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30 08:10:00  2091846
黄振威.我们同在一起
言路

距离欢庆我们的国庆日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国将年满62岁,但讽刺的是,我们当中有一些人继续宣扬种族和宗教,而不是自居大马人并自豪地庆祝。

在与英国人谈判以取得独立时,东姑阿都拉曼带著敦陈祯禄和敦善班丹前往伦敦展开这场命运之旅。

敦陈祯禄是马华的创始人兼第一任总会长,而敦善班丹这是国大党主席。

这个多元种族的团队向英国人展示来自不同族群的人,可以团结在一起并组成一个马来亚团队前往伦敦。

随着这种团结的表现,英国同意将自由归还给马来亚,尽管该联盟(由巫统、马华和国大党组成)管理国家的能力仍然存在疑问。但在60年后,我们已经证明大马人可以维持国家和平,除了1969年的那个污点。

即使国阵在2018年全国大选中落败,我们也可以抬头挺胸地说,竞争者和选民都尊重民主进程,并让权力顺利地过渡。

实际上,我们完全有理由为自己感到骄傲——我们可以向世界表明,尽管国家面临各种困难与挑战,但大马人总是可以表现出极大的耐心、克制和接纳彼此。但我们仍然可以,而且应该做得更好。

但问题是,为了在下次大选中赢得选票,我们是否还需要在60年后强调种族和宗教,为什么有人想大玩这种牌并引发争议呢?

2017年的数据显示,大马人口超过3100万人,其中土著占61.7%(包括马来人和原住民)、华人20.8%、印度人6.2%、其他0.9%、以及非公民10%(居住在大马)。

其中,穆斯林占61.3%、佛教徒19.8%、基督徒9.2%、兴都徒6.3%、儒家、道教、和其他华人传统宗教1.3%、其他宗教0.4%、无宗教信仰0.8%、以及没有注明1%(2010年数据)。

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指出,公共服务委员会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6月,马来人在公共领域中的人数占最多(79.66%)。

“其次是沙巴土著(7.84%)、砂拉越人(5.59%)、印度人(3.21%)、其他种族(1.84%)、华人(1.6%)和原住民(0.25%),”他指出。

再看看我国的160万名公务员大军,《马新社》在2016年的报导指出,时任首相署部长沙希淡说,截至2014年12月,公务员的种族结构如下:78.8% 马来人, 沙巴土著 (6.1%)、砂拉越土著(4.8 %)、华人(5.2%)、印度人(4.1 %)、其他土著(0.3%)以及其他种族(0.7%)。

至于在强大的警队,时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在2016年指出,警队需要更多非马来人加入,因为他们目前只占警队的区区5%,即13万3212人。

“总数中,有80.23% (10万6871人)是马来人,而华人只有区区的1.96% (2615人)、印度人3.16% (4209人)、旁遮普人0.21% (275人)以及其他14.44% (1万9242人),”他告诉国会。

大马陆军、海军和空军也绝大多数都是马来人。

根据一则新闻报道,大马陆军有98.3%的马来人,只有0.2%华人,其中军官占96.2%,但只有区区1.4%是华人。

最重要的事实是,马来人和穆斯林永远不会受到威胁——这只是一个荒谬的假设。但这并无阻巫统、伊斯兰党甚至是土团党的政治家重复提起此事。

土团党名誉主席敦马哈迪促请马来人在土团党下团结起来,并表示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成立越多的马来政党,将会反过来减少马来政党在大选中获胜的几率。

马哈迪进一步说,如今大马有4个马来政党,即土团党、公正党、伊党和巫统,它们都足以为马来议程作出斗争,因此他反对成立更多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

每一个马来人为主的政党都呼吁马来人大团结,给人的印象是这个社群处于危难之中,最好聚集在其中一个政党以捍卫他们的利益,包括落实土著政策。

恐惧根治在马来人的脑海中,而巫统和伊党永远在妖魔化行动党。

现实情况是,华裔人口——马来人之后的第二大种族——将在2030年跌至第三位,排在土著和外籍劳工之后,这是根据2016年的一则报道所披露。

华人的生育率从1957年的平均每个家庭生7.4孩子跌至2015年的平均每个家庭生1.4个孩子,而外籍劳工的人数却急速上升,并威胁华人作为大马第二大种族的地位。

该报导,引用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指出,本地华裔人口从2010年的24.6%及2015年的21.4%,骤降至2030年的19.6%。预计到了2035年,华人的比例将进一步下降至18.9%。

报道指出,首席统计师哈山阿都拉曼博士表示,尽管华裔人口将从现在的660万人增加到2040年的710万人,但与马来人和印度人相比,这一比例在2040年可能下降到18.4%。

基本上,现在的外国人比印度人多,很快地,外国人就会比华人多。

某种情况下,印尼人、孟加拉人、尼泊尔人,罗兴亚人和其他种族人口将增长,而他们的增长将对现有的种族结构产生影响。

我们的政治领袖必须致力于一个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大马,因为我们独特的多元社会,尽管其复杂性,以被证明是这个国家的资产。

大马应该欢庆这种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结构——它不应该仅仅是大马旅游业的品牌。

我们需要我们的领袖在大马人之间灌输一种包容性的方式,如果政治家只希望根据种族和宗教课题来捞取马来人和穆斯林社群的选票,那么我们就会面临灾难性的未来。

我们需要的是维持大马作为多元种族国家,以实现进步和多元种族政治。

大马人不必害怕彼此,反之,应该留心种族主义、极端宗教和贪污的政治家,他们可以是来自各种肤色的人。

大马属于所有不同种族和宗教的人。这是我们的马来西亚。我们都是马来西亚的孩子。

作者 : 黄振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3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