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4 06:22:00  2099494
【逆旅人】鬼火/沈明信
星云



摄影/张荣钦



朋友计划到苏门答腊爬火山,临行之前看新闻,这座火山刚好爆发,浓烟滚滚,于是原定的计划告吹。马来西亚没有火山,然而,火山却在我们不远之处。我想到印尼爬火山很久了,却也总是想想而已。

人生第一次与火山相遇,却是远在天边的夏威夷。当年到美国洛杉矶参加一个青年会议,中途在夏威夷转机,于是逗留了几天,见识一下闻名已久的夏威夷。

当然没有电视画面美女跳草裙舞的浪漫风情,夏威夷真的不是适合穷游的地方,一眼望去,首府檀香山所在的欧胡岛(Oahu)其实与马来西亚的气候、街景相差不远,若真要一览太平洋绿波之中的山峦景色,最佳的途径是乘直升机到其他岛屿。在这里,富游和穷游是一道不可逾矩的长城,你荷包里有多少美金,就决定了你的旅游品质。

无论如何,来到夏威夷,火山和海滩还是得去看看。火山国家公园的告示牌林立,万千叮嘱游客小心。一路上都有阶梯扶栏,走过一大片黑色、早已干固的熔岩,就被告知不能再靠近了。不远之处,一股股白烟从地底直冒上来,燠热难当。

虽是奇景,但仍不足以撼人。此时一旁的工作人员大声嚷嚷,让我们拿着望远镜远眺,只见远处一个山头,有一小截火红的熔岩在汩汩蠕动,这就算是目击了这地貌奇景了。

我们去的一处沙滩寂寂,整齐干净得很,同行的当地友人告知,夏威夷原本只有岩滩、没有沙滩,这里的沙子,都是政府大手笔从北方的阿拉斯加运过来的,听了我的嘴巴快合不拢,真的是一个人造的天堂!

友人来自关岛,到此念书的他语带不屑:“都说夏威夷的风景美,关岛才是真正的美!每天日出、日落时分,那海面上尽是红的、黄的、蓝的、绿的,各种奇幻的颜色。夏威夷的海滩,就只能来这里晒晒太阳。”

这扇窗,给了你这样一个世界

结束了海滩之行,我们到邻近的一家酒店去探访一位台湾阿伯。阿伯原是军人,退伍后经商致富,老了独自一人在岛上生活。他长期租下酒店的房间,当成自己的家,这样豪阔的方式我之前还未想过。“很方便嘛,每天会有房务人员来打扫。”

为了欢迎我们的到来,他打开窗户,让海风和阳光透过阳台进来。我没有从窗口看到蔚蓝的太平洋,只看到毒热的沙滩、凌乱的棕榈树和四处奔跑尖叫的游人。阿伯力邀我们品题他的人生,他收集了上百个徽章,还有各式各样的酒,装在精致的玻璃瓶里泛着琥珀光。

“这每一个徽章,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他的声音一下子飘得好远,看似要追溯到国共内战那一段沧桑往事。又问我们:“要喝酒吗?我这里有很多酒,来喝一杯。”我们摇了摇头。

阿伯的生活,按很多人的标准,应该是好得无从挑剔,长年住在檀香山旅游区的一家酒店里,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欢乐的假日。只是我们不敢开口问:他的家人在哪里,他的归期在几时,怕这样一问,会问出一颗寂寞的眼泪。

长日将尽,每天对着这样一扇窗,看到的,会不会只是阿拉斯加的沙子?

“你们那里,也有火山,也有这样漂亮的海滩吗?”我想了想回答,马来群岛不缺海滩和火山,也许,没有这里的漂亮。但是,据说,东爪哇有一座伊真火山,它的火山口是由多个小火山组成,宽达20公里。游人可以深入火山坑内,看见火山湖,还有神秘的蓝色火光,俗称“鬼火”。这火,其实是硫磺在空气中燃烧时,所发出的蓝色火焰。

此地可说是炼狱的入口。当地的青年壮丁为了生计,不惜冒险到火山口采硫磺。在贫困、落后的山区里,矿工们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用最简单的工具开采硫磺,每天吸入呛鼻的毒气,导致他们平均活不过30岁。

我说:“一向听说有鬼,没有看过真正的鬼;也许有机会,想深入地底秘境,去看看真实存在的鬼火。”说罢大家无语。

耳畔响起一阵夏威夷慵懒的节奏,这歌或来自设备齐全的录音室、或来自五光十色的表演剧场,试问哪一段、哪一节出自于这个岛屿的灵魂呼唤,而非谄媚游人?

我在烟波浩瀚的海洋寻觅着,引领着我下一个旅程的,却是近在咫尺那一团狂放不羁的鬼火,熊熊燃着。

作者 : 沈明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