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7-31 16:33:39  2092626
当记者当律师皆因兴趣
有故事的人

2809WKH2019-07-2715641983039594208214.jpg


刘丰山.66岁.怡保人.执业律师

年轻时,我热爱英文写作,有一段时间几乎每月撰稿和提供照片给瑞士日内瓦世界基督教青年会(YMCA)联盟出版的《World Communique》杂志;1993年,英文报章《太阳报》在怡保设立办事处,我成了这家报章在怡保的先驱,开始跑新闻的生涯。

我当时主要报道法庭案件,也有采访政治、社会和意外新闻;当时行动党前主席卡巴星每次到来怡保都会联络我,我们在上庭前,一起在怡保火车站的马来茶档喝拉茶聊天。

国大党前国会下议院副议长维贞德兰11卷性爱录影带法庭案件开审,都是由我采访,他的代表律师是沙菲宜,就是现在替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进行辩护的那位资深律师。

我的其中一则独家新闻是《安娜与国王》在霹雳州拍摄期间,为骑马场面提供马匹的爱尔兰籍练马师遭提控收贿罪名,并轰动一时。

由于对法律产生浓厚兴趣,我在45岁那年选读法律,让我掌握到这门专业。

那时候,我在吉隆坡《星报》集团行政单位担任执行员,每天下班的塞车时段,我便驾车进入马大吃晚餐,接着到图书馆温习到晚上10时才回家;5年后,我终于考取到法律学位,2007年完成实习,但直到2011年放弃宣誓官的工作,我才正式成为执业律师。

2007年起,我转换跑道成为宣誓官,在执行任务上碰到最重大的事情是霹雳州再变天,民联于2008年308大选后执掌霹雳州,由拿督斯里莫哈末尼查出任州务大臣;相隔11个月,民联跨台,国阵重新上台。

尼查针对霹雳州政权和州务大臣职位闹双包一事入禀法庭,我前后共替他签署25项宣誓书,包括提呈高庭、上诉庭和联邦法院的宣誓书,一部分是从原有案件分岔出来的案件。

任职宣誓官4年,我义务帮助许多贫穷家庭签署宣誓书,比如学生报读大学、遗失护照或护照有问题等,甚至遇到买下坟地却弄丢文件的死者家属上门求助。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7-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