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2 07:00:00  2096317
许书简/书的神秘世界
简而不单

3620SWY2019871113414404761.jpg


客人问我,要怎样才能让家里的小孩喜欢看书?其实我是不会回答这类问题的。如果客人问我咖啡要怎么煮、灯或椅子在哪里买、雪糕怎么做、从咖啡馆里的前门到后门、上上下下、每一个器材、每一颗尘、我都会回答。

不过既然客人问了,礼貌上我还是必须回答的。就好像多年前守候在收音机旁听陈峰骂醒一个又一个的听众那样。陈峰也不是心理医生,不也真骂醒了不少人。顺便提一提,一两个月前曾见陈峰大哥和太太在麦田捕手里用餐,久仰大名,却也让我当下支支吾吾,连问一句“食物还可以吗?”都脸色泛红。

回到怎样让家里的小孩喜欢看书这件事,我就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我还在当小孩的时候,起初也不是喜欢看书的。爸爸妈妈喜欢看书,他们也希望我喜欢看书,塞了一本又一本的书给我。我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背诗:“清明时节鱼(雨)分分,路上行人雨(欲)断魂”。当时是死背的,大概连内容都没真正了解过。毕竟我没有许书芹(妹妹)那么幸运,因为许书芹有爸爸写给她的书陪她长大。也许也是那个时候,爸爸看我和弟弟10个字只懂三四个字,根本也不可能读得懂,更不可能从中找到乐趣,求人不如求己,所以到了书芹的时候就干脆给她写书了。

我喜欢看书,是从孤独开始的。从小学四年级起,我转过一次小学一次中学,于是就没有那种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又加上同学们都住在靠近学校的新村里,而我却住在需要搭巴士6个站以外的地方。所以同学们出门去玩时,不可能来到我家门口喊我,我也不可能搭六站车到她们家。

那个时候我为了独霸一个房间,选择睡在书房里。床的后面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书架,书架是爸爸用三夹板自己订的,书架上的书有爸爸妈妈的,也有许多亲戚游子游女寄放的。每天没事做的时候,我从书架的左上方一点一点翻,一直翻到书架的右下方。我大概看遍了所有人的情信、明信片、剪报,霸占了所有人收集的邮票和《儿童乐园》,也把书架里的书,看得懂的和看不懂的都看完。最记得当时有一本书是我怎么看都看不明白的,那就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直到现在,我看到这本书还是不敢拿起来重看,虽然不敢说现在一定看得懂,不过有一些噩梦是怎么挥都无法散去,像一条线,越过去我就无法回到当初倚着书架睡觉的我。

弟弟的年代就不一样,他只把《儿童乐园》看完,网络世界就来了。不过弟弟现在身为红蜻蜓出版社的社长,已经拥有一个乐园的书,看的东西自然也不一样。

我把书架上的书看完的时候,心里最记得的是张大春,我喜欢张大春的文字。接着到了会自己买书来看的时期,才开始了卫斯理之旅和张小娴张曼娟的爱情故事。直到现在追着各种翻译小说和西西、余华、贾平凹、刘震云、毕飞宇、麦家的书,舍不得看完。

然而那个书的神秘世界,从床头的书架开始,在想像力里长大,现在也只能留在心里。


作者 : 许书简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