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1 07:20:00  2098308
陈日佳.媒体监督警权和警方执法的重要性
天马行空

很多人第一次来英国看到街上的巡逻警察不配枪时大吃一惊。

是的。英国并不是世界十大安全国家之一,排名甚至比马来西亚还要低。英国警察必须要经过特别训练成为“授权枪械警察”后,才能在特定任务时携带枪械。

英国自1837年成立第一支警队以来,一直都秉持在监督而并非使用武力的情况下执行任务。警方执勤时所使用的武力受多项法令限制,包括1984年警察和刑事证据法、1998年人权法令和普通法。因此即使警察在执行任务时使用武力不当而导致他人丧命,警察就必须负起刑事责任。去年,一名曾经在1970年代北爱尔兰冲突中枪杀示威民众的警察就被定罪。

纵使近年来英国发生多宗恐袭和严重罪案,越来越多民众要求警方佩戴枪械执勤。但是根据2017年一项警察联合会的调查访问,高达7成的警员不想携带枪械执勤,并认为这会削弱人民对警队的信任。

在其他国家,警权和人权一直都存在争议,既没有标准也难以衡量。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自己生活在“警察国度”里,凡事受监视或时时提防身边人,终日提心吊胆。但是过量的人权也会失去社会秩序,陷入不安。所以在绝大多数国家,新闻媒体所扮演的第四权制衡力量还包括了监督警权。在英美等西方国家,除了每年由中立机关所公布的警方报告以外,媒体还经常通过自由资讯法令要求警方或是政府提供不受机密法令所限制的消息。

换句话说,警察需要取信于民来执行任务,但是这个威严和信任必须来自警队的专业素质和法律制衡,而并非来自随身枪械,更不是靠任何政府的“强力支持”!

我之所以提出“警察必须取信于民”是因为一直以来被视为亚洲最优秀的香港警察已经因为6月至今的示威集会活动而陷入威信的危机。

媒体和科技的应用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人清清楚楚看到这一次的示威活动情况。每次的集会或是示威活动,香港必定会由最少5家媒体进行无中断现场直播。而更有网络科技达人把所有的现场转播集合在一个网页,人们可以同时观看6个媒体在不同场地的现场转播! 所以警察的执法方式可说是一览无遗。

回顾过去一个半月的香港“反送中”活动,其实在刚开始时警察还获得很多市民的支持;尤其是在20国集团大阪峰会前,警方应付有关示威的活动还相当克制。

但是整起事件因为7月21日的元朗恐袭而逆转。当时,白衣人在元朗地铁站无差别攻击路人和地铁使用者。人们不仅报警不受理,甚至过后出现警察与施暴的白衣人聊天的画面,虽然犯案者的样貌和资料在网络上已经流传,唯警方至今所拘捕的人数远远不及犯案者的数目。虽然警方一度辩称人手不足,但是仍然无法取信于民。

在不少的示威活动中,我们也清楚看到现场采访的记者是这场示威的最主要受害者。他们在采访的时候不仅面对警察的辱骂和强光照射,甚至还受催泪弹、胡椒喷雾和警方推撞。在星期一晚上,甚至《大公报》的记者被警察射伤,另外一名记者则被警察压制在路面上拘捕。

在多场示威中,媒体清楚拍摄到警察不仅从高往低处攻击示威群众,不理会周围的居住情况发射催泪弹,甚至是以逾期的催泪弹对付民众,引发了不少人质疑警察专业。

香港是一个高楼大厦密集的城市,某些公寓与公寓之间的距离甚至不超过50公尺。在这种狭窄空间的催泪烟不容易散去;即使是关闭了门窗,还是会对市民造成影响。所以有媒体拍摄到市民因为两岁的小孩哭个不停而怒骂警方,也有媒体拍摄到一家三个小孩在电梯内因为受催泪烟影响痛哭!

这一种情况使得普通市民对警方的信任度更进一步下跌。以沙田为例,警方在沙田车站的行动消息在网络群组散发了出去后,一大群身穿短裤拖鞋的街坊即刻到公寓下与警察对峙。这种做法在日后多处的示威重演,也让示威者得以用游击战术面对警方封锁。当警方的支援抵达时,示威者也已经在另外一个地方聚集和封路。

而以“购买镭射笔作为攻击性武器”为由拘捕浸大学生会主席更让警方的专业形象一落千丈。也难怪香港警方目前敲锣打鼓找公关公司提供顾问服务与培训。

从香港这一次的示威活动,我们清楚看到媒体监督与制衡警权的重要性。我国很多媒体人在过去积极争取自己的专业权益,如今却选择忽视香港媒体人执行任务时所受到的伤害,实在令人遗憾!

作者 : 陈日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