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3 14:00:00  2099498
【花踪回响】花踪15 回响翩翩
星云




01/回应灵魂震动鼓团改编《野猪渡河》的表演──〈慎林〉

文◆张贵兴(第15届花踪文学奖马华文学大奖得主)

很棒。它用了伊班音乐和日本童谣〈笼中鸟〉的音乐,都是小说里有的音乐。还有最后的鸟叫声,也和最后一章相呼应。开始时的锌片,也是书里常见的物事。我觉得它很有战鼓的气势,令我联想到黑泽明的电影《七武士》。

02/灵魂震动鼓团的表演能量

文◆郭朝河

花踪已建立了一个品牌。文学颁奖礼之余,也是个精彩的艺术表演平台。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灵魂震动鼓团的表演。这个团创立不算久,只有5年,但表演质量竟出奇地高。

昨晚配合马华文学大奖《野猪渡河》的章节表演(话说我好喜欢张贵兴幽默的仗义谦让),鼓阵不算创新,乐器搭配的惊喜度也追不上手集团。但我喜欢的是团员的表演能量。每个人看起来都像是中学生,却有种初生之犊的无畏感,无论敲击或移动,迅速利落,动线好美。

身为敲击团体,很多人重视的是力道,我看重的偏是柔软度。假如团员在磨练手劲之余,还懂得提升整个身体的协调度的话,这就能验证艺术团见微知著的厉害地方。

其他表演方面,杨雁雁的串场表演的确画龙点睛,她的演技搭配脚本的编写,的确也为过往较平实的颁奖流程推至新的高度。学长裕全与雁霞的喜感演出,颠覆文人较严肃且单杠的形象,让颁奖礼变成更好玩。

美中不足的是,或许是音乐问题,或接洽时仓促,加上许多团员很新,共享空间的表演水准不复以往。看得出大家已尽力,然视觉上有点吃力。

沙画也是另一种遗憾。沙粒的生硬,变动的缓慢,加上投射技术出现问题,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清楚呈现手掌的沙画表演。幸好不影响整个最大奖颁发流程,董桥老师一上台,所有憾事都不值得一提了。

辛苦了所有筹委,主持人嘉荣学长也维持高水准的风趣,整场流程很顺畅,〈花踪之歌〉依旧沸腾荡漾。也恭喜得奖者,尤其是菀君,尽管她对自己的要求还是不满意。


03/下一届给自己攒张票

文◆王筠婷

更多的时候,文学(或花踪)对我来说,是承诺。

上一届我承诺我侄子,我会努力的写,给他们攒张入门票看表演。两年后物转星移,我有努力的写,散文是小说也有,我始终没入围,他们始终没陪我,但我还是给自己攒票看表演,不是通过入围者身分。(谢谢那位愿意当一天音乐家——柴可夫的阿虫。)

表演依然很好看,逢农历七月,剧本玩黑色幽默,杨雁雁把骨灰级的诗人、散文、小说家都“叫”出来,她(误)仿若上身(误)的精湛演出,点出这些已经上了神台供膜拜的先人不过有他/她最接地气的真实面:李白化身酒鬼你不懂他什么时候是清醒的写诗。张爱玲不过是个神经兮兮疑神疑鬼的独居女人(她竟然调侃我老弟!:D)。三毛这个“西奶”最惊悚,一边洗衣一边好像跟你串门子的聊天,她那一句:“依我说,该留长发,遮住视野,那你看世界就不清不楚了……”像极贞子,诡异得我一阵疙瘩。我不禁想,下一届,他们能玩什么花样出来呢?

我努力写好不好?下一届给自己攒张票?这一次,我对自己承诺。

人一得了奖就会有期待,有期待就有得失心。12届花踪之前没那么强烈,这3届,尤其是没入围的这两次,上一回失落感最甚。这一次,我只在踏进会场听见四重奏的那一刻闪过一丝,就一丝失落。我还转头对虫说:eh,我有一丝的失落咧。但是这一次,我学会了祝福,由衷的祝福每一个入围者,由衷的感到高兴。Eh,我们一起给马来西亚写故事好不好?

04/一个心灵满足的夜晚

文◆Loke Wan Heng

又一届的马华文学盛宴,又一次看到好多本地著名作家。

这一次花踪在国家文化宫举办,整个会场格调高雅气派。节目的安排看得出主办单位花了很多心思,处处有惊喜,尤其是今年的“特别来宾” ──李白、三毛与张爱玲的出场,让我乐得不行。而一连串的舞蹈表演更是我到目前看过的最精彩舒服的舞蹈表演,开场时象征水流与海浪的舞蹈,非常精彩,借喻花踪的“海水到处有华人,华人到处有花踪”的一个文化意念。

另外,颁发报告文学奖的是《像我这样的一个记者》的房慧真!秉承做报告文学的严谨精神,由于所有入围作品都有一定的瑕疵,评审团决定首奖从缺!

