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2 07:00:00  2098034
外卖新食代(三)外卖市场,潜藏大商机
周刊专题


5497LTS2019891422464446469.jpg
送餐员这份工作不只是用劳力换取收入,有时还要有幸运女神的眷顾。


科技时代催生了许多新的经济产业平台。只要有手机即可触及到这些商机,若想要分一杯羹,当然不能坐等老天爷赏饭吃,得顺势前进。目前,外卖送餐平台在马来西亚是一门新兴行业,具有庞大发展潜能,从而吸引不少年轻人乘势开创自己的事业,或加入送餐员行列。


想要了解外卖送餐平台的市场潜力,数据不失为一个值得参考的指标。据Acumen Research and Consulting预测,直至2026年,马来西亚网络送餐市场(Online Food Delivery)规模将会达到3.19亿美元(约13.3亿令吉)。

对此,伯乐大学学院商学院院长王琪文博士认为,身处在共享经济底下,只要能为顾客提供更全面服务的公司就可以脱颖而出。虽然我国外卖送餐平台有巨大市场价值,但部分年轻创业者不轻易出手,必定会先评估风险,再决定是否投入这个行业。

他也指,一些有胆量但不谙餐饮业运作的创业者,却会顺势抓紧机会加入,因为意识到这是一股时下潮流,必须赶紧搭上这班车,再边做边学。“从中你就会看到他们在商场上有更高的存活率。”

王琪文常与学生互动,发现拥有优越成绩的学生,凡事都要规划完善,不敢让自己与风险打交道。很多人心里会想,凭自身的成绩理应获得更好的薪资和机会,倘若创业收入会不稳定,多数人都会摇头。

当生活像海浪扑面而来时,人们也会开始想要有更弹性的工作时间,兼职几份工作以赚取更多收入。在科技优势底下,许多人想要挣脱传统工作模式的束缚,转而成为自由工作业者。外卖送餐平台就为低收入年轻人,提供良好的工作机会。

现阶段送餐员或许很抢手,但王琪文质疑,以职业生涯规划而言,送餐员这份工作是否有助于他们培养专业技能和知识,还是变成另一个“送餐机器”。


5497LTS2019891422454446467.JPG
王琪文称外卖平台是提供便利,至于会不会让人变懒,现在没有任何研究验证,但却会让顾客依赖特定的应用程式。



未来,机器会取代人力

近年外卖送餐模式不断创新,中国外卖送餐平台“饿了么”在2018年已有无人机配送模式,从下订单到收到食物的等待时间,已缩短至20分钟。Uber Eats今年也在圣地亚哥测试无人机快餐配送。我国也不例外,6月份在赛城试行无人机送餐服务,并维持3个月左右。

王琪文声称,送餐员可说是欠缺附加价值的工作,极容易被机器取代。现在已有很多企业开始以服务为导向,比方说银行柜台员工,由于已有提款机,柜台员工都尽量减少处理提款事务,转而为顾客提供更多附加价值的服务,例如介绍购买投资基金。

他甚至提到无人机摄影,假设无人机的技术越来越好,操作者只要设定拍摄方向和位置,启动人脸追踪等功能。无人机是否可以取代摄影师的工作?“唯一无人机不能做的就是与顾客互动。”


5497LTS2019891422474446472.jpg



5497LTS2019891422474446471.jpg

Uber Eats无人机不会将餐点直接送到顾客的办公室或住家,而是把食物送到指定的降落位置,再由送餐员把餐点取下,送到顾客手中。



送餐平台改变餐饮业模式


外卖送餐平台会不会改变我国餐饮业者的商业模式,即逐渐缩小店铺面积,转型把主力放在外卖服务?

