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6 20:38:41  2095937
钟君胜·爪夷文不可怕,强制学习才可怕
古城

华淡小爪夷文课题掀起的风波,不禁让我想起一名前政坛领袖的谈话:“作为一个政党,所作所为,起码要让党员和支持者能昂起头、挺起胸,光明正大的走在人群间或街道上”。

但是,爪夷文课题发酵至今,执政的民主行动党的立场和处理绩效,有否让它的党员和支持者在众人面前依然昂首挺胸?风光神气?还是成了四方八面谩骂声中的“过街老鼠”,低声下气的人?相信大家心里有把尺。

怡保日前发生一名6届大选都投票支持火箭的华裔家长,因对火箭没有阻止华小四年级国语文科增加爪夷文书法课程,宣泄不满,愤而向火箭万里望州议员服务中心抛掷鸡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写照。

从过去到现在,甚至未来,华社从来没有质疑爪夷文,作为一种文字,它与其他民族文字都一样,爪夷文并不可怕,而是教育部一意孤行,在华淡小国文课本增加爪夷文书法,强制学生学习在他们家长眼中认为缺乏实用价值的爪夷文,这个才让华社觉得可怕。

不然,教育部执意在华小小四马来文科植入爪夷文书法课程,与华社要求选择性学习的意愿,背道而驰,以华社的心思,难免会加重对教育部政策隐议程的疑心。

我是马日丹那国中生,回想在求学时期,每周也有伊斯兰宗教节课,老师也教导爪夷文,不过,在上这个节课时,只有马来学生留在班上,非马来学生则获准移到其他课室上道德教育或其他科目,或呆在图书馆阅读,70年代各族都已懂得互相尊重,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在“开倒车”,到底是官方说了算,还是民心所向至上?

小题大作,站在华族捍卫华文教育立场上,有错吗?我的看法是“错不了”!

大马华教的挑战,无论是争取,还是捍卫,都得追求“小题大作”,才会有希望,才能期望开花结果。

因为,华教在大马起起落落,历尽沧桑,受尽委屈,重重考验和煎熬,让华社看清了一个事实,要捍卫华教体系的完整,享有永恒的母语教育权利,绝不能再全然依赖政治人物,包括当权领袖。过去是如此,今后也依然。

我这么说,并不是政治人物不可信,而是华社维护华教力量更可靠,立场要比政客更坚定。

民族教育,乃一个民族文化的根,没了民族教育,文化的根就逐渐消失,民族精神和特性跟着变质。

讲得清晰些,就是华社对民族教育的重视,更胜于其他,绝对不是凭着“爪夷文只是供作鉴赏”三言两语,就能被打发,让华社动容,相信不疑。

或许初升官职的正副教育部长,天真到忽略了,原来华社在华教斗争史中,秉持着步步为营,稳稳当当的经营心态。

“一日遭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防范心理,就是驱使华社对待华小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爪夷文书法的强制措施,持有坚定反对立场的动力。

虽然说,政治力量是捍卫民族权益的关键,而华文教育能否在我国多元社会绽放异彩,开枝散叶,也得依赖政治这份泉源,然而,事实情况也并非一成不变。

搞政治已不容易,而要在政坛打下江山,更是不简单,要承受折磨、精力付出,还有绞尽脑汁,耍弄厚黑学,贬低政敌,包装自己,诋毁对手,自我美化,搞不好,可能还会吃官司,换来牢狱之灾,所以好不容易挣得高官厚禄的政治人物,又有多少个舍得为了维护民族事业大义而典当官职权势呢?

所以,华文教育的完整体系,终究得由华社挑在肩膀上,华社华团应通过连贯性的组织力量,不平则鸣,把散落的华族呼声和立场,凝聚成巨浪,以一体民族舆论向当权者施压,要求俯顺民意,纠正不公政策,以维护华教发展,促使民族教育兴旺。

敦马说过,竞选宣言不是圣经。此理推论,正副教育部长对华淡小学爪夷文书法课题的承诺,又难道会是“圣经”,亦是“佛经”?

作者 : 锺君胜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6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