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5 19:23:00  2095533
营业偶像造数据·“不是疯狂,是你们不懂”
娱文热

0684TFN2019851837264379910.jpg

粉丝与偶像之间的故事(下)

报道:黄宝君

照片:受访者提供

粉丝为偶像“出钱又出力”,做的应援很疯狂也很傻,外界的人都会认为“你为偶像付出了那么多,他们知道吗?值得吗?”但在饭圈的心里,只是在做能力范围所及的事,“我不是疯狂,是你们不懂。”

■ 迷妹不好当
饭随偶像自发分工

没在追星的人总觉得迷妹、迷弟很好当,但实情并未如大家想像那么简单。追星有几种方法,支持作品只是基本,再来还有买明星同款穿搭、参加国内外见面会及演唱会等,其他还有更高层次的就是进行应援工作,包括随时更新艺人的相关动态,自发性地翻译韩国媒体报道,或是像字幕组一样翻译影视作品。

0684TFN2019851837104379905.jpg
谁说应援文化只限制于粉丝呢?偶像也会来个反应援,像BTS就在《Boy With Luv》的MV里暗藏给Army(粉丝暱称)的一个大惊喜。

0684TFN2019851837114379906.jpg
这家专门售卖EXO超萌玩偶的店铺位于弘大Artbox楼上6层,想要为“儿子们”买衣服的话到韩国不妨去朝圣喔!

■ 偶像效应
刷流量拼商机

当粉丝应援文化越来越成熟,它也越来越被经纪公司所重视,虽然经纪公司表面上都会公开表示,不要应援,不公开集资,但经纪公司比谁都在意旗下艺人的应援情况。因为这是人气的象征,应援不仅是做给外人看,更是做给业内人士和投资商看,可从侧面证明偶像的流量或商业价值,为偶像赢得更多更好的发展机会。

随着推特、微博数以万计的转发、粉丝铺天盖地的刷口碑、席卷全国各大影院的包场应援活动,粉丝们对于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借力偶像选秀节目的热度,韩国有WANNA ONE、IZ*ONE以及刚出道的X1;中国有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乐华七子Next等新生偶像团体接连推出。由此催生出庞大的粉丝群体,造就了新生代流量的产生。

以韩国的姜丹尼尔为例,韩国新闻以“历代级影响力”为标题来形容他的偶像效应。因第2季《Produce 101》出身的WANNA ONE C位成员姜丹尼尔人气锐不可挡,不仅接连登上各种票选的冠军宝座,连拍摄广告时穿着的服装也能造成抢购风潮,姜丹尼尔强大的商业效益成为当前广告商与大众的最爱。刚推出个人专辑的他,在短短3天内销售量突破40万张,打破历代男女Solo歌手纪录,特别是这些纪录不是由组合创造,因此更令人惊讶,充分发挥了“姜丹尼尔效应”。

另外,偶像应援文化也成为另类商机,如EXO的粉丝为成员们制作的玩偶成为潮流,她们为成员打造出不同形象及动物系列的玩偶,就连成员本人也认证。除了玩偶外,还推出衣服、配饰,甚至搭配巡演设计同款周边系列。粉丝们都会买下玩偶,并带着“儿子”一起去看演唱会、出国旅行等,这让推出玩偶系列的粉丝看准商机,从原本的限量订单,到成功扩展开起实体店,成为粉丝们的旅游朝圣地点。

■ 饭圈的生财之道
自制应援商品套现

长期追星的粉丝,或统称为“前线粉”的站姐(但凡偶像出现的地方都会亲自到场的职业粉丝),他们的专业单反相机所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就是套现的法宝。一位不具名的资深粉丝透露,用图片和视频套现有多种方式:直接出售电子版、冲洗单张照片、集结成册的写真集、日历等自制应援物品。比如自行印刷一本30页的写真集,成本约30令吉一本,却可以卖到60令吉或更高。“他们拍的照片都是稀有资源,重点是这些照片是绝对不会发在微博或网络上的。”

另外,站子也会帮忙粉丝代购专辑或演唱会票,从中收取10至20%的代购费,其他推出的扇子、手机壳等周边产品也是盈利的重要来源。

■关于集资
有卷款逃隐患

粉丝应援层出不穷,据悉,在大马进行巴士应援要耗资约3000令吉,LED广告牌也要至少上万令吉,视地区、人潮聚集点及屏幕大小而定。虽然各大粉丝站都忌讳说出价格,不管投了多少钱,心意最重要。然而这些应援行为并不只是“每个人出点钱”那么简单,里面牵扯到集体的组织纪律、明确的分工合作和高效的执行能力,粉丝非凡的消费力一方面满足着自己追星的体验,同时也助力提高明星的人气、形象及流量。

当然,有越来越多人开始注意到了这里面的“有利可图”,也包括一些身在其中的粉丝们,当然也常发生“携款逃跑”的个案。为此,一些大型粉丝组织的财务制度整体很规范,收支明细基本都做到公开。但无论粉丝经验有多丰富,涉及巨额的资金流动,必然存在隐患,而当“跑路”真正发生时,大多数粉丝除了在网上进行声讨,并无他法。

■ 过份追星的弊病
互撕、管太寛

追星是否会给偶像带来什么困扰?答案是有的。

比如,偶像之间的应援团队常会为番位发生“互撕”情况;再者,壮大的应援团队也可能发生支配经纪公司决定的事件,网上时常看到如鹿晗、火箭少女101、蔡徐坤的后援会粉丝曾发难写信要求更换经纪人、宣传团队、不满公司规划等事件,这反倒可能给偶像发展帮了倒忙。毕竟粉丝的行为,还是由偶像来承担。

另外也有藉着为了“更贴近偶像”为由,喜欢跟踪、偷窥明星私生活,严重影响偶像生活所引起的“私生饭”问题,更是日趋严重。所以,在追星的同时,粉丝不要因盲目而失去理智。

后语;“应援文化”向我们很好地解释了“粉丝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追星这条道路上,抛开正能量与迷恋,只要“能跟他一样”,就令许多粉丝感到满足,最大的满足是在这个过程中看到的自己想要认真做一件事的决心,延伸到现实生活将这份寄托成为自己的“精神粮食”。

0684TFN201985183794379904.jpg
本来属产品生产商或电影公司,为宣传它们旗下新推出市场的商品与电影而刊出的广告,地铁站的广告灯牌已成粉丝应援的另一个渠道。适逢8月7日WANNA ONE成立2周年,虽然团体已经解散,成员们也各奔东西,但有粉丝在弘大9号出口的地铁站买下广告灯牌,写上:“2周年快乐!”

0684TFN2019851837114379907.jpg
姜丹尼尔获悉有粉丝为他举办迷你展览会,私下造访并上传认证照至网上,可见粉丝的心意,艺人其实都知道。

0684TFN201985183794379903.jpg
演唱会上大喊着应援口号,每人手持官方应援棒,让演唱会呈现的灯海,换到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是超普遍的应援工作,图为神话演唱会的橙色的灯海。

作者 : 报道:黄宝君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5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