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7 07:50:00  2096098
刘惟诚.反送中运动和反爪夷书法
纯粹诚见

香港在6月初出现俗称“反送中”的示威浪潮,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在过去两个月内经历了4场由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在港岛发起的大型示威游行、3场由民间组织在九龙半岛发起的反修例游行、无数次的“不合作运动”和规模较小的示威运动,以及3场分别在元朗、天水围和黄大仙发生的袭击和冲突事件。当然,事情还没有完,而且还越演越烈,其最新进展就是本周一(5日)发动的“全港大三罢”,让运输几乎陷入瘫痪。

香港现在是全球焦点,这一系列示威运动的破坏力和受瞩目程度,堪比2014年的“占领中环运动”和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特首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卢伟聪,无论怎么解释、处理都无法平息民愤。另外,中国已不只一次警告反送中示威者,不要触碰一国两制的底线,中驻港办数天前甚至罕有地,通过视频高调展现驻港解放军的反恐、防暴实力,但也无助压制示威规模的扩大,令北京和港府因“香港问题”而陷入前所未有的政治困局。

由于事件发生在大中华圈,所以我国华社也极其关注,这里有关香港问题的舆论甚至还分裂成“挺港”和“挺中”两派,挺港者指责挺中派为“中华胶”,而挺中者则斥责挺港派为“慕洋犬”,两者一度掀起舆论大混战。

然而,随着我国教育部准备在明年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课纲中,纳入认识爪夷书法的节数,原本密切关注着反送中进展的华社,也很迅速地将焦点移到爪夷书法的议题之上,并且将全部火力对着希盟政府(特别是行动党)猛轰。

这场“爪夷议题”也令华社分裂成“挺爪”和“反爪”。挺爪者觉得这是促进多元文化学习,并指责反爪者小题大做,不事先了解爪夷书法就被害妄想发作,而反爪者则表明这是对政府和教育部的不信任,并斥责支持者天真和意图摧毁母语教育的根基。尽管两者各有说法,但因为与土团党共同执掌教育部的行动党,在议题爆发后无法即时做出令华社满意的解释,其后的副防长刘镇东、副贸消部长张健仁的高姿态解释也让华社反感,进而令反对者声浪仍远远盖过支持者。

就算往日备受华社敬重的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开声,华社也一样不卖帐,其数十年前反对爪夷文纳入华小课纲的新闻也被挖出来,借此声讨他和行动党的立场变化,让原本是教育议题与层面的议题,演变成针对行动党的“专属”议题,就算首相马哈迪和教育部长马智礼出面,也似乎说服不了华社,令争论一发不可收拾。在这个课题上,行动党政要,此刻就和林郑月娥和港府所面对的窘境一样,无论怎么解释和处理,都极难平息民怨,甚至陷入类似的政治困境之中。

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港府的困境,是因为港人积怨的爆发,这股怨气源自于港人对生活费高涨、政治自主权萎缩,以及对中国介入香港政务的疑虑,是股很复杂的情绪,更何况,反送中被定位为港人自治的最后一条防线。

行动党的政治困局,同样也是因为华社积怨的爆发,这股怨气源自于变天后,该党部长和党要在大选前后表现的巨大落差,以及其在内阁中的一系列妥协表现,另外,此议题同样也被华教人士视为母语教育的最后一条防线。

无论是港府还是行动党,当前想要解围,显然是极其困难的。因为就港府来说,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就是其回应反送中者的所有诉求,包括让特首与其团队引咎辞职,而就行动党而言,就是说服内阁撤除或搁置鉴赏爪夷艺术。但是,如果真的这么做,林郑月娥很难向北京交待,而且狼狈下台将意味着其政治前程告终;至于行动党,他们也无法向马来选民交待,甚至给了政敌一个绝妙的机会,加深其在马来社群中“反马来人”的负面形象。

作者 : 刘惟诚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