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07 07:40:00  2096146
仄尼里.爪夷文书法不会侵蚀华人身份
本报特约


在多源流学校的马来文科目中纳入爪夷文书法引发了华社的不满。从明年开始,国民型华小和淡小的四年级马来文课中将介绍爪夷文书法艺术。

爪夷文书法的课题遭到了部分行动党领袖和两个华教组织董总和教总的反对。

问题是,为什么华人那么害怕和担心?为什么教育部会遭到反对?即使连行动党内部,他们也在激烈地互相批评。据报道,行动党有138名基层领袖和13名州议员呼吁该党的领袖反对这项政策。

是的,有些人支持但也有人不同意。对于那些不同意的人,他们声称纳入爪夷文书法是试图将爪夷文制度化和政治化。事实上,这不是在非马来人之间进行同化或渗透。他们认为,当华小和淡小的课程纳入这些元素时,会产生许多问题。该组织声称,如果制度化爪夷文,它将损害大马的社会结构。真的是这样吗?

对我来说,这些反对的意见是由于误解和缺乏对爪夷文书法的理解。我们需要时间来解开这些混乱和误解。因此,该部需要解释他们引入的真正目的。事实上,行动党也有责任向华社做出解释。爪夷文书法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并值得所有人骄傲。我认为,这不是想要让非马来人改教,尤其是印度人和华人。

它对其他宗教和文化没有影响。事实上,这对非穆斯林的学生也不会有影响。反之,除了罗马文字之外,它不过是另一种马来文字的形态。这是在保护和维护我国的文化和艺术。必须承认的是,这些文字和书法是阿拉伯文和爪夷文美学和审美的一部分。

最近,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希望父母不要阻止他们的孩子学习爪夷文书法。她说,这只是文字艺术,没有直接触及某宗教的课题或利益。在教育方面,它们是培养优美字体风格的策略和步骤。

“我想有一天,这些孩子能够写得一手好书法,并将其成为收入来源。”她说。我们必须意识到,爪夷文书法是马来文的重要遗产,因此有必要学习,以符合马来文作为国家和团结语言的地位。因此,身为大马公民,有必要向年轻一代介绍和让他们学习,更何况它是马来世界(Nusantara)历史和遗产的一部分。

因此,在评估这个课题时,需要理性和理智且不带任何偏见的态度,这样我们就不会陷入无益处的情绪,因为这样只会产生不必要的焦虑和紧张。

我记得小时候住在甘榜时,很多老一辈的人都会朗诵爪夷文学中的诗歌和散文。他们不是穆斯林,也不是基督徒,他们秉持的是传统的信仰。当时,甘榜里有部分村民是基督徒,有些村民还是信奉传统宗教。

他们认为爪夷只不过是一种不必害怕和担心的文字形式。它是他们阅读和扩展思想的工具。我们都知道在70年代之前,有华人和印度人会阅读爪夷文的《马来前锋报》。他们有皈依伊斯兰吗?反之,在我的甘榜,大多数人在几十年后信奉基督教。这个群体在我的甘榜几乎绝迹。我知道他们因懂得阅读爪夷文而感到骄傲。

它不会侵蚀他们的身分或导致他们的宗教衰落。他们仍然保留本身的信仰和文化。

事实上,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承认他在1969年因内安法令入狱时,在狱中有学习爪夷文。他强调,学习爪夷文不会影响和侵蚀他的华人身份,反之,这帮助他更好的了解大马人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现在是新大马的时候了,我们的人民不会以充满猜疑的眼光来看到事情。对政府来说,我希望所有政策,包括国家教育政策,都应该以最大的智慧来考量,将年轻人、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摆在政治和宗教利益之上。

我们需要摆脱狭隘的种族、民族、文化和宗教。我们不必让我们自己狭隘的思想来判断某些事情。尽管有部分人反对,首相敦马哈迪明确表示会继续这么做,并强调说,部分特定组织反对爪夷文书法是不理智的,而政府从不反对使用其他语言的文字,因为政府相信共享繁荣的政策。事实上,马哈迪表示,在印尼、菲律宾和泰国这些国家,不允许使用其他语言和文字如中文,那些国家只允许他们使用母语,而大马的情况却大不相同。那么,为什么当像中文这样的语言被允许学习的情况下,我们要反对其他语言?

请记住,中文在其他国家如印尼、菲律宾和泰国是不被允许的。各方都需要以清醒的头脑、正确的理解和观点,来评估这些课题,以免造成不必要的紧张和冲突。

希望不会有人试图以不合理的观点和意见来搅局。理想的情况下,不应该从宗教、种族或政治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我们不应该犹豫、担心或更糟糕的是,害怕华人文化和宗教会受到教育部最近的政策而感受到威胁。否则,任何一方都不会受益。我相信,教育部在介绍它们时,已经评估了其对学生的好处而没有任何隐藏议程。意思是,长远来看,它对涉及的学生和国家带来好处。所以,我们需要停止那些困扰和迷惑我们的想像。

作者 : 仄尼里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