很高兴能赶上最后一分钟拿到票,又一次满足了藏在心里的那一个文青自己。一个心灵满足的夜晚。


05/三八一下

文◆邢诒旺(马华新诗组复审)

1. 这一届花踪,有幸担任新诗组复审,多了一份历练。

2. 参赛作品中赫然有一篇组诗叫做〈盐〉,和我的短诗集同名(盐是很古老的象征,辛波斯卡好像也有一本《盐》,痖弦的〈盐〉是中文散文诗的典范)。复审会议中大家还笑说:以为是我参赛。这篇作品是三票一致通过复审的,虽然都不是评审的首选。能够获奖,可见是作品本身的说服力。

3. 我本身预测的前两名都没有获奖(其中一篇是两个复审的首选;另一篇只获一票,是我替其分析推荐,获复审们同意)。所以,再次看到这一种比赛的主观性。

4. 我猜想获奖的〈盐〉是年轻作者的作品,并为此有点尴尬和窃喜,毕竟自己的写作看来有了创新的回应(当然也可能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对文学奖和马华现代诗影响更大的我想是育陶的魔幻写实,几篇入围作品看起来都有他的影响痕迹)。事实上,由于作品在评审过程中是匿名的,我根本没看出哪一篇是谁写的。入围名单公布以后我才捏了一把冷汗,原来有这么多大咖。我也很高兴地发现心中的两个首选都是我平时喜欢的作者,看不出是他们的作品,我想是因为他们的参赛作品有着我所陌生的创意。(当然也可能是我的嗅觉有问题,咦)。没得奖,虽然可惜,但是我想这并不是“输”了,只是评审另有所好,或客观一点说,是一种历经集体审美的结果。身为文学创作者,我想我们可以把比赛结果视为一种对照或参考,但一定要有信心和保持创新,继续探索心灵的美感。(哎,又不是我参赛,酱三八做么)。


06/Happy Go Lucky

文◆蓝海伦(颁奖典礼客串演出)

虽然我与杜君宁老师(编按:〈花踪之歌〉演唱者)在文化宫化妆室的相处只有短短两天,但感觉一起经历许多。

Full dress彩排的时候,我们都忘了带齐化妆品,于是只好把两个人身上所有能上色的化妆品都搜出来,想尽办法让自己看起来上过妆。

因为排在后面,有时候等了大半天都轮不到我们,所以两个人在“等”中作乐。杜老师亲切又平易近人,更多时候我会用“可爱”来形容她。她爱笑,乐观善良,脾气好。喜欢和你分享一些好笑的事,一边说一边笑,然后你会被她逗乐。

第一次听见她唱〈花踪之歌〉是录音,听得我全身鸡皮疙瘩,眼眶有泪,真的很好听。然而她说录音的时候状态不太好,那时候她都在生病,喉咙还有痰。

在冷到要穿羽绒的文化宫等彩排,她十分担心自己的表现,尽管如此她依然点炸鸡、炸香蕉,“刻意去戒食,反而更压力,更不好!”生病的时候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反而很快好起来。(超认同!)

杜老师还真是一个happy go lucky的人啊!这一点我们很相似。果然,真正演出的时候,她的歌声震撼全场,大家都赞不绝口。

我又再次眼眶有泪了。

07/司仪陈嘉荣表现精彩

文◆庄若(马华散文组入围者)

每次花踪观礼,我最怕的是文娱表演,这一回司仪陈嘉荣表现精彩,亦庄亦谐。舞蹈我不会评(只见举手划脚转呵转呵转呵走几圈转呵转呵转呵转呵转)。杨雁雁扮李白(诗),三毛(散文),张爱玲(小说)表演得很好,但内容我还是避之大吉(我上了两次厕所,最后借尿遁)。

不过,比起国人对爪夷文的Bad taste又不算什么了。


08/文学桥上遇董桥 化宫内觅花踪

文◆慕容翾飞

文学桥上遇董桥,文化宫内觅花踪。这个周末不闲空,在熙来攘往的车龙中,除了白天进宫见董公,晚上还要回宫赏花踪,一群文人爱花之心切,可见一斑。

和几位深耕诗歌班的同学结伴入宫觐见第15届花踪世界华文文学奖得主——董桥。听董公主讲“调理中文写作的三味补药”——博读、壮胆和冷静。创作的经脉需要冷静调理,写文章不该是为了讨好读者,必须多读安静的文章,更要说真话;文字功力除了靠博览群书,还要放眼看世界;相信自己的经验,方可造就自己的文章……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感恩董公千里迢迢来马,为所有的写作人进补,也让读者们日后更有福。

入夜后,国家文化宫星光熠熠,繁花更锦簇,海内外的文人墨客蜂拥而至,蝶舞蹁跹,其中并不乏摘花者,但更多的是赏花爱花之人。今夜难得一见众多慕名已久的大神们纷纷浮出脸书,我有幸置身在其中,亲睹花开盛容,惟可惜只敢在远处观望,不敢冒昧亲泽芳容。

第15届花踪文学奖颁奖典礼上,除了有妙语如珠的陈嘉荣主播主持大局,间中还有视后杨雁雁一人分饰三角——李白、三毛和张爱玲穿越古今,二人双双语带诙谐,出尽奇招,再加上历届花踪大神许裕全老师下凡领舞献艺,不得不说今年的花踪盛宴别出心裁,颇有惊喜。恭喜所有获奖与入围的作家和诗人老师们。花踪之夜,每一朵花开,都值得喝彩。


作者 : 梁靖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