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4 07:00:00  2099586
活着/许沁湄(吉隆坡)
星云

“哔——哔——哔——哔——”日复一日规律的机器声一如往常地麻痹人的神经。他看着天花板。是在看吗?还是只是睁着眼睛?她不确定。

“跟他说话都没什么反应,他还认得我们吗?”他的女儿问。“不确定,可多跟他说些话,对他总会有好处的。”她说。她真的不确定。随着他在加护病房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他醒着的时间越来越少。就算是醒着的,给予的反应也越来越少。他的身体因为长期卧床而浮肿。他的手脚因为药物针管而满是淤青。他全身上下里外连接着大大小小的管子。喝牛奶有鼻胃管。排尿有导尿管。连呼吸,他都没法靠自己。长长的管子,从他脖子上的气切造口,连接着呼吸器。

他有多久没说过话了?他有多久没靠自己的力量移动自己的手脚了?他有多久没从床上坐起来了?

他有多久,没看到阳光了?病房里不曾间断的哔哔声,一点一滴地在侵蚀他的意志。如果,他还有意志的话。

什么是有尊严地死

他的妻子每天都来看他,几乎每天都哭。“我不该逼他开刀的,医生明明就说只有5%的风险……他本来都没什么事的,不做手术可能还能多活几年,就算忽然在家里心脏病发也就一了百了了。现在这样,生不生,死不死的……我为什么要让他受这种罪?”她每天都对她重复同样的话。她能理解她的懊悔。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很多事情其实很难说。就算他没做心脏手术,如果忽然在家里心脏病发了,很有可能也不会当场死亡,很有可能也会导致跟现在相同的结果。命运这种事真的很难说。

她想到她的曾祖父。她的曾祖父一生活到七十多岁都没看过医生,有一天喝咖啡喝着喝着,就忽然没了气息。真让人羡慕,她常常忍不住这么想。这就是人们所谓的命好吧?一生没病没痛然后毫无痛苦地离开了。可是真的没病没痛,还是只是在隐忍着,忽略着身体给自己的各种警讯?

她有一个病人,80岁了,能走能动,除了膝盖偶尔会痛之外也没什么毛病,在某次例常身体检查时发现自己胰脏相关的肿瘤标志物升高,就一直担心自己有胰脏癌。几乎每次复诊都要求做断层扫描,就算出来结果是正常的他也不能安心,每次见到他都忧心忡忡的。她一直想跟他说,就算他真的得了胰脏癌,又怎样呢?他要化疗吗?要动手术吗?他都80岁了,一直以来都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自寻烦恼?

她常常在想,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到底是帮了人呢?还是害了人呢?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很多病人跟她说,开刀“博一下”看看,手术成功就解决了个问题,不成功就死了算了。大家都只想一了百了,可他们不了解,有更多的情况是死不了的。

人们不愿病危的亲人离开自己,所以想尽办法地延长他们的寿命,想办法让他们活着,期待一个奇迹。可苟延残喘,算不算是活着?她看着病床上眼神呆滞的他,脸色苍白得不见血色。“Uncle, 我来帮你擦身体啊!”几个护士帮他翻身,擦拭,清理粪便。他们边工作,边聊着天。这是护士们的日常工作,他们已习以为常。他呢?他是不是,也习以为常了?从小她被教导,要有尊严地活着。

当上医生后,她常听到的是要有尊严地死去。什么是有尊严地死去?没人有办法定义,除了当事人本身。可如果当事人连自己活着的尊严都无法掌控了,还谈什么死前的尊严?

“哔——哔——哔——”的机器声从未停止过。被护士们打理好的他整齐的躺在床上,眼睛还是看着天花板。他,还认为自己活着吗?

作者 : 许沁湄(吉隆坡)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