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7 08:10:00  2096110
郭健平.政党表现与民间感受
路见不平


小时候,家乡所属州议席从1957年开始,就是马华候选人上阵并当选。由于是小地方,代表马华上阵的,都是社区里的名人。

这些州议员中,有教师、有医生、有商人,都是社区里的人。大家耳熟能详,候选人只要被马华中央点将上阵,州议员衔头几乎十拿九稳,所以潜在的候选人为僧多粥少的席位争得面红耳赤也是常有的事。

那个年代,小城里的助选活动,开头带路的也是大家的左邻右舍,或多或少,有人也因为不好意思而把票投给马华。

直到2008年,马华开启了不顺遂的政途。这个州议席,马华勉强的守住了。2013大选,当选区内年轻选民的比例逐渐提升,这个议席马华终于保不住。在2018年的大选,没有意外,马华无法夺下这个席位。

今天马华落得只剩下1个国会议席和2个州议席,总有很多令人省思的地方。马华不是从来没有贡献过。如1993年推动的浮罗交怡计划,确实有提升了人们对教育的醒觉,尤其在乡区。也有很多清贫弟子受过马华的协助。然后每年都持续发生全科A考生无法进入公立大学的医学系等怪诞事件,也有马华教育局和议员们热心协助。

但是,时间久了,马华多做这类的“小事”,反而让华社更生气,因为同样身为人民,华社不是要什么特权,而是要公平。帮助全科A生上诉等年复一年的动作,如果那时在政府内的马华能制度化的争取,每年申请大学的季节时,马华教育局的人根本不用费心力去处理这些事。

这些事马华做得越多,反而让人觉得马华什么都做不到,所以2008年大选后,马华每况愈下。现在当反对党了,人民很生气希盟的一意孤行,但也不见得要转码头支持马华,这个是一个不好的征兆。

X       X      X

不懂是有心还是无意推行爪夷文书法列入四年级课本的希盟政府,又再自己去捅蜜蜂窝。

本来,在“即刻承认统考”变没有戏后,华社又夹在巫统和伊斯兰党持续性的煽风点火马来人和伊斯兰地位被威胁,也有人好心帮政府说好话不要把政府逼得太紧,希盟也要稳住马来票才能继续维持政权等等的论点来安慰自己。但是,爪夷文课题一发酵,对希盟死心的非马来人越来越多。

现在华社反爪夷文教学,已经变相被人炒作成华人反爪夷文,希盟自己自乱阵脚,又做球给巫伊准联盟来插回自己,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爪夷文课题无法灭火,关键的原因在于,出来灭火的人话说多了,听多的人觉得讲的人似乎是在淋油而不是浇水,最后只有越听越生气,无法有助解决问题。

选民把票投给希盟,不是把自己整个人都交给希盟,任由希盟想要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用再去听选民的意见。

行动党把问题归咎于“星洲日报的报道”、“舆论炒作”、“华社敏感”等,根本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让人看到了权力的傲慢。

当初闹得很大的ICERD(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为何政府可以果断的搁置,不让事情持续发酵?希盟确实是在争取马来票有迫切的压力,但不要忘记,开发新客户的成本永远比维护旧客群来得贵。华社义无反顾的支持希盟,也不是欠希盟的。

现在的华社,不见得因为不爽希盟和行动党而会重回马华的怀抱,但是之前选择在下届大选“忍痛继续投希盟的人”,许多人已经不想忍痛了,只是在不想投废票的前提下如何投票,是大家目前最头疼的考量而已。

马华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困,如果时间重新拉回2008年或更早,其实很多事情还是有补救的,但就是一再的低估选民的反弹,才造成今天一届大选不如一届的窘境。

历史会不断重复和复制,是因为人们没有从中学习,也觉得自己可以超越一切,傲慢是恐怖的自我毁灭。

选民投票选希盟,是要看表现,不是要看你们的脸色,这一点希盟要谨记。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