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3 07:00:00  2097279
【对话专栏】禤素莱/戏猫
文艺春秋

那不知是哪家邻居的猫,棕色虎斑。刚搬进这栋空置了三年的洋房时,它莫测高深的样子,坐于篱笆上远远观察,仿佛我是入侵者。那时候,黄昏到院子窥望罗斯威尔的天空,还会碰见篱笆上另一只黑猫,眼神不怀好意,而且性喜爬树,鬼祟躲在树干分叉处,不意瞥见,总被吓得尖叫,数次以后,它当然就被我轰走了。恐怖片里,黑猫一直是惊悚的角色,若夜里撞见,直难让人喜欢。

棕色虎斑猫,我不知它名字,就索性以中文简单唤它喵喵。喵喵经常在院子出现,院里一棵巨大核桃树,一整街区的松鼠热闹往来,在其上狂欢摘食,喵喵追逐松鼠,像替我守护核桃果实,我不干预,它也就自来自去。

后来丈夫出征,临行除了送上一把枪,搁于床头,还忧心忡忡留下一句:“你若害怕,不妨找只狗作伴!”本来也没有饲养宠物的概念,经此一说,想到大院深宅一人独居,加上听觉障碍,睡下后若有个风吹草动,自己定毫无察觉。是为安全计,故决定领养只狗来,也添添屋里生气。

狗儿进驻以后,喵喵尽显矜持,篱笆外悄悄路过,不再一跃而上翻爬进院。若偶尔立于篱笆外树桩,也采傲慢身姿,任凭新来乍到的狗儿吠个声嘶力竭,它纹丝不动。

我在屋前打理花花草草,不再到后院逐鼠的喵喵,也径自转到前面厮混来了。先是在低矮花丛后,轻声细语试探性喵上几声,引我瞩目,即轻巧现身,来回碰触试探,漂亮的尾巴直直地竖立摇摆,这讨爱的温柔方式,让我心软。知晓我对它友善,后来清晨探我倒成了惯例,静悄悄走在花圃砖道上,喵几声,见我发现它所在,就连剩余那几步都懒得走了,直接翻身倒地,展示肚皮,要我过去揉揉。我也当当心心地,给它舒服揉上几圈。

有一回跪着修剪花草,偶一抬头,见喵喵从右边邻居处出现,以为它会过来找我,可是它却奇怪地看也不看一眼,唤上几声,也没反应,自管自步履急促,笔直前行。我伸长脖子望望,它后面并没有任何人或狗在追逐,经过我屋前草地旁的行人道,也不作稍停,只专注往前匆匆疾走。我再度探头望望,前面也没有什么值得它赶路的动静啊!

猫因何赶路,从此成了谜。它难道还能有个快要迟到的约会?还是它彻夜不归得赶紧回家报到?可是过几天喵喵又来了,依旧在花丛中喵几声,依旧懒洋洋倒地等人揉肚皮,没事人一般。我过去轻轻拍它几下,忍不住无聊地问:猫儿你那天行色匆匆是在赶什么路呀?

猫儿欺狗,或反过来,狗儿欺猫,原就是天敌定律。就那么一个早晨,这两冤家终于隔着玻璃狭路相逢。话说喵喵一如既往在花丛中打滚,我一如既往过去给它揉肚,两者玩得不亦乐乎。撸猫撸得忘我的人,忘了玻璃大门直接放映外头人猫和乐融融的画面,玻璃门内里,那只自以为当家作主的狗儿,瞧见这幕,妒火中烧,一阵狂吠,爪子抓扒着玻璃,发出刺耳刮擦声。撸猫人一惊,这可是赤裸裸的背叛被逮着现行啊!放下喵喵,以为它也得赶紧逃亡,谁知它回头三顾,弄清楚隔着玻璃的天敌根本出不来后,这厮立马打住脚步,就地转身,竟施施然前往迎敌,隔着一米距离,怡然自悦在玻璃门前坐倒,还咪呜咪呜当着狗儿的面,肆无忌惮摊开肚皮唤我揉肚,明明白白的挑衅—— 怎样?你家主儿正服侍着我呢!狗儿一看,越加抓狂。我瞠目结舌之余,却也双手叉腰,哎哎!喵喵你不看狗面也得看人面,你这喵星人是路过的啊!岂敢就登门狂妄欺负起我家汪星人来?!竟还诱我配合演出?

猫之狡猾;狗之憨厚。此即。


作者 : 禤素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