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0 11:15:00  2096528
医生一句话改变了我
有故事的人

4900MXJ201985199144380294.jpeg
同为巴占治安志愿公会队员的素君与丈夫潘伟全在晚上为邻里间巡逻。她深感幸运的其中一点,是丈夫非常包容她的坏脾气。(图:受访者提供)

医生说,你做什么都没有用的。吃呢?没有用的。运动呢?没有用的。对这个病完全没有帮助。

做什么都没有用,岂不等于等死?早死好过等死,那就想想要用什么方法结束生命吧。但工作时自杀案看得多,割脉吧,好像很痛,跳楼吧,好像死得难看,跳河吧,我怕水。

最重要的,是想到孩子和家人,我实在舍不得他们。

我可以很快打完一篇稿,做记者必须如此。但渐渐发现,左边的尾指和无名指不太爱动,打稿时越来越爱用右手。穿衣扣纽扣时也是。

一天洗脸时,手指在脸上停滞不动,终于才肯去看医生。帕金森症是医生由头到脚检查发现没问题后,让你吃药,吃药后奏效就确诊。

那年我37岁,和先生扛着一头家的责任,还有工作的责任,压到自己喘不过气,还要死命硬撑,每一分每一秒都好像有东西在压着自己,时常不开心,时常哭。

得病后我就想,做人只有两条路,一是结束自己,不要的话剩下一条,就是要活得更好。这个病,我不理会它,但我依然看医生吃药,学习更关心自己的身体。死就死,人人都会死,我不要选择让自己这样快死,因为我情况不至于很惨,我还可以正常生活,为何要死?

以前我只顾把家里打理好、把孩子养好、把工作做好,其实人生里不只是这些东西对吧?念头转了,人生观不同了,我开始学习以前想学的东西,还参与了许多慈善团队,接触正能量的人和东西,自己正能量就越高。甚至我还可以影响身边负面的朋友。做越多这些事,就觉得人生更有意思,这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

我现在偶尔会想起那名医生。如果没有他那句话,我可能还是浑浑噩噩过日子。所以啊,我又觉得我好像要谢谢他。

4900MXJ201985199134380293.jpeg
刘素君·50岁·江沙宁罗人.退休人士


作者 : 麦肖剑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