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0 08:10:00  2097856
何俐萍.教育自主的奇想
绵里藏心


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单元(Seni Khat)的风波就像是一面清澈的镜子,照出了政治人物的原有面貌。是是非非,纷纷扰扰,风波岂可能会因为教学从6页减至3页而迅速落幕?

即便教育部长马智礼保证不会纳入评估和考试范围,华人对新政府的信任看来不是短期会轻易挽回,而无庸质疑,行动党是这次风波的最大输家。应对风波的生起,舆轮的质疑,行动党众领袖的表现都一再远远拉开了他们与人民的距离,少了同理,也叫支持者深感失望。

从舆轮到社交媒体,从人联党、马华到民政,都不断有声音在极尽嘲讽95%华人在509作了错误的抉择,如今是悔不当初。当下的局势,从政治到经济都笼罩在低迷的氛围,票投希盟的选民投下的是给自己,给国家一个希望,即便今日回看当初的抉择,我相信很多人都没有所谓的后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无论是好或坏,都得自己承担。

说回正话,风波让行动党背负了极大的压力,从高层到基层,频频有失言者。有者为免说多错多,索性沉默。砂拉越最快明年举行州选,这次的风波让原本信心满满要在来届砂选举夺下执政权的行动党遭逢不小的打击。因为感受到四面八方施予的压力,尤其是华社的反对声浪,矛头都指向行动党作为拥有最多议席的执政党却严重失责,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一度说出了:“把砂拉越华社的心声带入内阁,以及让砂拉越以个案处理,即砂华小有权选择是否教导Khat。”

民间质疑,作为副部长,张健仁凭什么把心声带入内阁?这点,我倒觉得不是什么问题,内阁中自有来自行动党的部长可代作传声筒。倒是他提到要让砂拉越的华小以个案处理,引起我的兴趣,连带有无限想像。

若能以个案处理,意味是走向教育自主的第一步,砂拉越的华小学生不必为该不该学爪夷文书法艺术而苦恼。

有了第一步,还要有第二步,第三步,作为砂拉越子民,我真心期盼“个案处理”不是仅受用在这次的风波,而是为砂拉越作为马来西亚成立的重要伙伴,还予教育自主的权力。

若能教育自主,砂拉越的课本要纳入东马历史的单元,不仅是纳入,更要重点介绍,因为要爱这个国家,就得从认识立足的这片土地开始。

若能教育自主,砂拉越的孩子们该好好认识在犀鸟之乡多达20多个民族,了解他们的文化,学习他们的语言。在学堂开一门认识伊班文/伊班语的课吧,作为砂拉越最大的民族,人数占据近半的人口,我常感叹只会几个诸如makai(吃)、nyirup(喝)、sitek(一张)等等的单词,要尊重彼此的差异,就必须从认识他们的文化,学习他们的语言为起步。

若能教育自主,我期望孩子们不是坐在课室内学习大人们认为是“与时并进”的Java课程,而是每周至少有一堂到两堂课的时间走出户外,认识热带雨林蕴藏的宝藏。孩子们不是从课本认识红毛猩猩,而是走入野生动物保护区,亲眼观察红毛星星如何在茂密的丛林中从这棵树荡到另一棵树;又或者,老师们引领孩子盘腿坐在草地,在寂静的夜里仰望满天星空,感受宇宙何其大。

正当我还沉浸在满怀的期望时,无意间瞥见桌上的报章报道,马智礼回应媒体东马拒绝爪夷文书法教学,冷回一句:“砂沙还在马来西亚内吧”,也硬生生把我踹回现实的世界。政治人物信口开河,你认真就输了!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