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8-14 09:00:00  2099674
我乡我土我的升旗山
有故事的人

1121CSC2019861132284387831.JPG
李秋缘.35岁.槟城人.前记者

槟城人都听过升旗山,却不是每一个都上过升旗山。21岁之前的我是从未上过升旗山的槟城人。

我家在偏远的槟岛南区峇都茅,自小对升旗山神向往之,听到别人提起,却从来没有强烈的到山上一游欲望。

我成长的年代,升旗山渐渐的被槟城人忽略,大多数槟城人宁可去路途遥远的金马仑,或更远的云顶,不会选择上升旗山。

话说,先知在自己的家乡不受重视,升旗山即使被捧为神山,也遭遇先知的宿命啦!

外地人或外国人视升旗山为到槟城一游须到之地,许多槟城人是托远道而来的亲友之福,因为陪客才会上升旗山。

可惜,我年少的时候没有陪客的机会,到了进入社会当记者,才完成了作为槟城人一生之中首次上升旗山的“壮举”。

首次上山,发现升旗山其实名不虚传,山上蛮景优美不说,最叫人高兴的是可以俯瞰熟悉的市区。

好吧!就让你赢,外国的月亮比本地的圆,外地的名山比升旗山美。可是,他山之景再美,能够俯瞰槟城市区吗?

许多槟城人上升旗山,会雀跃万分的分辨山下每一处熟悉的角落。这是对土生土长的乡土情深意切的表现。

这时,外地游客眼中的升旗山再美,都不会比槟城人心目中的升旗山美。

这是我乡我土爱的表现,槟城人不必背井离乡,只须把自己从山下的尘嚣抽离到宁静的山上,便给自己一个欣赏家乡之美的美丽距离。

有些槟城人还未到山顶,在山下一眼看到缆车,便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可能是这些原因吧!我不当记者了,改行当升旗山机构职员。

图说:

p806c01

李秋缘.35岁.槟城人.前记者

作者 : 周新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