王琪文不否认这个可能,并鼓励餐饮业者权衡科技所带来的便利,考量餐馆的位置、人潮流量,再去制定合适的商业方案。然而,餐饮业是一个非常独特的领域,有时餐馆的人气和设计装潢会让人们甘愿排队上门消费。

至于个人住家的厨房会不会被“冷落”,王琪文倒不认为,毕竟亚洲家庭还是很注重饮食文化,只要有家庭成员想煮,自然会保留厨房“神圣”的位置。然而,城市的土地资源越来越少,许多公寓林立,住家面积逐渐缩减,厨房空间亦连带影响。

“年轻一代还是想煮的,也有人去报读烹饪课程。”他笑道,使用外卖送餐平台的消费群体还是以上班族居多,毕竟外卖费用不便宜。

当问及外卖送餐平台能不能为家庭主妇或自由业者带来商机,他认同可以打造一个社区送餐服务,但对方没有任何餐饮商业执照或食品管控的标准作业程序,大型的外卖平台为了顾虑食品卫生和品质,多数会婉拒。

如果一旦要接纳家庭式的菜肴,外卖平台必须要教育和提供帮助,确保顾客的健康安全。同时平台也要承担一些风险,例如对方病倒就没有任何替代人选。

5497LTS2019891422464446470.jpg
大马Average Drone私人有限公司与Futurise大楼合作,6月份在Futurise大楼的方圆两公里内,用无人机送食物。目前,无人机送餐计划为期3个月,之后再决定是否要继续。


零工经济时代,重新定义职业


网络上常有人会说外卖让人变得更懒和宅,王琪文则称外卖平台是提供便利,“至于会不会让人变懒,现在没有任何研究验证。然而却会让顾客依赖特定的应用程式。”他补充,当人们习惯用谷歌搜索资料、Waze地图,无形中也降低了自己的决策能力。

如今全球迎来“零工经济”(Gig Economy)时代,越来越多自由业者和兼职人员出现,尤其新生代对工作有自己的定义,想要摆脱传统工作的束缚,转而拥有更多自主的时间,调整生活的步伐。

王琪文认为这个趋势已经慢慢改变年轻人的价值观,未来公司极有可能只聘请几位固定员工,大部分工作会雇用自由业者或外包给其他单位负责。

“零工经济”为想赚取额外收入的人提供了管道,只要有网络,都可以为其他国家的顾客提供服务。话虽如此,但竞争力也会随着飙升,这些零工平台也是一片红海,为了得到工作,对手有可能愿意以更低薪水接下任务。

创业也会有竞争对手,王琪文认为现在的大专生毕业后,不会这么快想要创业。首先一定会累积工作经验,谨慎行事,“我们与中国人的思维不同,由于人口庞大,竞争非常激烈,中国的年轻人只能想办法突围而出。”

其二,进入商界需要很大的勇气。据他观察,现今政府、私人企业或单位提供很多咨询和帮助,让很多人轻易拿到创投基金,无形中也令不少年轻人错觉认为,创业这件事没有难度,忽略了背后的各种细节,提高失败的几率。

无可厚非,也有投资者相中年轻一代的创意思维,毕竟对方出生在网络时代,知道如何释放网络的影响力。“所以投资者未必投资在点子,有时是投资在创办人身上。他们认为对方是可信和可靠的人。”他说,然而有多少比例的人可以获得投资者青睐?



后记:用生命在赚钱

上两周,开车回家途中,路上碰巧遇到一名驾摩哆的送餐员。只见他头盔镜片罩着脸部,左手不断将面包往嘴里送,右手紧握着油门保持一致的车速。不过几秒后,他似乎看到我的车子,迅速将面包推进嘴里,左手握着手把,加速超越我。

我坐在车内就想到送餐员尤索夫,这不只是用劳力换取收入的工作,有时还要有幸运女神的眷顾。为了赚取优渥收入,他们都在摩哆上解决三餐,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颇为考验体力和精神,有时还要冒着人身安全,以最快速度将餐点送到顾客手中。日后若想点外卖,不妨就多些体谅。


作者 : 林德成、苏长国(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