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2 16:41:36  2099187
黄梓清‧政治凌驾教育走上灭亡
大新闻笔

今天希盟政府的方向,定位还是搞不清楚。最可叹的是一些政客,他们明知是死路一条,但是就是要通过教育,洗脑来改变下一代的想法,并企图暗渡陈仓。

大马如今正在磋跎中沉沦,因为无论是朝野政客,对政治权力的追逐已经混淆了是非对错,巅覆了社会的核心价值,也违反政治精神。

政府有责任办好教育,因为这不仅涉及每个国民的受教权,也关乎国家的兴衰,如果教育濒临崩败或是素质低落,国家未来数十年,就会付出竞争力衰退的重大代价,也会冲击与牺牲全体国民的教育权益。

教育改革必须从各种角度出发,包括提高人力素质、整合国民团结,同时兼具人文素养,通过教育改革方案来提升青年明辨是非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政治操弄不可凌驾于教育之上,不论长期教育成效,只论短期政治利益,将教育当成政治来办,只会让我国教育停滞不前。

政治本不该介入教育课程纲要的订定,许多人都认为必须废除由官来定课程标准方能避免洗脑,然而这说法都是很天真,因为教育本就是政客的主要工具,借此来赢得选票。教育不是政治的工具,政府应要培养孩子面对未来的能力,而不是把政客想要的东西加诸在他们身上。

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教材修订,在华社及印裔社会引起极大争议,是因为其修订存在严重的导向问题,反对者担忧将爪夷文字书法艺术加入国文课本,是伊斯兰化的征兆,有关修订是正把伊斯兰的相关内容编订入教材,这种编订已经涉嫌违“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大原则。

华社一直在担忧政客会将伊斯兰教育推广入华小,只要下一代的思想被同化,就能慢慢落实单元教育,若未来真是如此,打开此缺口的人,就是千古罪人,即便历史课里不会记载此事,但在华社的野史内,他们必会背负骂名。

修订课纲应回归教育主体,不可让政治意识形态凌驾教育专业,从政者不应在教育课题上注入种族或宗教色彩,把教育强行政治化,只是在自设地雷,最终国家、莘莘学子和政客皆是输家。

(作者为本报记者)

作者 : 黄梓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2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