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4 07:00:00  2099588
老同学来电/小雨(古晋)
星云

昨天接到一通来电,看着电话屏幕上闪现的那个名字,我花了超过10秒时间回想这到底是谁,而当想起她是谁时,我又犹豫了该不该接起这通电话,那是一位十多年都没联络的朋友,突然来电是为了什么呢?保险推销?投资咨询?反正这样的久违让我打从心底抗拒接听。就在我揣摩的当儿,铃声停了,但不一会儿,电话又响起,深吸一口气,我接起了电话: 喂……

“小雨啊,我是……”从别来无恙的问候开始,几乎一个小时的通话都是她在说,我在听,我从毫无头绪的,听着听着,渐渐明白了她打给我的原因。我从有点抗拒的,到后来渐渐地也跌入了她的起承转合里。说实在的,我其实不需要浪费时间,可以敷衍两句就挂掉的,毕竟对她的印象长相,都仅剩模糊的记忆而已,但她声音里透露的恐慌,还有那急着寻找浮木的迫切感,让我突然就忘了该拒绝。

她满腹心事,已经到快要窒息的程度了,先是婚姻亮起了红灯,疲于挽回的后果就是病倒了,检验结果,医生说她的病情并不乐观,而破屋更遭连夜雨的措手不及让她忽略了孩子与事业,生活瞬间一团乱,她仅剩的自尊又让她面对熟人时都得强颜欢笑,这种种的压抑于是把她推向了快崩溃的边缘;而我自从结束了校园生活后几乎就没怎么和老同学联络,对她而言,既像熟人又很陌生,她说想起了我,感觉可以对我说出一切,于是才打了这通电话,这理由是牵强的,但我还是静静地听着。

她呼吸急促,说的速度很快,噼里啪啦的,事情的情节也颠来倒去,链接不上,感觉就像一个极饿的人把所有食物往肚里猛塞后,又狂吐出来的感觉。好不容易在她的断句找到空隙,我说了:我今天挺得空的,你慢慢说,她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说了。一个小时的通话里,当她说到气愤时,我也有点恼怒,当她着急想不到对策时,我也绞尽脑汁去想了,而当她泣不成声时,我眼眶也跟着红了。我只能说,不好的事情都让她给遇上了,身为局外人的我除了聆听,剩下能做的也仅有帮她打打气。结束通话之前,她为自己的突兀与冒昧向我道歉,她说了:记得你以前很会安慰人,而现在我确实得到了安慰,谢谢你。

通话结束,我的心情却久久不能平复,为她的遭遇,也为这样的久违,像这样一头栽进别人心事里的激动,已经很久很久都没发生了。想起以前,朋友确实都爱找我聊心事,说我有一双海量的耳朵,又正能量满满。只是过后出来社会工作了,发现同学之间和同事之间的相处模式并不一样,基于面子问题,成年人似乎都有不想让人挖掘的一面,他们会在自己怯弱的不光彩的那一个角落筑起高高的围墙,不让别人去探索,谁要是不识相的硬闯进去,后果不仅点头之交没得做,还很可能因此而结下梁子;再者,同事之间的闲聊,即使是再深入交心的话题,很多时候都不会透露心里真正的想法,不露声色的技巧就是一种防御,只为了能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社会生活中生存下来,少吃点闷亏罢了!这些事实,在我踏入社会,撞了几次板子后慢慢明白了,之后,我便秉持着保持距离也是一种礼貌的想法,凡事都蜻蜓点水,不会让自己太过陷入,然后也适应了这样冷淡的,理智的社会生活。

现代的人们总是抱怨社会太无情冷漠,这样的现象到底又该归咎于谁呢?是为了面子而筑起防御之墙的人有错,还是碰了钉子后就害怕得不敢再向前的人有错呢?

作者 : 小雨(古晋)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