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4 16:29:34  2094744
国文课增爪夷文书法·开汇报会回应质疑·教长否认没顾华社担忧
热点
5180WLK2019841638144358720.JPG
马智礼(左二)与各大中文报高层代表,针对爪夷文书法艺术课题展开交流。左一为星洲日报执行总编辑林瑞源。

(吉隆坡4日讯)教育部长马智礼否认教育部在推行爪夷文书法艺术(Seni Khat)课程的事件上,没有顾及华社的情绪和担忧。

他今日在吉隆坡世贸中心(PWTC)的河畔餐馆(Restoran Riverside)向媒体展开汇报会,并以文告方式逐一回应外界针对爪夷文书法艺术课程的质疑时指出,教育部将持续审查教学大纲,确保学生能够与时并进,不仅仅是授予与现在有关、也被教导与未来有关的重要知识。

指爪夷文马来文关联密切

他补充,教育部在2014年的课程修订中引进爪夷文书法艺术的课程的主要原因,是考虑到了爪夷文与马来文的发展历史有着密切的关联。

“马来文除了是国家财富的遗产,也是国家和民族团结的语言,因此必须被分享。”

马智礼强调,作为马来西亚人的教育部长,自己总是对于各种不同的声音和批评保持敏感。

他坦言,能够理解部分华人对于教育部推介爪夷文书法艺术持有怀疑的态度。

指理解华社遇过不好经历

“我们不会责怪华社,因为他们可能在前朝政府的时代经历过一些不好的经验。”

他认为,在这一个非常规的环境中,教育课题往往成为一种政治工具,阻碍人民寻求事实以引入良好政策。

马智礼透露,随着爪夷文书法艺术课程的争议爆发后,自己就立刻指示教育部官员关注民众的意见,并评估这种担忧是否合理。

“我花了一些时间来了解各方所提出的概述,我也很乐意接受几个华社非政府组织代表的拜访,直接听取他们的批评和回应。”

他表示,教育部最高管理层已在上周五召开了会议,并达成决定——即爪夷文书法艺术课程将会继续进行,但却会以不同的方式进行,而非透过教科书教学的方式学习。

马智礼认为,自己召开媒体汇报会也显示出其非常重视华社的情绪。

“如果教育部过去极少向华社进行咨询,那么情况将在我的领导下发生变化。”

赞张念群积极处理华社疑问

马智礼也点名赞扬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积极处理华社所提出的疑问,确保教育部在此课题上能做出更全面的考量。

“华社应该知道,教育部副部长成功说服我们,华社所关注的一些课题是有理由,并且应该加以被考虑的;她在这项课题上做出了根大的贡献。”

马智礼坦言,马来文确实可以透过拉丁文字来进行学习,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废除爪夷文在马来文发展史上的作用。

“否认使用马来语进行的爪夷文是不切实际的,也不会带给我们利益。爪夷文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管我们是否有意识到,在我们生活环境中的许多地方包括国徽和令吉都有爪夷文字的出现。”

马智礼表示,一些人将爪夷文视为是一个与马来文分开的元素,才会认为学习爪夷文将加重学生和教师负担的错误印象。

“因此,政府有责任纠正错误的印象,在考虑到华社背景的情况下,找出最理想的教学方式来改变刻板看法。”

爪夷文书法包含课程评估中

马智礼承认,爪夷文书法艺术学习确实包含在课程评估文件中。

“它应该被包括在内,因为它将成为教学课程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都必须明白,并非所有小学课程及评价标准文件(DSKP)中包含的事项,都必须进行正式的评估。”

他表示,教育部更关注的是,所有族群的新一代马来西亚人都能认识并了解爪夷文的基本知识。

“我们不能继续忽视这个国家宝藏”。

马智礼透露,爪夷文书法艺术的课程目前只会被纳入四年级的马来文课程当中,至于会否被纳入五年级和六年级的教学课程,目前做出评论还为时过早。

“但可以肯定的是,教育部在未来制定政策时,将让更多华社群体包括董总进行参与,以便能拟定最佳的政策。”

马智礼表示,华社经历前朝政府的时代过一些不好的经验,有着“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心态,因此对于新政府的一些政策也因此感到担忧。

然而,马智礼希望各方的真诚合作下,能够消除过去的种种疑虑。

马智礼也证实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早前的言论,教育部将不延续通过书写爪夷文笔画背诵马来成语的政策。

“是的,从观点和教科书的角度来看,这都是正在被观察和改进的东西。”

马智礼曾发文告谈爪夷文课
马智礼文告原文照登:

第一部分(注:文告已在8月2日(周五)发布及见报)

