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5 18:18:37  2095501
我们当年的热带雨林
读者投稿

凭《可口的饥饿》的书名,我猜想是本食谱,但看作者简介像是历史回忆录,踏实读完,才知道是一部马来西亚热带雨林冒险记!

抵不过岁月的冲刷,曾经轰轰烈烈的马共历史渐被淡忘。由于缺乏不同切面的记载,这段属于国土的发展史,不甚受新生代的青睐,抑或者被扭曲地诠释。现在终于有一本书,以不重不轻、不偏不倚的气度,把故事再说一遍。

海凡曾参与马共领导的武装部队,后转战雨林13年,部队解散后重归社会。当他决定下笔,把当年山上的生活作息和战事经历,撰写成《可口的饥饿》时,“当年”已悄然沉淀数十载。

11个故事凄凉又诡异

这本书宛如凿穿时光的一眼井,让当年掩埋在热带雨林里不为人知的历史缓缓从井口洇出。俨然那是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但书中最精彩绝伦的,是作者对热带雨林细腻又生动的描绘。如山猪、糜鹿、野芒果、黑熊等皆成为每一篇章的主轴,以对比出游击队在山中的遭遇,形成一种独有的写作特色。书里由11个故事组成,有者凄凉、有者诡异、更多则是苦中作乐。

还有些关于忠诚,把党的目标视为个人使命,把无国哪有家的理想推至超越个人所能承担的,以致于可以把自身的情感和发展流放到最低限度,例如忍痛与父母分离毅然上山,在游击战里受伤而导致终身残疾,至死不渝的战友情谊,无可奈何的儿女情长、行军辛劳等等。

最令我动容的是〈绝唱,在那遥远的地方〉,文中刻画了在巨大的革命奋斗目标下,蝼蚁之诚的成员如何安身立命。被地雷炸断腿的阿翔,因为无法忽视想传承子嗣的内心需求而悄然违反组织上采取避孕的措施,他的新婚之妻春希因此怀孕。然而生下孩子必然为组织带来负担,春希为了不拖累组织而在抉择腹中骨肉去留时面临的纠结与痛苦。在当时生死攸关的环境下,自身尚且难保,更甭提起母爱。

书中也能找到如好莱坞战争电影般的血腥场面:“脚板不在了。断口处泥沙混杂着肉碎血浆,一片糜糊。有一条筋带似的东西垂下来。血,泉眼一样,汩汩地往外冒”。〈工作需求〉里作者亲眼见到与他青梅竹马的林宽,在巡山时误踏地雷把脚掌炸飞。那些地雷,遍布在对敌斗争的分界间,真实版的步步惊心。覆巢之下,岂有完卵,看完这本书你会默默地为那些捐躯的勇士,和幸存但落下残疾的,黯然;历史教会我们和平。

枪林弹雨里也有爱情,只不过炮火下的玫瑰只能含苞,不能绽放。就像〈野芒果〉里,一盅生渍的野芒果,就成了定情信物。他们对生死患难的伴侣格外珍惜,谁知下一刻即阴阳相隔。

就如黎紫书序里说,海凡是唯一有能力去挖掘马共藏粮的仅存硕果,为此,不可不读。


作者 : 嘉慧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