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27 16:10:00  2090652
退役开班收徒·张崴烽迎新里程
羽球

4618CTC20197271125264208144.jpg
张崴烽在一个月前决定挂拍退役,目前专注自己的羽球学院教球,同时也兼当国羽女单陪练。(照片来源:张崴烽官方脸书)


(吉隆坡27日讯)经过17年的国羽生涯,3年的职业球员生涯,大马男单好手张崴烽宣布退役后的大计,就是先开班收徒,也兼当国羽女单陪练员。

崴烽今早在接受《星洲体育》的访问时表示,他的臀伤困扰好几个月,所以无奈在一个月前就决定挂拍退役;他退役前的最后一场国际赛是今年6月澳洲羽球超级300赛,首圈以两局输给新加坡的骆建佑。

招生无年龄限制

他表示,由于自己已32岁了,即使是臀部没有受伤,最多也只能再打多一至两年,决定退役后的计划,自己先开办属于自己的羽球学院,CWF Badminton Academy,主要是先在吉隆坡一带开班收徒教球,任何年龄都可以联络他,电话是0103357777。

“目前尚未有固定的球场,我正在物色,计划是10至14个球场的羽球馆,以做为自己羽球学院的基地。”

他说,他目前已开始收一些学生,不分年龄,自己会亲自给予球员训练,一旦羽球学院的业务上了轨道,才会聘请助手协助训练。

4618CTC20197271125264208143.jpg
退役后的张崴烽(右一)开办自己的羽球学院,招收吉隆坡一带的学生,不分年龄。(照片来源:张崴烽官方脸书)


17年生涯有荣亦有憾

曾在2015年新加坡东运会夺得男单金牌,崴烽形容这是他打球生涯中最出色的成就之一,毕竟羽球在东运会的竞争强敌尚有印尼和泰国,欲争金牌,任务可说是非常不易。

除了东运金牌,崴烽在两次汤杯赛也留下一点遗憾,尤其是在2014年新德里汤杯决赛圈,大马在决赛中以2比3输给日本,崴烽在第2单打以两局输给桃田贤斗,而刘国伦在定胜负的最后一场男单经3局苦战败给上田拓马。

崴烽表示,2016年昆山汤杯半决赛对丹麦,在2比2后,他打最后一场男单,两局败给对手霍尔斯特,使大马错失晋决赛的机会,也让他羽球生涯中留下另一个遗憾。

兼任国羽女单陪练员

世界排名最高一度攀上第13的崴烽,目前也是国羽女单的陪练员,另一名国羽女单陪练员是张育汉。

他表示,当陪练员,有报到陪练就有收入,这是他退役的收入来源之一。

大马东奥争牌靠混双
男单或奥运后突围

谈到对大马现有男单未来的展望,特别是明年东京奥运,崴烽认为,大马男单目前发展前景还不错,在李宗伟退役后,现有的接班人开始打进国际赛8强。

“但是,这批男单需要更努力取得突破,提升能力,以在未来国际赛争取闯进4强,同时也需要更稳定的表现才行。”

他说,目前大家都为争取明年东京奥运积分而忙,若要看到大马男单在国际大赛如:超级系列赛夺冠,可能要等到明年东京奥运后。

男单男双竞争太激烈

对于大马球员在明年东京奥运争牌的展望,崴烽认为,由于男单的竞争太激烈,大马男单要争牌,虽并非不可能,但是有点难,而且也要看签运而定。

至于其他4项,崴烽认为混双较有机会为大马争牌,尤其是里奥亚军陈炳顺与吴柳莹,是大马争牌的最大希望。

在男双方面,他同样认为竞争非常激烈,有印尼、日本、中国、韩国和丹麦等,大马球员欲争牌任务艰巨,就等先拿下参赛权再说。

他表示,女单和女双也同样非常难,不容易争牌。

4618CTC20197271127264208184.jpg
退役后的张崴烽(左),转换身分担任起教练。(照片来源:张崴烽官方脸书)
作者 : 报道:郑永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2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