1.教育部已经收到各界对小学四年级学生将从明年开始,在马来文课程学习爪夷文书法艺术课题的反馈。

2.教育部自2014年起便计划透过修订课程,落实爪夷文书法艺术的教学;为了推动这项计划,已经和语言及教育专家展开多次讨论会议,以及对选定学校展开试点研究。

3.爪夷文书法元素,旨在灌输马来文遗产和国家身份的价值。

4.爪夷文书法艺术是学习马来文遗产的重要元素,这与马来文作为国家语文和团结语文的地位一致。

5.这个文字同时也用于国徽、州徽和令吉纸币上。

6.教育部将考虑以更易于理解的教学方法,并且不会对教师和学生的学习造成负担。至于爪夷文语言,则不会进行评估。

7.教育部承诺共同建设对国家遗产拥有共识和扎实知识的马来西亚。

8.虽然教育部将根据计划,继续推行爪夷文书法艺术的介绍,但教育部将持续听取各方的意见,以确保正确政策。

第二部分

问题1:教育部认为爪夷文书法艺术的介绍是有必要的吗?

答:教育部将持续审核教学大纲,确保学生能够与时并进,不仅仅是授予与现在有关、也被教导与未来有关的重要知识。

教育部在2014年的课程修订中,其中一个被认为很重要的修改,就是将爪夷文书法艺术介绍给学生。

教育部的主要考量,是因为爪夷文与马来文的发展历史有着密切的关联,马来文除了是国家财富的遗产,也是国家和民族团结的语言,因此必须被分享。

问题2:教育部被指对于华社的担忧不够敏感?

答:这不是事实。作为马来西亚人的教育部长,我总是对各种不同的声音和批评保持敏感。

我能够理解部分华人对于教育部推介爪夷文书法艺术持有怀疑的态度。我们不会责怪华社,因为他们可能在前朝政府时代经历过不好的经验。在这一个非常规的环境中,教育课题往往成为一种政治工具,阻碍人民寻求事实以引入良好政策。

在这项课题掀起涟漪后,我立刻指示教育部官员收集民众的意见,并评估这种担忧是否合理。我花了一些时间来了解各方所提出的概述,我也很乐意接受几个华社非政府组织代表的拜访,直接听取他们的批评和回应。

最终教育部最高管理层在上周五召开会议,并达成决定——即爪夷文书法艺术课程将会继续推行,但会以不同的方式进行,而非透过教科书教学的方式学习。

我召开这次的媒体汇报会,显示我非常重视华社的情绪;如果教育部过去极少咨询华社,那么这情况将在我的领导下有所变化。

我也必须提及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在此事件中,积极处理华社所提出的疑问,确保教育部在此课题上做出更全面的考量;华社应该知道,教育部副部长成功说服我们,华社所关注的一些课题是有理由的,并且应该加以考虑;她在这项课题上做出了根大的贡献。

问题3: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课程能否帮助学生掌握好马来文?为什么不通过其他方式进行?

答:马来文确实可以透过拉丁文字来学习,但这不意味着可以漠视爪夷文在马来文发展史上的作用。

否认使用马来语进行的爪夷文是不切实际的,也不会带给我们利益。

爪夷文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管我们是否有意识到,我们生活许多地方包括国徽和令吉都有爪夷文字。

问题4:华小生掌握马来文的能力还很低,为什么要用爪夷文书法艺术课程加重他们的负担?

答:一些人将爪夷文视为一个与马来文分开的元素,才会有认为学习爪夷文将加重学生和教师负担的错误印象。

因此,政府有责任纠正错误的印象,在考虑到华社背景的情况下,找出最理想的教学方式来改变刻板看法。”

问题5:爪夷文书法艺术将被纳入课程评估或考试?

答:爪夷文书法艺术学习确实包含在课程评估文件中。它应该被包括在内,因为它将成为教学课程的一部分。但是,我们都必须明白,并非所有小学课程及评价标准文件(DSKP)包含的事项,都必须进行正式的评估。

教育部更关注的是,所有族群的新一代马来西亚人都能认识并了解爪夷文的基本知识。我们不能继续忽视这个国家宝藏。

问题6:爪夷文书法艺术将在五年级和六年级的教学课程中是否会加强扩大学习范围?

答:五年级和六年级的课程纲要还在修订之中,目前做出评论还为时过早。

但可以肯定的是,教育部在未来制定政策时,将让更多华社群体包括董总进行参与,以便能拟定最佳的政策。

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我非常理解华社对于政府决定这项政策的担忧,但我希望各方真诚合作下,能够消除过去的种种疑虑,无需再对草绳感到害怕。

问题7:教育部副部长声称不延续通过书写爪夷文笔画背诵马来成语的政策是否属实?

答:是的,不论是课程纲要和教科书的角度,这些都是在观察和有机会修正的事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