,唤玲玲,自家人都知道了这个玩笑后,就唤她“唐山来的玲玲”,“为什么叫玲玲?我小时候戴起眼睛来啊,像足了甄妮!所以便随兴的唤我一个有华人色彩的名字──玲玲。”

彭亨马华领袖这样告诉她,说关丹华社都一致认为,东姑阿兹莎像足了那位唱歌的甄妮,私下都喊她Jenny Tseng,即甄妮的洋名。

为了证明她与甄妮长得神似,她立时掏出手机搜寻照片,“你看,是不是很像?”她找到了甄妮的照片,记者都说:真的好像啊!

与记者聊天不拘王室礼仪

虽然出身王族,但东姑阿米娜不在意记者如何称谓她,也不介意王室礼仪规定她必须用“Beta”等称谓。只要她认定你是聊天对象,卸下心防对你掏心掏肺后,那些“本宫”、“臣妾”都不是她拘谨和在意的。

东姑阿兹莎与其哥哥相同,“我”是她怡然自得的第一人称。

“这可能和我生长环境有关系吧。虽然是王室,但我却是在普通的家庭里成长,我父亲是长子,虽然他凶起来像一头老虎,但他也爱开玩笑,我也爱说话,相反的元首就比较文静,都是我在讲,他静静的听。”

“嘿,要是在古中国,该怎样称呼我啊?”她突然问记者。

记者如实答:“皇后。”

“嗯,皇后。”她跟着念一次。

手机店员叫Kakak

获知是王储妃吓慌了

有眼不识泰山,手机店店员叫她姐姐(Kakak)。

东姑阿米娜分享了她还是彭亨王储妃时,与一名手机店店员从买手机变成朋友的故事。

4943KCK20197181715564035168.JPG

东姑阿兹莎说,Keat在广场里远远看到她,一面喊Kakak一面朝她兴奋的跑来,旁人都好诧异,怎么有人敢喊王储妃是Kakak啊!

“当我还是彭亨王储妃时,我有一名叫Keat的朋友,他是在关丹广场里售卖手机的店员,我的手机都是她为我办理和设置。他不知道我是谁,一直都叫我姐姐(Kakak),姐姐前姐姐后,一直都喊我姐姐。

“有一天,我和郑联科太太一起去广场逛街,Keat远远看见我就高声喊Kakak!一面叫一面跑过来,郑太太很惊讶,谁敢这样喊王储妃啊!”

说起这段往事,东姑阿兹莎心情蛮愉快的,那名喊她Kakak的手机店员,是她与人民建立亲善友好关系的最佳实例。

她说,当Keat很高兴的跑到她跟前时,郑太太问Keat:“你知道她是谁吗?Keat回答,当然认识,她是我的客户,她的手机都是跟我买的啊!”

当郑太太告诉Keat,眼前的Kakak是王储妃时,Keat顿时吓慌了。

“我们笑作一团,我告诉Keat没事,不要紧,我喜欢你喊我Kakak,以后都这样叫我吧。”

4943KCK20197232230184139069.JPG

东姑阿兹莎喜欢亲近人群,举凡校园或非政府组织活动,常看见她亲切的身影。

亲切有礼没王族架子

她说,Keat曾经告诉她,她从未遇到如此亲切、有礼、一点王族架子都没有的客人。

“他说有一位知名人物,买一点东西都要叫他去送货,还要改地点,态度也不好,还是Kakak对我最好了。”

Keat不是唯一可以喊她Kakak的人,记者问:“你想要人民如何称呼您?”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就叫我Kakak,要叫我nenek、popo、nana都可以,所有人都是这样喊我的,没有问题。”

她挪一挪手腕上的玉镯,推一推眼镜,“Keat已经移民去澳洲了,那天他回来时,看到报章报道才知道我已经是元首后,他打电话来恭喜我,说一定要送我一份礼物,在电话里,他还是叫我Kakak。”

不说还不知道,原来曾官拜国安部副部长的拿督胡亚桥,曾是东姑阿米娜的老师。

“到现在我还记得,我远远看到他就会大喊Cikgu!”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她记得很多位恩师的名字,谁教过她谁凶过她都记得。“你们该去访问他。”她这么说。

明日预告:

新山人熟悉的黄亚娇和黄亚福,是同乡也是社会闻人,黄亚福是如何开创他的事业?听元首后细说当年一段甚少人知道的往事。‘叫我姐姐-你不知道的元首后’,下篇带你亲近擅长中餐的第一夫人。

4943KCK2019723237194140226.JPG
彭亨马华领袖告诉东姑阿兹莎,说关丹华社都一致认为她像足了甄妮,私下都喊她Jenny Tseng,即甄妮的洋名。图为她当年在伦敦度假时的照片。
4943KCK2019723237534140227.JPG
年轻时的东姑阿兹莎(左)活跃于社团活动,图为她出席担任要职的制服团体活动时,与成员愉快交谈。
作者 : 许俊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